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戰爭與事件
Wars and Events in Shanghai


日俄戰爭期間俄艦躲入上海
1904年8月10日,俄國太平洋艦隊奉沙皇命令從旅順港突圍,包括戰列艦6艘、巡洋艦4艘、驅逐艦14艘、醫院船1艘。出港隨即被日艦發現攔截及發生炮戰,戰鬥中俄旗艦”Tsesarevich”號被日艦擊中艦橋,指揮官Wilhelm Vitgeft少將被擊斃,俄艦隊失去指揮開始潰散,大部分逃回旅順,少數往南方逃竄,其中巡洋艦“Askold”號與驅逐艦“Grosovoi”號於8月14日進入上海以維修戰損理由拒不出港(如圖,碇泊於浦東江面),中國、俄羅斯與日本為此展開外交攻防戰,期間還發生“Askold” 艦上水手到上海市區殺人事件。除了兩艦之外還有多艘俄艦先後躲入上海,這些艦艇直到戰爭結束才回國。



肇和艦事件
1915年12月5日,時駐上海的「肇和」軍艦由陳其美策動起義響應討袁之二次革命,然而原擬參加的「應瑞」與 「通濟」因負責該二艦的革命份子被公共租界的水警攔截未能登艦,情勢逆轉,兩艦反而悄悄靠近「肇和」艦突然開砲轟擊,在極近距離下造成嚴重損傷,革命黨人不得不撤退,遺下艦上參與的海軍練習生陳可鈞等十餘人被捕槍決,艦長黃鳴球解職監禁。「肇和艦」因結構受損一直未能修復,在抗戰的虎門要塞之役被日艦砲火命中,瞬即沉沒。



德國皇家海軍炮艦“SMS Iltis”
一戰之前駐華的德國炮艦有兩級共6艘。圖為第二代 “SMS Iltis”號炮艦在上海外灘德國總會前的黃浦江面。當年德國總會前有帆船式桅杆與禮炮。這座古堡風格建築的德國總會因中國參加一次大戰而被徵收,後來在1936年改建為中國銀行大樓。



滯滬白俄艦隊
1917年俄國十月革命,大批皇室、貴族、將軍、官員、富商、地主、知識分子流亡海外,往西逃亡的大多到達巴黎,往東逃亡的多半來到中國的哈爾濱與上海,其中較特別的是俄國海軍的流亡艦隊。 1922年底由史塔克海軍少將( Oskar Viktorovich Stark ,即1904年因日軍突襲旅順港而被解職的前太平洋艦隊司令)率領的一支由30艘各式船艦組成的艦隊逃離海參崴,經朝鮮元山被日本人扣留及經歷颱風造成兩艘沉沒後,剩餘的15艘船在11月5日闖入上海留下了1,200人之後開往馬尼拉於次年1月變賣解散。



滯滬白俄艦隊
1923年9月24日又有格列博夫海軍中將(Lt. Gen. Fedor Lvovich Glebov)率領的三艘軍艦抵達上海,滯留期間因部份人員想要北返投奔紅軍引起內哄,三艦竟在上海以艦炮互相轟擊,最後由中國政府協調蘇聯領事館收回軍艦,艦上載有許多軍火變賣流入中國地方軍閥部隊。



英國皇家海軍輕巡洋艦”HMS Durban"
20年代英國皇家海軍的輕巡洋艦”HMS Durban ”停泊於上海外灘前的黃浦江上,可見匯豐銀行大廈正在興建,而江海關還是舊的建築。



美國海軍亞洲艦隊旗艦“USS Huron ”
美國亞州艦隊(Asiatic Fleet)1922~1924年代的旗艦“USS Huron ”號(裝甲巡洋艦級,原名”USS South Dakota“)通過上海黃浦江外灘公共租界前。由滙豐銀行大樓的圓形穹頂正在建造,旁邊的江海關大樓還是舊樓尚未改建。圖右南京路口的沙遜總部(今和平飯店)與中國銀行大樓也都尚未興建,中國銀行地址原來的德國總會尖塔型古堡建築尚在可推知時間約在1922年。



義大利海軍佈雷艦“Lepanto”
義大利海軍駐華佈雷艦“Lepanto”號20年代在上海黃浦江。本艦於1943年義大利投降時被日本人接收改名「興津」 ,1945年日本投降被中國海軍接收改名「咸寧」。一般接收日艦改名都會與原艦名有些關聯性譬如「宇治」改名「長治」 ,但「興津」與「咸甯」卻正好是相反的意義。



義大利海軍淺水炮艦“Ermanno Carlotto”
1932年義大利重巡洋艦”Trento“載運兵員來上海,常駐中國的淺水炮艦“Ermanno Carlotto”號到長江口迎接 。 “Ermanno Carlotto”是由上海江南造船所建造,1921年完工。1943年意國首相墨索里尼失勢其政府向盟國求和時與“Lepanto”艦一同自沉於上海,後被日軍打撈整修改名「鳴海」, 日本投降後由中國海軍接收改名「江鯤」。



