船與碼頭   Ships and Piers

Lady Mary Wood開闢滬港航線
1849年大英輪船公司(P & O Line)蒸汽明輪船”Lady Mary Wood”號開闢香港上海航線,圖為”Lady Mary Wood” 駛入黃浦江。



日本郵船高砂丸進入上海黃浦江
「高砂丸」原來是一艘1859年英國製造的鐵殼輪船“SS Delta”號,享有「第一艘通過蘇伊士運河的英國船」的美譽。1874年因牡丹社事件被日本政府購入用做征台的運輸艦,1875年隸屬於國營的郵便蒸汽船會社,後整個會社被三菱購並成立日本郵船會社,本輪被命名為「高砂丸」成為航行於橫濱、長崎與上海之間的豪華客輪,是NYK起家的第一批船。



太古洋行輪船進入黃浦江
圖為太古洋行的輪船進入上海黃浦江,船艏飄揚的就是太古的船旗,式樣至今未變。太古洋行是在華外商航運公司中規模最大者,而且不僅在海運,在內河航運部份也是居於霸主的地位。

太古透過代理方式在航業界的觸角甚多, 包含有:中國航業公司(China Navigation Co. 總部設在倫敦, 太古亦是該公司的大股東)、 海洋輪船公司(Ocean Steam Ship Co.) 、中國互助輪船公司(China Mutual S. N. Co.) 、太古輪番公司(Tai-Koo Chinese Navigation Co.) 、藍煙囪輪船公司(The Blue Funnel Line) 、澳洲東方輪船公司(Australian Oriental Line),及香港太古造船廠 (Hong Kong Tai-Koo Dock Yard & Engineering Co.) 等,加上洋行的進出口貿易業務,形成垂直與水準整合的產業托辣斯。今日的太古洋行經營國泰航空公司在中國地區的航空市場依然是執牛耳的地位,頗有當年內河航行權時代的遺風。



日本郵船碼頭
日清汽船在上海與日本郵船會社共用蘇州河口的碼頭,位置在日本領事館旁,這兒也是第三艦隊旗艦「出雲」號固定的泊位。

日清汽船會社是日俄戰後日本欲與西方競爭,由大阪商船會社與日本郵船會社協議,與湖南汽船會社及大東汽船會社等四家在1907年合併成立,專營中國內陸航線。由於是四家公司合併而成,所以日清汽船煙囪上的標誌是四道環圈。戰前日清的航線有:上海到漢口、漢口到宜昌、宜昌到重慶、漢口到長沙,以及天津、上海、廣州的沿海線,船隊實力足與太古、怡和匹敵,還超過招商局。日清的輪船命名有兩種系統,一是中國地名譬如「岳陽丸」、「沅陵丸」、「湘江丸」等,一是以「大」字型大小命名譬如「大吉丸」、「大利丸」、「大貞丸」等。



日本郵船淺間丸在上海
日本郵船株式會社的豪華郵輪「淺間丸」1930年代在上海外灘前的黃浦江掉頭。1941年1月21日本輪發生「淺間丸事件」,在日本近岸的公海「淺間丸」遭英國巡洋艦”HMS Liverpool”號強行臨檢帶走21名有服兵役嫌疑的德籍水手(注意當時太平洋戰爭尚未爆發),日本向英國抗議但英國置之不理,讓日本右翼得到機會炒作仇英情緒,將英日推向戰爭邊緣。



中國號通過上海歐戰勝利紀念碑
英國P&O公司客輪「中國」號(SS China)通過上海外灘前的一戰勝利紀念碑,這座紀念碑於1924年落成,是上海公共租界著名的地標,銅像於二戰時被日軍融毀,遺跡現已不存在。 「中國」號建造於1896年,一戰時曾被徵用為醫院船,於1928年在日本報廢拆解。



