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租界
Shanghai Concession

上海租界(Shanghai Concession)包括公共租界(Shanghai Municipality)與法國租界(Francais Concession Changhai),左圖為公共租界工部局的標誌,右圖為法租界公董局的標誌。由公共租界的標誌中可以看到有奧匈帝國,丹麥,法蘭西第三共和國,義大利王國,荷蘭,瑞典和挪威聯合王國,葡萄牙王國,俄羅斯帝國,西班牙王國,英國,美國的國旗,這就是上海公共租界最初的11個組成國。 在中國其他地區租界都是各國聯合管理的,通稱「萬國租界」,只有上海市為特例。租界與殖民地不同,土地權利仍屬於中國,租界內仍有各國領事館,但不能直接管理租界而是由仕紳組織工部局或公董局來管理,租界沒有總督,也不能發簽證。

租界的起源幷非如過去一般人印象的外國人强占中國土地,恰恰相反的是清廷不想人民與西方人直接接觸,要求洋人集中居住不得與華人混居,洋人只好自行付費租地成立專區,這就是爲何被稱爲「租界」的由來。洋人付給地主的租金遠高於當時中國的行情,在租界存在時代許多地主靠租界的租金不事生産就可以終生過很優渥的生活。

上海外灘建築群也是屬於公共租界,由於已經另有專篇介紹,本頁就不包括外灘的部分。


公共租界
上海公共租界(Shanghai Municipality)與法國租界(Francais Concession Changhai)兩者以洋涇濱河為界。公共租界原來是分為英租界與美租界,以蘇州河為界,1863年9月兩租界合併成為公共租界,後來還加入德國、日本與義大利等國。本圖呈現蘇州河的兩岸皆屬公共租界範圍,但蘇州河以北(本圖左方)尤其虹口方向因日本人聚居較多,俗稱日租界,事實上上海並無日租界,日本也是公共租界的成員之一。

有趣的是時下有些年輕人懷念當年租界時代的美好,這其實是「隔代浪漫」,因爲他們沒有真正經歷過那個年代,全憑影視文學帶來的想像。譬如他們腦海中浮現的上海是洋人買辦、公子小姐、黑社會老大的上海,而不是「華人與狗不得進入」的上海,前者可能只占當年上海人的十萬分之一,却變成今日所有人的回憶。



租界的特權
早年在中國幾個港口都市包括上海、天津、廣州、漢口、厦門都有租界。 租界等於是國中國,在租界中依照外國法律治理,相對於當時動亂的中國,租界的安定吸引很多華人定居,而由於中國政府的治權不及於租界,也成爲革命、叛亂與政治避難者的藏身之地。

本圖顯示英國皇家海軍” HMS Danae”號輕巡洋艦進入黃浦江外灘公共租界前,一名貴婦駕駛一輛豪華汽車與英國海軍軍官在岸邊會面。當年在上海的西方人能够享受比在母國更優渥的生活,尤其是主導上海租界的英國人,一方面是依靠特權,另一方面是因爲當時中國非常低廉的物價與工資,更重要的是依靠停泊在上海黃浦江面英國皇家海軍軍艦提供的保護,直到1941年12月8日。



上海郵政總局大廈
壯麗的建築群不僅出現在外灘,沿蘇州河亦有許多,譬如上海郵政總局大廈。中國郵政最初由海關兼辦,所以郵局在各地都興建與海關大樓類似壯觀巍峨的大厦,像位於上海蘇州河邊四川路橋北側的上海郵政總局大厦始建于1924年,大樓的營業大廳特別宏偉,號稱「遠東第一大廳」。圖中天空一架中國航空公司的「重慶」號郵務飛機(美制“Loening C2H”型水上飛機)飛過,當時郵政是空運第一大業務,所有航空公司的飛機都兼運郵包,幷在機身上漆有「郵」字。



蘇聯(俄羅斯)領事館
我們由各國在公共租界內尚有設領事館就可知租界的土地所有權仍是中國,只是把行政權交給工部局管理。

1914年7月由俄羅斯外交部出面在上海外白渡橋北蘇州河口購置原屬禮查飯店的臨河土地興建總領事館大樓,建築由德國設計師漢斯·埃米爾·里約伯設計,融合巴洛克與德國復興時期的風格。樓高四層、面積3,264平方米,於1917年1月14日舉行開館典禮。俄羅斯帝國駐上海總領事館無論地理位置、建築規模與豪華程度在各國駐上海領事館中可說是首屈一指,但悲劇的是才開館不久俄羅帝國就因革命而滅亡,這幢建築成為新成立的蘇聯駐上海總領事館。