美國海軍向江南造船所訂造6艘淺水炮艦
美國海軍為了更新老舊的河用炮艦,並加強行駛川江上游淺水區域的能力,1927年向在上海的海軍江南造船所訂造了6艘淺水炮艦:”USS Tutuila”、”USS Panay”、”USS Oahu”、”USS Guam”(Wake)、”USS Luzon”、”USS Mindanao”。這批淺水炮艦都以美國佔領的殖民地島嶼命名, 編號從”PR-3”到”PR-8”(“PR”代表內河巡邏炮艇)。這對當年的江南造船所是一筆巨大的訂單,中國的工程師也藉由美國送來的圖紙學習到很多設計的觀念與方法,對1927年之後替中國海軍設計建造一系列淺水炮艦很有幫助。

本級炮艦的排水量為 350 噸,長159呎 5吋、寬27呎1吋、深5呎3吋。主機為2台950匹馬力之三段膨脹蒸汽機,雙軸推進,速率14.5節。裝備2門3吋炮、8挺.30口徑的Lewis機關槍,乘員59人。

圖中沿黃浦江的的江南造船廠區在2010年成為上海世博會的園區,江南造船已全部搬遷到長江口的長興島上。



美國海軍在江南造船所訂造6艘淺水炮艦之一:”USS Oahu”
由於淺水炮艦是位在最低處,為了獲得更高的射界主炮位置通常不會設在主甲板而是更高一層的平臺,如圖中由上海江南造船為美國海軍所建造的”USS Oahu”。有的淺水炮艦會採用陸軍榴彈炮或迫擊炮而非傳統艦炮,因為淺水炮艦幾乎不可能有艦對艦海戰的機會,反而常需支援艦上水手組成的陸戰隊上岸作戰,扮演野戰炮的角色。



中央海軍滬隊艦艇參加上海工人暴動
1927年二月廿二日,受到南方國民革命軍進逼上海的影響,中央海軍滬隊(閩系海軍)的「建威」、「建安」兩艦兩艦受共產黨人鼓動參加上海工人暴動並發砲協助, 被法國軍艦阻止而失敗。



東北海軍空襲上海江南造船所
1927年3月,東北艦隊司令沈鴻烈率「海圻」、「鎮海」 兩艦進入上海黃浦江攻擊閩系海軍以制止其投向蔣介石的國民革命軍陣營。化裝為「大昌」號商船的 「鎮海」艦利用其艦載的水上飛機掃射了江南造船所 。這是中國第一次海軍航空作戰。



東北海軍擊沉海籌艦
1927年三月,東北艦隊司令沈鴻烈率「海圻」、「鎮海」 兩艦進入上海黃浦江攻擊閩系海軍以制止其投向蔣介石的國民革命軍陣營,除了「鎮海」艦載的水上飛機掃射了江南造船所外,「海圻」巡洋艦還以8吋主砲近距離擊穿繫泊在岸邊的「海籌」巡洋艦的船殼沉讓她沉沒於江邊,並造成輪機長以下多人的傷亡。



英國皇家海軍”HMS Argus”
英國皇家海軍航空母艦”HMS Argus”號1930年代於上海黃浦江中。早年的航空母艦排水量不大,最多2萬噸,接近重巡洋艦,所以能夠開入黃浦江。



一二八事變
1932年「一二八事變」(又稱第一次淞滬事變)之前日本派駐上海的「遣支艦隊」旗艦是「大井」號輕巡洋艦,事變之後「第三艦隊」開抵上海增援,由艦隊司令野村吉三郎中將統一指揮,「第三艦隊」從此常駐上海直到二次大戰爆發。在「一二八事變」中日本出動軍艦、飛機、裝甲車與陸戰隊進行一場現代化的立體作戰。



虹口公園爆炸案
虹口公園暗殺事件 1932年4月29日發生的「虹口公園爆炸案」 ,流亡在上海的韓國人尹奉吉以水壺型炸彈丟向日本慶祝大會的主席臺爆炸,造成多名日本政要及高階將領的傷亡。



美國海軍亞洲艦隊旗艦“USS Augusta”
美國亞州艦隊旗艦“USS Augusta”號重巡洋艦在上海外灘前停泊,當時本艦的艦長為契斯特 尼米茲(Chester William Nimitz)上校。本艦於1933年12月到任常駐上海,在1937年全程近距離目睹中日淞滬會戰的過程。8月14日該艦右舷被中國空軍轟炸機投擲兩枚近接彈爆炸但沒有造成人員傷亡。8月20日下午一發中國軍隊的高射炮炮彈落在本艦甲板上,二等兵F.J. Falgout被炸身亡,同時有17名水兵受傷。“USS Augusta”直到1938年才卸任離開上海。



法國海軍巡洋艦”La Motte-Picquet”
法國海軍巡洋艦”La Motte-Picquet”駛過上海外灘前,這艘軍艦在1941年1月17日參加了與泰國的大象島海戰(Battle of Koh Chang) 。背景的圓頂建築是上海滙豐銀行大樓(今天的「上海浦東發展銀行大廈」),鐘塔形建築是江海關大樓。