Eddie Cafe與益利航運的起源
EDDIE CAFÉ位於Astor Hotel(禮察飯店,今浦江飯店)的後方,老闆舟山人許庭佐(C. Eddie)原來是Astor Hotel 西餐廳的主持人,後在附近的百老匯路68號自行開設EDDIE CAFÉ (中文名「益利餐廳」)。 EDDIE CAFÉ不但是中西日菜的餐廳,有夜總會表演節目(由其廣告詞”The only real night club in China and the only high-class cafe in Shanghai”可得知),同時還是一家專門供應上海港內外國輪船煤水食品補給的船務公司。

1926年由於滯留上海的白俄艦隊拖欠補給款項太久付不出錢,將一艘測量艦Okhotsk(鄂霍次克)號交給許庭佐抵債,許將這艘船改裝加建一層艙房並根據餐廳命名為「益利輪」用於上海到定海與三門灣的航線,這就是今天益利航運公司的起源。1930年EDDIE CAFÉ售予J.H. Browning並改名為BROWNING CAFÉ。



接駁登郵輪
由於黃浦江水淺,岸邊延伸而出的浮碼頭只能停靠中小型貨內河船舶,越洋的大型郵輪多繫泊在黃埔江心,旅客需要在碼頭搭乘小火輪接駁上大船。



賽賜洋行拖船
賽賜洋行不但經營海輪,同時在上海經營拖船業務,這是”Margaret Moller”號駛過英國巡洋艦“HMS Suffolk”號前。當年上海的拖船不僅拖帶大船,還要擔任接駁船載運旅客到黃浦江心登上大輪船。



黃浦江輪船
上海與輪船的印象緊緊結合,中國最早的股份制公司招商局與最大的現代工業江南造船廠都在上海,許多人的生計與航運、造船、碼頭、貿易有關。由外地搭船來上海的人都會由長江進入黃浦江溯江而上,經過外灘壯麗的建築群與泊滿江面的中外輪船與軍艦,最後在十六鋪碼頭登岸。



十六鋪碼頭
在上海眾多的碼頭中,十六鋪碼頭無疑是最著名的,根據據《上海名街志》記載,地理意義上的十六鋪始於北宋天聖元年(1023 年)。當時,吳凇江下游有一條支流,叫上海浦(就是今天十六鋪的位置),上海也是因此而得名。此後上海浦岸邊逐漸形成村落,並日益繁盛。而地名上的「十六鋪」最早是在清朝的咸豐、同治年間出現的。當時為了防禦太平軍進攻,清朝地方官員組織了團練組織,將上海縣城廂內外的商號建立了聯保聯防的「鋪」。由鋪負責鋪的治安。計畫是劃分為 27 個鋪,但因種種原因實際上只劃分了16個鋪,也就是從頭鋪到十六鋪。

清末上海城廂以保、圖和鋪作為行政區劃,主要是處理刑瑣事以及徵收賦稅的機構。老城廂共分9個圖、24個鋪。城東一 帶為十六鋪(也就是二十五保七、八、十六圖),其範圍東瀕黃浦江,南達董家渡,西至城牆,北臨法租界,面積約1.2平方千 米。民國初期鋪作為行政區劃被廢除,以坊、閭取代。惟獨十六鋪因為商業上習稱已久,故沿用其名,但範圍大大縮小——十六 鋪的具體位置就在小東門(原名「寶帶門」)外,東臨黃浦江,西到丹鳳路,南達老太平弄(最遠到萬豫碼頭街),北至龍潭路的沿江狹長地區,面積僅0.25平方千米。此處依水傍城,是老上海的水上門戶,地理位置相當優越。