俄羅斯革命後有許多難民流落上海被稱為「白俄」,這群人與蘇聯駐滬總領事館向來互相仇視。受到蔣介石上海清共的鼓舞,1927年11月7日許多白俄聚衆圍攻位於蘇州河口的蘇聯總領事館,他們雇用了多艘船隻在河上抬棺示威抗議幷拋擲石頭砸碎領事館的玻璃窗,公共租界當局袖手旁觀,直到穿著前沙皇軍隊制服的白俄義勇隊衝進領事館欲拆下蘇聯標志時,隱藏在建築內的館員開槍擊斃了領頭者,圍攻者才逐漸退去。本圖顯示了這場事件,白色建築為蘇聯領事館,後方灰色有塔樓建築為 Astor House,也就是賣土地給俄羅斯總領事館的禮查飯店。



楊樹浦電廠
租界的市政基礎公共建設遠優於華界,投資電廠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上海租界用電原來由英國商人上海電氣公司供應, 1893年工部局併購了上海電氣公司改組為工部局電氣處,1913年4月12日裝有4台鏈條鍋爐,2台2000千瓦汽輪發電機組,新建的江邊電站正式啟用,此即楊樹浦電廠。1923年容量增至12.1萬千瓦,成為當時遠東最大的火力發電廠,高達105米的煙囪曾一度是中國最高建築物。戰爭期間為日軍徵用,戰後由國民政府經濟部接收並發還原主經營。 1950年「二六大轟炸」中本廠成為國府空軍轟炸重點而遭到嚴重破壞。由於環保要求本廠於2010年正式停止發電。

楊樹浦電廠本身的建築也是工業美學的經典案例之一,成為近現代重要史跡及代表性建築。



楊樹浦自來水廠
租界對於用水是非常重視的,上海是中國最早有自來水系統的都市,「上海自來水來自海上」成為一句十分有趣的用語。上海的自來水最初於1875年由英商立德洋行在楊樹浦建立水廠,但尚未建立市區自來水系統而是專用於船舶和水車供水,1885年水廠改組為英商上海自來水公司開始建立市區的供水線路,並逐步發展在30年代成為遠東第一大自來水廠。

楊樹浦自來水廠雖然是工業廠房,但是本廠的建築十分特殊,有如城堡,1989年被上海市人民政府列入上海市文物保護單位的優秀近代建築,2013年被國務院公布為第七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台灣設計師登琨豔曾經承包該廠區做為文創產業基地。



跑馬廳
只要有英國人的地方就會出現跑馬廳,上海也不例外,而且因爲是上海還更大更豪華。圖爲當年上海公共租界裏的跑馬廳,圖左大幢建築是大新公司,遠方中央尖塔是新新公司,一旁較小的尖塔是先施百貨,右方方塊型高塔建築是外號爲「七重天」的永安新樓,最右方紅磚教堂是「慕爾堂」 。上海跑馬廳今天已改為人民廣場。



跑馬廳鐘樓
上海跑馬總會在1850年成立,10年之間因小刀會與太平天國兩次動亂而遷址,到了1860年才坐落於現址。之後跑馬總會的勢力與獲利益趨龐大,1932年拆除了舊屋改建,耗資200萬兩白銀由英商馬海洋行設計,余洪記營造廠承建,外觀古典主義造型,鋼筋混凝土結構,長100多米、高4層,建築面積達21,000平米。 跑馬總會在西北轉角處有一座鐘樓,八層樓高達53米,底層為售票與領獎處,二樓為會員俱樂部,三樓為會員包廂,四樓是職員宿舍,內部非常豪華。 解放後跑馬總會的建築曾做為上海圖書館、上海美術館之用,2017年後成為上海歷史博物館的館址。