日本海軍輕巡長良抵滬
「長良」號輕巡洋艦在上海外灘前的黃浦江。在戰前日本海軍的輕巡洋艦經常輪調到上海駐防。



淺水炮艦
在和平時期白色塗裝的淺水炮艦成為揚子江與黃浦江上一道亮麗的風景線。淺水炮艦不必考慮重心與穩性的問題,所以在吃水極淺、幹舷極低的船上可以在甲板上堆積兩、三層的艙房,所以提供了比大型戰艦更佳的居住空間,在風和日麗的日子坐在在淺水炮艦天篷下的籐椅中飲茶抽煙,看江上千帆駛過,涼風襲人、水波不興,真是愜意,好像豪華遊艇。

淺水炮艦雖然排水量只有幾百噸,但因在深入內陸的地方代表母國保護僑民與地方政府交涉,甚至扮演流動領事館的角色,所以艦長的資歷不能太淺,否則沒有辦法應付。一般海上軍艦的敵人往往只是遠方模糊的艦影,但對淺水炮艦來說,敵人可能是四周的農民、盜匪、軍閥士兵,甚至示威抗議的學生,面對的問題複雜得多,這就大大考驗淺水炮艦艦長的心理素質與臨場判斷力。



英國皇家海軍淺水炮艦”HMS Cockchafer ”
英國海軍淺水炮艦”HMS Cockchafer ”(中國文書翻譯為「柯克捷夫」號)在上海公共租界外灘前,我們由中國銀行大廈已經落成可知這是1936年之後的景象,接近中日戰爭爆發甚至是租界孤島時代。”HMS Cockchafer ”曾因參加1926年萬縣炮轟事件而被中國方面形容為嗜血的惡魔。



英國皇家海軍淺水炮艦”HMS Peterel”
英國海軍淺水炮艦”HMS Peterel”(中國文書翻譯為「北特烈」號)在上海外灘前。1927年下水的”HMS Peterel”使用蒸氣透賓主機,這在淺水炮艦是不多見的。這張圖呈現1930至1934年間的上海外灘,沙遜大廈(今和平飯店)已經落成而一旁的德國總會古堡式建築尚未被拆除改建中國銀行大廈。



英國駐上海海軍陸戰隊
英國駐上海海軍陸戰隊在跑馬場舉行閱兵,後方可見有中央高塔的是華安大廈 (今金門大酒店),一旁正在擴建加高的是西僑青年會(今上海體育會大廈),由此可知時間約在1932年。



美國駐上海海軍陸戰隊第4團
長駐上海的美國海軍陸戰隊第4團在跑馬場(今上海人民廣場)校閱,當時的陸戰隊還是傳統隨戰艦出動的小部隊戰術,沒有後來大規模兩栖登陸作戰的概念。陸戰隊第4團在1941年初因應情勢撤出中國,他們當中大部份人都陣亡於後來的太平洋戰爭跳島登陸戰鬥中。



中國海關緝私艦福星
中國海關在抗戰前最大的一艘緝私艦「福星」號停泊在上海外灘的江海關大樓前。這幢江海關大樓是第三代,建於1927年,高聳的鐘塔與由英國進口的大鐘是它的特色。

高速汽艇母艦「福星」號是由挪威籍商船“Maple Leaf”號所改裝,滿載排水量6,800噸,在艦橋前端裝設龍門式吊艇架搭載10艘英製高速快艇,於浙海群島間水道利用地形分頭圍捕走私船頗具成效。

1937年8月中日在上海爆發淞滬會戰,電雷學校的「史102」號魚雷艇在上海黃浦江突擊「出雲」艦,由於「福星」號搭載的快艇與電雷學校英國製造的CMB艇十分相似,日軍以為是來自「福星」艦於是強行登艦接收後做為特務艦改名「白沙丸」。



1937年出雲艦抵滬
早年不平等條約時代,黃浦江上泊滿列強的軍艦,形成萬國艦艇博覽會的景觀。由中國銀行大廈已落成及「出雲」艦與英國巡洋艦的出現,可知是在1937年至1941年之間,因「出雲」艦在1937年抵滬擔任第三艦隊旗艦,1941年底離開上海參加菲律賓作戰,從此沒有回來,而英美大型軍艦在1941年底太平洋戰爭爆發以前已經全部撤離上海。。



日本海軍輕巡夕張
日本海軍新銳輕巡洋艦「夕張」在上海。「夕張」是日本在30年代具實驗性質的設計 ,嘗試如何在最小的船體裝上最多、最大的武裝,日本幫中國建造的「寧海」號輕巡洋艦就參考了許多「夕張」的設計概念 。「夕張」與中國關係密切,參予了多次包括在上海與廣東虎門的戰役 。



上海日本特別陸戰隊司令部
位於上海北四川路,蓋得像座巨大碉堡一樣的日本特別陸戰隊司令部於1929年竣工,一樓的車庫停放有多輛坦克與裝甲車,機動力與火力遠超過當時的日本陸軍。1937年8月13日的淞滬會戰,蔣介石派出精銳的三個德械師就是以這幢建築為攻擊目標。