隨著上海成為世界級良港,十六鋪也成為全國乃至東南亞的貿易樞紐。清朝康熙年間開放海禁,上海憑藉襟海帶江的地理優勢,海洋和內河航運業更是蓬勃發展。十六鋪以內帆檣如林,蔚為奇觀。每日滿載東北、閩廣各地土貨而來,易取上海所 有百貨而去。「上海港有北洋、南洋、長江、內河、遠洋5條貨運航線,聚集在十六鋪一帶的船舶最多時達3500多艘」,「密泊如林,幾無隙處」。 鴉片戰爭前,十六鋪地區彙集了不少貨運倉儲碼頭,自北向南依次有會館碼頭、楊家渡碼頭、鹽碼頭、大碼頭、洪升碼頭、 洞庭山碼頭、竹行碼頭、王家碼頭、萬裕碼頭、公義碼頭、永盛碼頭、利川碼頭等。小東門至董家渡萬商雲集,店鋪櫛比,百貨山積,形成一個繁華的農副產品集散地。

晚清時期,十六鋪一帶更是各種農副產品埠際批發業務的主要集散市場。 十六鋪以南已經建有王家碼頭、董家渡碼頭等10余座磚石結構踏步式臺階碼頭。1846年,黃浦江邊出現了為駁船、洋帆船轉 卸貨物而配套建造的木質結構浮碼頭。1866年又出現了木質結構固定的碼頭。到二十世紀初,最終出現了供輪船專用的鋼質浮碼頭、固定碼頭,市面也進一步繁盛。


(圖說: 清代的上海十六鋪碼頭,前方的一艘內河明輪汽船由她烟囪上的黃色環帶可知是招商局的船。招商局的江輪船上房間與膳食的管理傳統上是由茶房統包,自成地盤連船長都管不著,常有夾帶黃魚超載或欺騙訛詐的情事發生,種種腐敗讓招商局始終經營不上軌道。)

清代十六鋪一帶已經出現五方雜處格局。為敦和鄉誼、聯絡同行,十六鋪附近出現了數十家會館公所,這些會館公所促進了十六鋪地區的繁榮和上海經濟的發展。 上海開埠後,上海港國外航線日益增加,貨運量也直線上升。從咸豐三年(1853年)起上海的貨物輸送量就超過廣州,成為中國最大的外貿口岸。同治元年(1862年)美商旗昌洋行創辦旗昌輪船公司,在十六鋪建造旗昌輪船碼頭,開辦漢口、寧波航線的客貨營運及陸上倉儲,並擁有附近「金利源」、「金方東」、「金永盛」、「金益盛」4處碼頭。同治十二年(1873年)清政府在十六鋪成立輪船招商局,以後又收購旗昌碼頭和金姓4個碼頭,統一命名為「金利源碼頭」,又名「南棧碼頭」,並沿浦灘興建13座浮碼頭,這就是「十六鋪碼頭」的前身。

抗日戰爭時期美商衛利韓公司購得金利源碼頭,改稱「羅斯福碼頭」。隨著租界經濟的興起,上海經濟重心逐漸北移,加上又歷經「一二八”、「八一三”兩次戰爭的影響,十六鋪許多地方在戰火中成為廢墟,很多商鋪都陸續遷入租界,十六鋪以及老城區昔日的盛況逐漸衰微。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軍佔領「羅斯福碼頭」更名為「江西碼頭」。抗日戰爭勝利後,國民政府收回碼頭,仍名「金利源」。1951年,「金利源碼頭歸屬上海港務局,定名「十六鋪碼頭」。「十六鋪碼頭」南側大達輪船碼頭由清光緒狀元張謇創辦,是中國第一家民辦輪船公司。 1949年後十六鋪主要作為客運碼頭,曾是遠東規模最大的客運碼頭,最鼎盛時年運送旅客將近700萬萬人次。但二十世紀90年代後,隨著公路、鐵路以及航空交通的迅猛發展,水上客運急劇萎縮,最終於2004年停用拆除。2010年借著世博會的契機,重新發展成旅遊、休閒的場所br



招商局江新輪
招商局「江新」輪駛入上海十六鋪碼頭。 「江新」輪是長江淺水客輪,建造於1905年,是抗戰撤入四川的「六大江輪」之一。 「江新」輪在1949年5月22日曾被湯恩伯派兵押往臺灣,但出河口時被共軍炮擊,押運軍官搭小船逃命故本輪又開回上海。本輪在上海浦東洋港碼頭時被國民黨空軍飛機炸沉,於1952年11月16日打撈出水複用,服役時間超長。