法租界公董局
上海法租界(Concession française de Changhaï)是法國在上海的租界區,大致位於今盧灣區和徐匯區。本來上海的西方租界只有一個,但法國第一任駐滬總領事敏體尼(Charles de Montigny)特別要求獨立於其他國家之外的專屬租界,被上海道台吳健彰拒絕致遭敏體尼威脅,新任到台麟桂才同意租借老縣城到洋涇浜之間的土地,面積共約986畝,1849年4月6日正式簽約,上海法租界就此成立。本來美國也爭奪同一塊土地,被法國捷足先登後才轉往較偏遠的虹口成立美租界,最後與英租界合併成為公共租界。上海法租界經過多次擴充與越界築路後,面積最高時達到15,150畝,比剛開始時擴充了15倍。

法租界由法國駐上海總領事和公董局董事會共同管理,法國總領事是法國在租界名義上的最高官員,日常事務之管理則由公董局(Conseil d‘administration Municipale)負責。公董局原來在公館馬路,1909年遷至霞飛路(如圖)。

上海法租界以環境優美著稱,所以許多中國的達官貴人都有寓所在此,法租界也比公共租界有更多聲色犬馬的娛樂,讓華人富商流連忘返,當然也更容易藏汙納垢,加上法國官員警察腐敗,一般說來治安比公共租界差。

二戰時期由於法國的傀儡政權維琪政府屬於軸心國,所以法租界得以在日本佔領公共租界後繼續存在,由於英美政府向重慶的蔣介石政府宣布放棄不平等條約,為了競爭,1943年2月23日法國維琪政府也宣布放棄在華租界交給汪精衛政權改稱第八區,歷經百年的法租界宣告結束。



霞飛路
上海有公共租界與法租界兩個租界地,公共租界的代表景觀是外灘,法租界的代表景觀則是「霞飛路」 。霞飛路(Avenue Joffre)是當年橫貫上海法租界的一條主幹道,以流行時尚精品聞名。霞飛路與彩霞或飛行毫無關係而是以法國在一戰時的英雄霞飛元帥的名字命名的。這條上海的香榭裏舍大道並非一直都叫霞飛路,它最初名西江路,1906年改名寶昌路(Route Paul Brunat),1915年6月再改名爲霞飛路,1943年汪精衛政權接收法租界改名泰山路,1945年日本投降國府接收改名林森路,解放後再改名爲淮海路至今。雖然霞飛路的名稱只存在28個年頭,但至今大家仍喜歡使用這個聽起來非常浪漫的街名。圖中背景爲霞飛路1836-1858號的「諾曼底大樓」,今天稱做「武康大樓」。



上海法國總會
「上海法國總會」(Cercle Sportif Français)位在法租界的邁爾西路,即今天的茂名南路。這兒其實是法國總會的第二代建築,落成于1926年,由法文名得知它是具有運動性質的俱樂部。這塊地最初是「上海德國總會」鄉村俱樂部的産業,原來位于法租界邊緣,20世紀初因爲法租界擴地而被劃入,一戰時由於德國與法國成爲交戰國而被當敵産徵收,戰後法國人在此大興土木,成爲今天所看到的帶有巴洛克外觀、洛可可內裝風格的法國鄉村式建築。

與位於外灘空間較局促的英國總會不同,這而有20,000平方米的大草坪可以舉辦戶外活動譬如球賽或園游會。法國總會裏面有各種娛樂休閑設施,最有名的就是它的橢圓形大舞廳。二戰時這裏曾爲日軍徵用成爲其高級軍官的舉樂部,二戰後曾經短暫成爲美國海軍俱樂部,解放後改爲文化俱樂部但實際成爲要人高幹專屬的空間,由錦江飯店管理,也因爲對外封閉的性質相對保存的也比較好。上海法國總會在1990年後已經成爲由日商大倉飯店經營管理上海花園酒店的前廳,日商保留了前面的大片草坪,在總會後方新建的高層大厦才是酒店的主要空間。除了法國總會原來的建築,這兒的法國風情已經所剩不多了。



上海法國總會: 橢圓形大舞廳
「上海法國總會」(Cercle Sportif Français)最有名的就是它的橢圓形大舞廳,據說地板下裝有彈簧,跳舞會更有彈性。由於法國人比較隨便,不像英國總會嚴格限制華人進入,所以上海華人的富商巨賈、 紳士淑女、 名流雅士都蜂擁而至,呈現與英國總會完全不同的氣氛。當年進舞廳西裝革履還不够,必須打領結穿黑色緞面領的晚禮服才被允許進入,但由於中國的禮服是長袍,所以中國人著長袍也可以進入跳舞,成爲奇特的景象。