日本上海特別陸戰隊司令部這幢建築今日還存在,地址為虹口區東江灣路1號。



國軍攻擊日本特別陸戰隊司令部
蔣介石讓他最精銳的三個德械師第88、87、36師主攻加上坦克、砲兵、工兵以及空軍飛機的配合,意圖以優勢兵力在西方人面前一口吃掉日本上海特別陸戰隊以爭取國際宣傳,不料事與願違,最後釀成動員百萬人,不可收拾的淞滬大會戰。



國軍飛機轟炸上海日軍
中國在抗戰前就已重點發展空軍以彌補中日之間裝備巨大的差距,因此1937年8月淞滬戰役開打時正是中國空軍一顯身手的機會,當時使用包括霍克二型(Hawk II)戰鬥機與諾斯羅普(Northrop)2EC型轟炸機,由攻擊軍火庫所在的公大紗廠與黃浦江上的日本軍艦開始。

中國空軍飛機雖然數量比日軍略多,但型號龐雜、後勤不足且缺少預備隊,所以很快就消耗殆盡,雖然飛行員求戰心切,但訓練與經驗皆不足,甚至多次造成誤擊,譬如 8月14日在空襲日本旗艦「出雲」號時因高度計算錯誤,將兩枚炸彈投擲於上海外灘的南京路沙遜大厦與匯中飯店之間,造成超過400人的死傷包括許多西方人。當天下午另有兩架轟炸「出雲」艦的中國空軍飛機因炸彈架被擊壞將炸彈落於大世界前聚集的人潮,造成一千多人的傷亡。對戰局來說幫助有限,但比起更爲弱勢的海軍與日軍尚可一搏,扭轉自「炮艦外交」以來一路捱打的局面。



國軍誤炸美海軍亞洲艦隊旗艦“USS Augusta”
美國亞州艦隊旗艦“USS Augusta”號重巡洋艦於1937年8月淞滬戰役爆發時正好在上海,艦上官兵近距離目睹了中日軍隊的戰鬥。圖中可見許多列強的軍艦泊於黃浦江心,最前方的是美國海軍的“USS Augusta”號巡洋艦,後面是英國皇家海軍的”HMS Cumberland”號巡洋艦,再後面是”Dumont D‘urville”和”Savorgnan de Brazza”兩艘法國殖民地巡視艦,以及義大利的” Raimondo Montecuccoli”號巡洋艦。畫面的左邊是浦東,正被日軍炮轟發出濃煙。

8月14日下午4點30分,一架中國空軍的諾斯羅普2E轟炸機由於誤認“USS Augusta”為日本軍艦而在右舷投下兩枚炸彈,由於距離甚近炸彈碎片灑滿甲板,但幸好沒有造成人員傷亡。20日下午,“USS Augusta”的水兵正集合準備看電影,一發由中國軍隊發射的高射炮炮彈落在甲板上,二等兵F.J. Falgout被炸身亡。



國軍空襲日本出雲艦誤炸南京路
1937年8月14日中國空軍飛機在空襲日本旗艦「出雲」號時,因高度計算錯誤,將兩枚炸彈投擲於上海外灘的南京路沙遜大廈與匯中飯店之間,造成超過400人的死傷包括許多西方人。當天下午另有兩架轟炸「出雲」艦的中國空軍飛機因炸彈架被擊壞將炸彈落於大世界前聚集的人潮,造成一千多人的傷亡。



國軍誤炸大世界
1937年8月13日下午4時,上海公共租界「大世界」娛樂場前的救濟站聚集了5,000多名難民,兩架中國空軍的Northrop GAMA 2E型轟炸機各把一枚800公斤的炸彈投在人群中造成2,000多人的傷亡,包括許多西方人士。中國軍方的理由是炸彈架被擊傷所致,但根據當時飛行員的陳述似乎幷非如此。



史102號魚雷艇突擊出雲艦
1937年8月16日夜間8點,電雷學校快艇大隊的英國制CMB型魚雷快艇「史102」號在艇長胡敬端率領下偽裝成民船由內河潛入上海黃浦江,在經過三道沉船阻塞線與避過英法意各國艦艇的監視沖向正停泊在日本郵輪碼頭的日本第三艦隊旗艦「出雲」號,在距離300公尺處以50度射角發射了兩枚魚雷,一枚擊中防雷網炸毀了敷網的駁船,一枚則擊中岸壁。這是海軍在抗戰中少見的主動攻擊行動,可惜未能成功,接著「史102」被「出雲」艦的炮火擊中油櫃,只得將機槍拆卸投江後棄船,船體半沉于九江路碼頭前。

其實使用魚雷快艇攻擊停泊於內河的「出雲」艦並不是最理想的方式,成本高、風險大、也不容易操作成功,但宣傳效果卻很好,而且歐陽格需要證明電雷學校存在的價值,所以這次行動並不能純從技術面來評斷。



潛水夫攻擊出雲艦
1937年10月2日夜六名中國水兵攜帶三枚「海丙」式電發水雷潛入日本駐滬領事館旁停泊「出雲」艦的棧橋,但被日軍發現不得不引爆水雷撤出。



日本海軍航母加賀支援淞滬會戰
當1937年淞滬會戰爆發時,日軍就決定以海軍航空作戰為主,由於中國海軍太弱沒有什麼有價值的目標,加上艦艇都躲在內陸封鎖線後,日本海軍不可能將大型戰艦開入江河來打傳統的艦對艦海戰,那樣成本既高、風險亦大,不如派飛機直接超越封鎖線轟炸來的划算有效。