招商局江孚輪
十九世紀末招商局江輪「江孚」號停泊在黃浦江。該輪原來是原美商旗昌公司江輪,1877年招商局購幷旗昌時納入船隊,同級的還有「江長」輪。「江孚」輪為1873年江南製造局建造,屬明輪結構,有特殊的幷排雙煙囪外型,用於行駛上海武漢航線。1937年戰爭爆發時本輪已無紀錄,可能已報廢。



德商美大輪
圖為德國商北德意志-勞埃德海運公司(Norddeutscher Lloyd)的輪船「美大」號(SS Mei Dah)20世紀初在上海黃浦江,她是在上海英商耶松船廠建造的揚子江淺水客輪。1917年中國加入第一次世界大戰對德國宣戰後「美大」輪被當成戰利品接收改名「華大」,之後撥給招商局使用改名「江大」輪。她有另一艘姊妹船「美利」(SS Mei Lee)同樣作為戰利品接收後改名「華利」 ,之後成為招商局的「江靖」輪。

這兩艘北德意志-勞埃德的輪船之所以「美」字型大小來命名是因為代理商為「美最時洋行」(C. Melchers GmbH & Co.)。 這家老字型大小的德國公司在19世紀中葉就進入中國至今仍在中國有業務,「美最時」之名在從前的中國知名度甚高,老一輩人多有印象。



中國第一艘自製輪船恬吉
上海江南製造局遷至高昌廟建立船塢後建造的第一艘輪船「恬吉」號在黃浦江上測試,可見該輪是明輪船的型式。雖然之前有試造過一些小火輪,但真正意義上中國第一艘自製輪船是「恬吉」,本輪因為避光緒皇帝的名諱後改名為「惠吉」。



美國海軍向江南造船所訂造6艘淺水炮艦
美國海軍為了更新老舊的河用炮艦,並加強行駛川江上游淺水區域的能力,1927年向在上海的海軍江南造船所訂造了6艘淺水炮艦:”USS Tutuila”、”USS Panay”、”USS Oahu”、”USS Guam”(Wake)、”USS Luzon”、”USS Mindanao”。這批淺水炮艦都以美國佔領的殖民地島嶼命名, 編號從”PR-3”到”PR-8”(“PR”代表內河巡邏炮艇)。這對當年的江南造船所是一筆巨大的訂單,中國的工程師也藉由美國送來的圖紙學習到很多設計的觀念與方法,對1927年之後替中國海軍設計建造一系列淺水炮艦很有幫助。

本級炮艦的排水量為 350 噸,長159呎 5吋、寬27呎1吋、深5呎3吋。主機為2台950匹馬力之三段膨脹蒸汽機,雙軸推進,速率14.5節。裝備2門3吋炮、8挺.30口徑的Lewis機關槍,乘員59人。

圖中沿黃浦江的的江南造船廠區在2010年成為上海世博會的園區,江南造船已全部搬遷到長江口的長興島上。



岳陽丸撞壞船艏入江南造船整修
日清汽船株式會社的「岳陽丸」在事故中撞壞船艏進入上海江南船塢整修。「岳陽丸」1937年在中國封鎖長江時與另一艘「大貞丸」一同被被捕獲交由招商局營運改名爲「江漢」。



招商局海廈輪
招商局「海廈」輪為1946年招商局購自怡和洋行的「源生」輪,本輪1923年在香港建造,排水量3,179.21噸、載貨2,609噸,載客454人,長度321呎、寬46呎、深25呎、吃水24.4呎,燃煤鍋爐主機為三聯式蒸汽機、馬力2,000匹、速率11節。「海廈」輪由船長王俊山率領於1950年2月在香港與其它共十三艘的招商局輪船一同起義。