徐家匯天主堂
徐家匯天主堂正式的名稱是徐家匯聖依納爵主教座堂,由英國建築師道達(W.M.Dowdall,或譯陶特凡)設計。法商上海建築公司營造,土地由當地徐光啟後人和一戶姓陸人家捐贈,於1910年正式建成,首堂彌撒於10月23日舉行。 本圖顯示1941年聖誕節的法租界徐家匯大教堂。兩周前太平洋戰爭爆發日軍開入公共租界,所有英美僑民都被送入集中營,法國因爲維基政府是德國扶植的傀儡政權原因日軍不便進入,但早已在暗中發揮影響力,在法租界抬頭隨時都能看到日本戰機在租界外嗡嗡飛行。看著英美僑民在集中營中過聖誕,法國僑民雖然仍能過正常生活但也高興不起來,因爲這是以亡國的代價換來的。1985年在上海拍攝的好萊塢大片「太陽帝國」一開場就是出現1941年聖誕節的徐家匯大教堂。



上海東正教堂
上海白俄難民對於東正教的信仰與對沙皇的崇敬保持不懈。上海法租界高乃依路(Rue Corneille,今皋蘭路)的聖尼古拉斯教堂是上海白俄的宗教聚會所,它是1932年建造於1934年完工的。而教堂取名「聖尼古拉斯」正是爲了紀念沙皇尼古拉二世。



慕爾堂
慕爾堂(Moore Memorial Church)原名「監理會堂」,屬於南美監理會,1873年在法租界初建「三一堂」, 1887年遷建漢口路雲南路口,1890年改名「慕爾堂」以紀念美國捐款人慕爾的女兒。 1929年監理會將原址售予商人新建揚子飯店,在西側已遷走的中西女塾(同樣屬於南美監理會)的原址興建新堂。

這幢面對跑馬廳的新堂由匈牙利建築師鄔達克設計,建築面積3,138.5平方米,於1931年落成。 1936年在鐘樓頂豎起一座5米高的旋轉霓虹燈十字架,光照四周,成為其特色,這是由一美國遊客所捐贈。

太平洋戰爭期間日軍用此堂當養馬場, 1958年慕爾堂做爲黃浦區聯合禮拜場所改名「沐恩堂」,不久進入文革時期被迫關閉, 1979年9月2日恢複禮拜, 1993年列為第一批上海市優秀歷史建築和上海市文物保護單位。

慕爾堂當年的牧師及信眾大多是在滬美國人,圖為一群美國海軍水兵假日結隊來慕爾堂做禮拜。



上海猶太會堂
上海的猶太會堂被稱為「阿哈龍會堂」(Beth Aharon Synagogue),因為上海猶太富商哈同為紀念他的父親阿哈龍·哈同而捐款建造。位於上海公共租界中區的博物館路20號(今虎丘路42號),靠近外灘和虹口,故又稱「博物院路會堂」。由英國公和洋行設計,橢圓形穹頂的特殊造型在當時相當摩登,於1927年完工。 1941年大批東歐猶太人因逃避納粹迫害來到上海,他們將東歐猶太教的米爾經學院(Mir Yeshiva)的師生與經典完整搬來阿哈龍會堂復校,成為當時全世界猶太學術文化的研究重鎮。解放後本堂建築由文匯報使用,文化大革命期間曾被改為工廠,1985年被拆除改建文匯報大樓,到了21世紀使用不久的文匯報大樓也拆除。 這幢非常特殊,也很有歷史意義的建築歷經了戰爭動亂,到了上世紀末卻因開發需求而未能保留,十分可惜。



聖約翰大學
上海聖約翰大學(Saint John‘s University)是美國聖公會在中國上海創辦的一所享有盛譽的高等教育學府,也是在華辦學時間最長的一所教會學校,被稱為「東方哈佛」。聖約翰大學完全以英文教學,培養許多洋行的買辦。