日本海軍的策略是在淞滬會戰剛開始時派出正規航空母艦譬如「加賀」停泊在外海提供空中武力支援,當地面部隊推進獲得機場之後艦載機部隊就轉移到陸上基地譬如上海公大機場以增加出勤效率。當繼續深入到長江中上游譬如武漢時,就派出大批由商船改裝的水上飛機母艦譬如「能登呂」號由水面起降就近支援陸地戰鬥。

當時中國軍隊的防空能力非常薄弱,雙翼帶浮筒的水上飛機雖然笨拙慢速,一樣能擔任空優與轟炸任務,如此就不需要把正規航空母艦開入長江。



四行倉庫
八百壯士死守四行倉庫與楊惠敏送國旗的故事在抗戰初期廣為人知,但這其實是為了國際宣傳而刻意塑造的。蔣介石在淞滬戰役撤退時曾下令留88師在上海打遊擊,部屬認為一個師在上海根本無法隱藏也無法補給,幾經討價還價蔣終於答應減為一個團,事實上最後連一個團都沒有而是一個加強營由團附謝晉元以團的名義對外,人數也沒有宣稱的八百人而是414人。

四行倉庫的建築堅固,地理位置前臨蘇州河與公共租界緊鄰,後為煤氣槽一爆炸能焚毀半個上海,這讓日軍在進攻時投鼠忌器,的確是易守難攻之地,但在國軍撤退後單獨留守四行倉庫對整體戰局意義不大,純粹是為了演給國際媒體看的一場秀,而且從10月26日至11月1日只守了5天,最後經協調依國際法解除武裝借道通過公共租界,但當時租界四周已被日軍包圍成為孤島,孤軍無法離境,才被暫時安置在義大利兵營直到1941年底二戰爆發日本進入租界接管。



租界與難民
在中國近代歷次戰爭中租界都成爲華人的避難所,尤其1937年8月上海淞滬戰役爆發,許多難民涌入租界躲避戰火,之後國民政府敗退,日軍占領華界,租界區內的難民更是只增不减,讓租界當局感到莫大的壓力,各國駐軍及義勇隊在通往租界各個入口架上鐵絲網,布置拒馬與崗哨,嚴格檢查證件以阻擋難民進入。當時的租界四面都是日軍占領區,就如同孤島而被稱做「孤島時期」。

在租界避難的華籍難民也分三六九等,有錢的人照常大宴小酌、夜夜笙歌,反而帶動租界內的市况畸形繁榮,沒錢的人眼看不斷攀升的物價,根本負擔不起在租界的流亡生活,只好到有錢人家做免費的幫傭只求一口飯吃。糧食消耗的增加讓控制上海周遭糧食生産區的日本人增加了籌碼,經常以减少或中斷糧食輸入爲手段迫使租界當局在某些事情上讓步。

除了糧食另一個緊張的是居住空間,租界面積本來就小,一下子涌入這麽多的難民占滿了所有能住人的地方,原來只供一家人居住的住宅單位可能擠進上十戶人家,陽臺、亭子間、地下室都可住人,起碼勝過露宿街頭,因爲有許多人連這點蔽身之處都不可得,每到冬天黃浦江與蘇州河上都會漂浮許多凍斃的尸體。 1941年12月8日二次大戰全面爆發,日軍開入公共租界,從工部局手中接管了行政權,英美僑民淪爲戰俘關入集中營,日人爲了降低大都會物資供應的壓力,開始疏散中國難民强迫回鄉,才結束了「孤島時期」。



平海艦打撈自力駛回上海
中國海軍巡洋艦「平海」1937年9月23日在江陰被日本飛機擊沉後,次年日本人將其浮揚,切除上層結構以增加穩性,以自身動力駛回江南造船廠整修。由於自長江進入黃浦江抵達高昌廟的江南造船廠一定會先經過外灘,因之許多中外人士在江邊目睹了「平海」艦經過戰爭洗禮的慘狀。



西比利亞皮草店刺殺事件
中統女特工鄭蘋如色誘汪僞特工頭子丁默邨,1939年12月21日晚上6時在靜安寺路(今南京西路)的西比利亞皮草店埋伏刺殺,但因丁警覺突然奔出躲入防彈汽車內逃離現場而失敗,反讓鄭蘋如暴露最後被捕殺,李安的電影「色戒」就是影射這段故事。當年「重慶份子」的鋤奸行動與汪僞「極思菲爾路76號」特工總部的血腥鎮壓報復,每天都在租界上演,鄭蘋如只是衆多的犧牲者之一。



76號汪僞特工總部
汪僞政權「極思菲爾路76號」特工總部的正式名稱爲「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特務委員會特工總部」,由于汪精衛處處以國民黨的正統自居,國旗、黨旗、國歌與組織、名稱一切照舊,不過孫文的「天下爲公」匾額被懸挂在這個惡名昭彰的特務機構正門上還真是莫大的諷刺 。