招商局中-102輪
招商局在戰後以剩餘物資名義大量購進美國除役的坦克登陸艦(LST)做為商船使用,這批船隻售價極低,幷且適合在中國港埠設施不完善的地區做為戰後復員運輸使用。但是這些船當初本就是設計做一次性使用,品質不佳,而戰後各國對航行安全法規愈來愈嚴,這種船許多港口不讓進入,擁有LST的航商紛紛將之除役,或被海軍徵收回復成軍艦。



上海市三號渡輪
有多條河流經過的上海原就有許多民間的手划舢舨扮演擺渡的角色,小火輪渡船最早自1910年始,1927年由上海特別市政府公用局成立公營的輪渡單位。當年上海輪渡有數艘做中國宮殿式裝潢,很具特色,幷且市民可包租渡輪辦婚禮與酒會,右後方則是汽車渡輪「涇航」號 。



上海郵務艇鴻飛
上海郵政總局自1919年啟用「鴻飛」號郵務艇,用於黃浦江內的郵包駁運。上海郵政總局最早開始使用郵務艇是1906年,當時稱為「郵艇」號。



亞洲皇后號撞沉同生輪
1926年1月11日,怡和洋行自香港駛滬的「同生」輪(1,869噸,1902年建造)被加拿大太平洋輪船公司的「亞洲皇后」號(SS. EMPRESS OF ASIA)撞沉於黃浦江中,當時「同生」輪曾試圖搶灘靠岸未能成功,有十名船員喪生。



江亞輪慘案
1948年12月3日「江亞輪」在上海吳淞口白龍港水域爆炸沉沒,僅剩煙囪與桅杆露出水面。事發當時船上超載嚴重,人數難以統計,罹難者有姓名可考的即達2,353人,更有許多搭霸王船不知姓名的散兵游勇不計其數。事發當時附近有許多船隻來救援,許多人溺斃或凍死,僅900多人獲救,為中國史上最大的海難,死亡人數亦是非戰爭時期世上最大海難。 「江亞輪」爆炸沉沒的原因最初被認為是一架國民黨空軍的飛機誤投炸彈造成,近年來的推論是「江亞輪」偏離安全航道觸擊到二戰投放的水雷,不過目前都沒有確切的證據能夠定論。

「江亞輪」於1956年10月29日被打撈出水,1959年2月4日輪修復出廠繼續營運,1966年11月改名「東方紅八號」,1983年除役,2000年拆解,拆解時發生火災被焚毀,現「江亞輪」遺世文物只剩一具木質舵輪。

「江亞輪」原為日本東亞海運於1939年為長江航運建造的「興亞丸」,抗戰勝利後為國營招商局輪船公司接收改名「江亞輪」。



太平輪沉沒事件
1949年元月27日(農曆除夕前一天)夜晚,中聯公司一艘向太平船務公司租用的「太平」號客貨輪(排水量 2,489總噸)載運中央銀行重要文件一千多箱、東南日報全套印刷設備與白報紙及資料100多噸、鋼材600噸共計2,093噸)由上海駛往基隆途中於晚間23時45分在舟山群島附近海域(位置: 北緯30°25‘ 、東經122°)與「建元」號貨輪(益祥輪船公司代理,無錫麵粉大王榮氏家族榮鴻元所擁有)相撞。「太平」輪的船艏切入「建元」輪腰部第二貨艙,載著2,700噸煤與木柴的「建元」輪立刻沉沒,只有三管輪和一名水手被「太平」輪救起,包括船長在內的72名船員都溺斃。大量進水的「太平」輪希望衝向附近沙灘擱淺以便減少傷亡,但不幸只撐了15分鐘亦沉沒,船上有近一千人落水(有票乘客508人、無票者300多人、船員124名,數小後一艘澳大利亞軍艦前來救起38人(包含6名船員),其餘包含船長乘客等千人全部溺凍而死。