西方人開辦學校都喜歡中國宮殿式帶燕尾的建築,除了聖約翰還包括北平的燕京大學與南京的金陵大學,甚至來到臺灣的東海大學仍可見到這種風格的延續。

上海聖約翰大學於1952年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解散,校址成為今日的華東政法學院。聖約翰大學解散後校董會主席歐偉國聯同其他教會大學前高層在香港另行設立崇基學院以示對中國教會大學之傳承。1963年崇基學院併入香港中文大學成為港中大三所基本書院之一。



同濟大學
同濟大學的前身是1907年由德國海軍船醫埃里希·寶隆(Erich Paulun)創辦的德文醫學堂,後改名為同濟德文醫學堂,1912年與創辦不久的同濟德文工學堂合併,更名為同濟德文醫工學堂。1917年因中國對德國宣戰,同濟被法租界當局強迫閉校,中國政府利用吳淞的中國公學校址接收學生復校。之後再吳淞校區展開大規模建設,1923年正式定名為同濟大學,1927年成立國立同濟大學,是中國最早的七所國立大學之一。1937年抗戰爆發,吳淞校區被日軍轟炸全毀,之後隨國民政府內遷四川李莊。

同濟以德文教學聞名,秉承傳統以醫學院與工學院見長,尤其在建築方面。本圖表現1912年同濟德文醫工學堂在上海法租界校區的樣貌。



震旦大學
法國天主教會由耶穌會獎學基金提供支持,於1903年2月27日在上海徐家匯天文台舊址創辦震旦學院,創始校長為馬相伯。這是以法語教學的學校。1905年耶穌會派法國籍耶穌會士南從周任震旦學院教務長,廢除學生自治,引發學生集體退學,馬相伯於是率眾中國教員辭職,令創辦復旦公學,取「復興震旦」之意,此為今日上海復旦大學之始。震旦學院於1932年改名為鎮帶大學(Université l'Aurore),於1952年10月停辦撤銷。其校區為今日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盧灣校區)。

圖中之人為震旦大學教授,法籍神父饒家駒(Robert Charles Emile Jacquinot de Besange, 1878—1946),他因為在1937年抗戰初起時幫助難民安置而被國府頒發嘉禾勳章。



佘山天文台
上海的法國天主教會除了成立以法文教學為主的震旦大學(Université l'Aurore ),還在上海近郊的佘山建立天文臺,對中國的科學研究教育頗有貢獻,上海外灘的信號台就是根據此天文台的測量結果發布的。天主教在上海的傳教活動可以追溯到明代的徐光啟。



廣慈醫院
廣慈醫院(Hôpital Sainte Marie)位於上海法租界金神父路(今瑞金二路),1907年建築完成,為當時遠東地區最大的醫院。本院是由天主教江南傳教區法籍主教姚宗李(Próspero París)於1903年所創辦,並委託天主教女修會仁愛會(Sisters of Charity)管理。

廣慈醫院在中國近代史上以發生光復會領導人陶成章被刺的命案而聞名。1912年1月陶成章秘密入住廣慈醫院養病,蔣介石奉陳其美之命潛入病房以手槍刺殺陶成章,陶胸部中槍大量流血於14日晨2時殞命。



馬勒花園
「馬勒花園」是上海的英籍猶太人伊利克·馬勒(Eric Moller)所建的莊園宅第。這幢如童話般夢幻的建築有個故事,據說他最心愛的小女兒某晚做了一個夢,夢中的她來到一座仿彿安徒生童話的夢幻城堡,夢醒後她將城堡畫在紙上,馬勒便按照這幅畫命人設計,於 1927 年開工,前後耗費 10 年才完工,就是今日的「馬勒花園」,現已成為「馬勒別墅飯店」 。

伊利克·馬勒經營的事業是賽賜洋行(Moller & Co.),是賽賜·馬勒1859年在上海創辦,他的第二代在1907年繼承時原來是兄弟公司,其中伊利克·馬勒在1910年成爲唯一股東,1920年時擁有海船17艘,並且建立了修船廠(今日滬東造船廠的前身)。




【甲必丹學院】 【港市研究室】 【信箱】

【上海外灘歷史階段】 【30年代上海外灘建築】 【人物與族群】 【上海魔都】 【船與碼頭】 【上海的戰爭與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