汪僞特工總部與租界警察之衝突
1941年某個星期天下午,「極思菲爾路76號」特工總部警衛大隊長吳四寶的妻子佘愛珍座車越過上海公共租界邊界要到百樂門理髮廳做頭髮,在過關卡檢查時因保鏢不願交出手槍而與數十名租界巡捕衝突發生劇烈槍戰,佘的座車被打成篩子,司機、保鏢與一名印度巡捕均當場被擊斃,佘愛珍本人卻奇蹟般地毫髮未傷,被巡捕房帶回關押。76號特工總部出動兩輛卡車架起機關槍與公共租界巡捕對峙,最後由日本人出面協調,佘愛珍被釋放,之後發生多起公共租界巡捕被暗殺事件,英國警官逃回國避禍,因為當時的租界已是孤島,工部局只能付出大筆賠償並答應所有條件。



汪偽海軍練習艦海祥
汪偽海軍的練習艦「海祥」在高昌廟江南造船廠前的黃浦江面操練,注意艦尾青天白日滿地紅加白十字的是汪偽的海軍旗。「海祥」原來是東北海軍的「永翔」艦,與「永豐」(中山)艦都是清末在日本建造的海防砲艦。日本投降後本艦收回恢復「永翔」艦名。



日本海軍駐華淺水炮艦隊旗艦宇治
1941年新完工的「宇治」號炮艦在當年底支持香港攻略作戰後於1942年來到上海取代「出雲」成為長駐中國日艦中最具威力的一艘軍艦,並成為統領揚子江中所有日本淺水炮艦的旗艦。「宇治」從未與「出雲」同時出現在上海過,因「出雲」艦1941年底即離開上海赴菲律賓支持登陸作戰,因觸雷在香港維修後於1943年返國。



英國海軍淺水炮艦”HMS Peterel”拒降被擊沉
英國海軍淺水炮艦”HMS Peterel”(中國文書翻譯為「北特烈」號) 是二戰爆發時英國海軍滯留上海唯一的軍艦,1941年12月8日淩晨日軍派員來接收,紐西蘭籍的代理上尉艦長拒絕,結果被日艦發炮擊沉於黃浦江。



美國海軍淺水砲艦“USS Wake”投降日軍
1941年12月8日(亞洲時間)太平洋戰爭爆發,美國海軍淺水砲艦 “USS Wake”於當日清晨在上海被日本人接收,改名「多多良」。同一時間英國海軍淺水炮艦”HMS Peterel”因艦長拒絕移交,遭日艦發炮擊沉。



義大利海軍巡洋艦“Eritrea ”
義大利海軍巡洋艦“Eritrea ”號於1942年訪問了日本佔領下的上海,當時上海希特勒青年團海軍分部的團員曾經登艦參訪及見習。



義大利海軍巡洋艦“Trento ”
在日本佔領期間只有軸心國的艦艇會訪問上海,譬如義大利海軍重巡洋艦“Trento ”號,本圖顯示她與中國帆船形成一幅優美的畫面。



義大利郵輪“Conte Verde”號自沉
1943年9月9日義大利向盟軍投降退出二次大戰,剛好義大利籍的豪華郵輪“Conte Verde”號來到上海, 為防止日本人接收,義大利水手開海底門將船弄沉於黃浦江。日本大怒將纜繩與絞車固定在外灘匯豐銀行的柱體上,令 所有義大利水手集合來拉索,硬是將“Conte Verde”號扶正。

圖最前方是上海公共租界歐戰紀念碑的基座,原來上面有一座勝利女神銅像,1941年底二戰爆發日本人進佔公共租界後將銅像拆除熔解。



宇治艦上海遭遇空襲
「宇治」來華之後不久由於盟軍取得制空權,所以淺水炮艦不再能使用亮麗的白色塗裝,都改為低明度甚至配合內河水流漆成黃綠的偽裝色。同時拆除部份火炮更換為高射炮,任務改以防空為主,「宇治」的艦橋甚至縛滿竹筒做為防彈片的保護裝置。為躲避空襲,許多軍艦都離開上海沿長江的河岔岸邊疏散隱蔽。



美海軍接收安宅艦
當1945年8月日本投降後,「安宅」艦為避免被盟軍扣押而搶先離開上海,但在沖出長江口時被已經趕到的美國海軍艦隊發現押回上海,並在後桅升起美國國旗宣佈占領。當時負責接收「安宅」艦的美國海軍上尉Lieutenant Elmo R. Zumwalt, Jr.(中央人群最右邊手指日本人的那位),就是後來擔任美國海軍軍令部長的朱瓦特上將,美國最新銳的驅逐艦亦以他的名字命名。

「安宅」艦直到1945年9月17日才再由美國海軍移交給中國,典禮中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金開德上將該艦移交給中國海軍總司令陳紹寬上將接收,改名為「安東」。