「太平」輪上當時搭載了許多攜帶鉅款財寶從上海開出逃往台灣的富商,出事後理賠金額龐大,當時輪船公司一般都會向英國的保險公司投保,但「太平」輪的保險卻是例外,因為股東之一蔡天鐸的一位朋友當時在上海新成立了一家華泰保險公司,蔡於是就把 「太平」輪的保險業務給了這家公司承保,不料「太平」輪一出事後這家保險公司立刻宣佈倒閉潛逃,所有賠償都得由中聯輪船公司自己負責,最後負擔不起旗下所有的船隻都被查封於台灣高雄,中聯輪船公司於焉結束。



海關「海星」艦運金
海關「海星」艦曾在1948年12月1日奉派擔任搬運中央銀行黃金80噸及銀元120噸由上海到基隆的任務,這是四次運金行動的第一次。這批黃金與銀元原存在上海外灘中國銀行大樓地下室的金庫,中國銀行由於地利之便只要把外灘中山路兩端封鎖就可將黃金神不知鬼不覺的直接跨過街搬上停泊在銀行前碼頭的船艦。但人算不如天算,一個在隔壁華懋酒店(今和平飯店)發稿的路透社記者由高處俯看到這一幕,並由挑夫沉重的感覺推估是黃金,當即透過電報發稿到倫敦,第二天全世界都知道國府暗中將黃金轉往臺灣,上海的金融信心立即崩盤,民眾開始擠兌。西方人與買辦在上海灘的鎏金歲月終於結束。



華聯輪
中聯公司(Chung Lien Steam Ship Company)「華聯輪」滿載逃難前往台灣的乘客離開上海,由於大船幾乎已經全部離開港內顯得空蕩蕩的。「華聯輪」原來是紐西蘭郵輪"SS MAORI"號(這是第二代MAORI,第一代於1909年沉沒),1906年7月由蘇格蘭的William Denny & Bros at Dumbarton, Scotland船廠建造,1906年11月11日下水,排水量3.399 噸、淨重1.432 噸,長106.7米(350.55呎)、寬14.3米(47.2呎) 、吃水:5.15米(16.9呎),動力系統為3台鍋爐、3台Parsons蒸汽渦輪(特賓)機、功率5859馬力,B&W 6缸柴油機、功率4,500馬力。三軸三槳雙舵,極速20.5節、巡航18節。可搭載乘客553名,包括套房住客423名與二等艙130名。編制船員95名。SS MAORI雖然只有三千多噸,卻有大型郵輪的外觀,非常氣派。

1946年SS MAORI以10萬英鎊價格賣給上海的中國聯合公司(United Corporation of China Ltd, 簡稱UCC,這家公司與前述的中聯公司中文名類似但是否有關係不確定),SS MAORI於8月22日開來上海,將原來的綠色船身漆成黑色,煙囪漆成紅色,並改名為「華聯輪」(SS Hwa Lien),隨即被徵用載運474名猶太移民到澳洲雪梨,直到1947年初才回到上海加入戰後中國的航運市場。 中聯公司當時有三艘輪船經營上海基隆航線,最初是「華聯輪」與「安聯輪」,由於戰爭的原因上海的商賈紛紛來台灣探路,因此一票難求,所以中聯公司才在1948年7月15日再向太平船務公司租用「太平輪」加入上海基隆航線。由於「太平輪」原來是載運水果的貨船,相較之下原來就是郵輪的「華聯輪」比「太平輪」豪華舒適的多。「華聯輪」在1949年多次被政府徵用載運軍隊來台灣。根據紀錄「華聯輪」直到1950年才正式過戶給中聯公司,當時中聯公司已因「太平輪事件」保險公司倒閉無法理賠所有船隻皆被扣押,包括「華聯輪」。

「華聯輪」於1951年1月13日在基隆港因東北季風流錨觸礁沉沒,後來在5月打撈拆除上層結構,保留船殼加上80噸起重機在基隆港當做躉船使用多年。




【甲必丹學院】 【港市研究室】 【信箱】

【上海外灘歷史階段】 【30年代上海外灘建築】 【上海租界】 【上海魔都】 【人物與族群】 【上海的戰爭與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