「安東」艦在1949年4月23日海防第二艦隊叛變事件中跟隨司令林遵投共,當年9月24日在蕪湖被國府 空軍派機炸沉,因損傷過重未再修復使用



美海軍飛機上海示威
1941年底二次大戰開打之後,日本海軍主力艦艇大多調離上海投入太平洋作戰,原來巨艦雲集的黃浦江面頓時冷清不少,到了戰爭末期日本海軍損失慘重,加上美國飛機經常來轟炸,大型艦船更是絕跡。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大批美國軍艦立即開進長江口佔領上海,黃浦江恢復往日艦艇博覽會的熱鬧景象,不同的是全部都是美國軍艦,而且不僅是作戰艦艇,更有大量的登陸與後勤船隻,數量多到塞滿江面。

美國海軍人員也大量進駐上海市區,所有好的大廈飯店都被徵用做為辦公室、俱樂部、宿舍公寓使用,吉普車在馬路上到處亂竄,飛機也進駐各機場並經常在市區上空飛行示威。讓上海市民與日本俘虜見識到美軍的財大氣粗,日本沒得比。

上海是由美國海軍接收的,國軍要到9月之後才在美國飛機的幫助下陸續抵達。



第一批日本賠償艦艇抵達上海
第一批日本賠償艦艇於1947年7月6日自佐世保開往上海的海軍江南造船所移交,包括驅逐艦「雪風」、「初梅」、「楓」,海防艦「四阪」、「第14號」、「第67號」、「第194號」、「第215號」等。八艘已拆除全部武裝的軍艦由長江通過吳淞口循黃浦江到江南造船廠一定會通過外灘,圖為「雪風」號驅逐艦緩緩駛過上海外灘的江海關與匯豐銀行大廈前。

「雪風」為原日本甲型(「陽炎」級)驅逐艦,佐世保造船廠建造,於1940年1月20日完工。本艦艦身長388.5呎、寬35.4呎、吃水15呎,標準排水量2,050噸、滿載2,490噸, 三座燃燒重油鍋爐推動兩部透賓主機產生52,000匹馬力、雙軸推進,最高航速32.7節(移交中國後航速約在27.5節左右)、18節巡航航程4,350浬,乘員軍官37人、士官兵219人。 「雪風」艦在日本初成軍時裝有雙聯裝5吋砲塔前一後二共三座,1944年時撤銷一座後砲塔(X砲位)改裝兩組三聯裝25mm防空機關砲。來台灣重新服役,命名「丹陽」。



吳淞口水位鐘
日本第一批賠償艦「四阪」號海防艦通過吳淞口的水位鐘,本艦後來成為海防第二艦隊司令林尊的旗艦「惠安」。吳淞測潮站建於1914年,這座圓盤形的潮汐指示儀則是1932年興建的,用來向來往船隻通報潮水位用的,現在已不存在,在1983年重建為現在的方型鐘塔。



黃浦江面的國軍艦艇
由上海百老匯大廈俯瞰蘇州河口的黃浦江面,一艘剛接收自日本賠償的海防舰(第一号型(丙型),可能是「營口」艦),她的後方是「永翔」艦(原汪偽「海祥」艦,更早為國府「永翔」艦) ,下方的洋樓為蘇聯駐上海總領事館。



重慶艦叛逃
1949年2月25日凌晨,剛自英國接收的輕巡洋艦「重慶號」發生叛變事件,由於怕被懷疑,「重慶」艦照常開航行燈通過吳淞信號台,之後出長江口直奔共軍佔領下的煙台。



永興艦叛變
1949年5月1日「永興」艦於駐地白茆沙口發生叛變,航海官陳萬邦與文書官朱季剛等人持槍控制了駕駛台,脅迫艦長陸維源中校透過廣播系統向全艦宣布起義將船開往東北投共,陸維源不同意破口大罵並用盤子丟向他們,陳萬邦對陸開了一槍,陸倒地慘叫呻吟透過廣播系統傳遍全艦。

由於陸艦長平日對官兵不錯頗受愛戴,他的被殺引起官兵激憤,原來同意參與叛艦的水兵也動搖了,他們控制了輪機艙讓俥令無法執行,並利用艙底通道從艦尾鑽出,用斧頭砍斷40mm機關砲座上限制射擊角度的框架,調頭炮口猛烈射擊艦橋,在艙壁上留下像蜂窩一樣的彈孔,朱季剛被當場擊斃,陳萬邦跳水逃走時被艦上水兵用衝鋒槍掃射殺死。



永興艦叛變之最後處理
「永興」艦叛變失敗,除了朱季剛與陳萬邦被擊斃,剩下的叛艦者把自己反鎖在電信室,軍艦被拖回上海蘇州河口的海軍碼頭,馬紀壯召來上海特警在艙壁鑽洞注入毒氣殺死其餘的人。這場失敗的叛艦直接影響後來的「長治」艦叛變,造成軍官被全體殺戮的血腥事件。



上海的逃難潮
水手的離開只是少數人的事,但1949年的上海逃難潮則牽動數百萬家庭的生死別離。還不必等到淮海會戰的結果,1948年底上海就出現了逃難潮。只有少數非常有錢、有背景的人才能够跑到歐美,退而求其次是香港,絕大部份的人能够跑到臺灣就心滿意足了。當時上海是全國最大的港口,要去臺灣的人絕大部份都要從上海搭船,這使得滬台之間的船票水漲船高,用金條都還不一定買得到。然而臺灣當局在1949年2月10日宣布了管制政策,沒有入台證的人一率不許入境。

當買到船票又獲得入台證的幸運者搭船離開上海,望著外灘壯麗的建築愈來愈模糊時,沒有人知道他們這一去要很久才能回來,有些人也許就再也沒有機會回來。



運金船
海關「海星」艦曾在1948年12月1日奉派擔任搬運中央銀行黃金80噸及銀元120噸由上海到基隆的任務,這是四次運金行動的第一次。這批黃金與銀元原存在上海外灘中國銀行大樓地下室的金庫,中國銀行由於地利之便只要把外灘中山路兩端封鎖就可將黃金神不知鬼不覺的直接跨過街搬上停泊在銀行前碼頭的船艦。但人算不如天算,一個在隔壁華懋酒店(今和平飯店)發稿的路透社記者由高處俯看到這一幕,並由挑夫沉重的感覺推估是黃金,當即透過電報發稿到倫敦,第二天全世界都知道國府暗中將黃金轉往臺灣,上海的金融信心立即崩盤,民眾開始擠兌。西方人與買辦在上海灘的鎏金歲月終於結束。



上海搶拖海關緝私艦
1949年5月24日上海失守撤退時有兩艘海關緝私艦被棄置黃浦江面,海軍派「營口」艦拖回台灣成為「永豐」艦(原為海關“A6”號「叔星」)及「永康」艦(原為海關“A3”號「文星」)。



二六大轟炸
1950年2月6日從定海起飛的17架B-24轟炸機對上海楊樹浦水電廠進行了毀滅性大轟炸,造成上海全部停電、生產中斷,被稱為「二六轟炸」 。國軍的轟炸最後因蘇聯空軍米格機於1950年3月進駐而停止,當時進駐的高炮師建制到今天仍然存在上海。



國軍轟炸上海
由於據報有蘇聯米格機進駐上海,國府空軍第八大隊派出兩架B-24重轟炸機在大隊長李肇華中校率領下由新竹起飛來到上海,準備轟炸江灣機場的蘇聯米格-15戰機,大陸方面早已得知情報,上海實施燈火管制並用探照燈鎖定,當場用高砲將大隊長的座機擊落,僚機只好放棄任務逃回。



長江口掃雷
1950年5月華東海軍掃雷大隊的「古田」號步兵登陸艇擔任長江口掃雷任務的工作艦,掃除從抗戰、二戰,尤其是國府為了關閉大陸所佈下的大量水雷,因為接連發生的觸雷事件讓輪船視長江口航道為畏途,如果不立即掃除,上海將可能變成死港,影響太大。但當時沒有專用的掃雷裝具,只能派出小艇用人工割纜讓水雷浮起再用機槍擊爆,效率很差也非常危險,後來得到蘇聯裝備與專家的支援,使用4艘步兵登陸艇拖帶MT3型掃雷具才奏效,清理了航道讓上海港重開,至11月11日結束掃雷作業。

「古田」原來是國府海軍的「聯光」號步兵登陸艇,1949年4月23日在南京隨第二艦隊其它各艦投共。



重慶艦的後身
叛逃的「重慶」號巡洋艦中未能修復,在拆除了主機鍋爐與武裝後,空的船身拖往上海黃浦江停泊於白蓮涇港口附近,做為上海打撈局的水上倉庫宿舍船,改名「黃河」 。



長江號紀念艦在吳淞
江南造船廠1930年建造的「民權」號炮艦在解放後改名「長江」,因毛澤東在1953年2月19日搭乘巡視並提字「為了反對帝國主義的侵略,我們一定要建立強大的海軍! 」而聞名,後來以該日期為紀念舷號“53-219”並成為紀念艦保存在上海吳淞基地。但在80年代改革開放後因被批評為個人崇拜而被拆毀熔爐。



江南級護衛艦在上海
中國第一次自力設計建造的大型軍艦「65」級(西方稱「江南」級)護衛艦,她主要是為了南海的需要而開發,但由於當時台灣海峽被國府海軍控制,大陸船隻無法通過,所以第一艘「海口」在江南造船廠建造,後續4艦將部件由火車經內陸運到廣州,再由江南造船派技術人員南下組裝。

圖為「江南」級護衛艦的一號艦「海口」由上海江南造船廠建造於1966年8月1日完工,暫時隸屬東海艦隊在上海服役,她要到1981年大環境改變後才南下改隸南海艦隊,並將舷號由”209”改為”529“。「海口」艦於1993年退役。

最後一艘除役的「江南」 級是「南充」號,她曾參加西沙群島對越南的海戰而成為功勳艦。 「南充」於1995年退役後在青島海軍博物館當展示艦,但後來因為鏽蝕嚴重,於2012年拖離現場拆毀。




【甲必丹學院】 【港市研究室】 【信箱】

【上海外灘歷史階段】 【30年代上海外灘建築】 【上海租界】 【上海魔都】 【船與碼頭】 【人物與族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