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外灘歷史階段
1860年代的上海外灘
圖為1863年9月12日阿思本兵輪「江蘇」號駛進上海外灘,圖右的河口為蘇州河,原為英美租界的邊界,「江蘇」號抵達一週之後英美租界合併成爲後來的公共租界,圖左法國國旗的左側為法租界,與公共租界交會處有一條小河名為洋涇濱,上豎立有一根信號旗桿,就是後來的外灘天文台。

「阿斯本艦隊」是中國近代海軍的萌芽,但最後以失敗告終,因為負責購艦的英籍海關總稅務司李泰國非常跋扈,想要藉此機會成為中國的權力控制者,清廷對此極為反感,寧可賠錢解散艦隊,並解除李泰國海關總稅務司的職務。「江蘇」號是「阿斯本艦隊」 的旗艦,在英國製造,為一艘帶有帆裝的明輪蒸汽船 ,「阿斯本艦隊」 解散後「江蘇」艦轉賣給日本薩摩藩改名「春日」。


1880年代的上海外灘
圖為英國籍的茶葉飛剪船“Cutty Sark“號1870至1880年代停泊在上海外灘英國領事館前的黃浦江,可見今日壯麗的外灘建築群當時都還不存在。

英國人喝下午茶的習慣世界聞名,而當年英國人喝的茶葉大多產自中國(尤其是福建與臺灣),每當新茶上市各家公司都要用快船搶先運到倫敦以爭取好的價格,所以產生了茶葉船的競賽,當時最快的船三個月就可以從遠東抵達倫敦。由於競爭也連帶刺激了造船工業的進步,開發出「飛剪」 (Clipper)船型的快船,幾乎達到帆船技術的極致,1869年下水的“Cutty Sark“號就是其中最知名的一艘,當年曾多次來往中國與倫敦之間。

“Cutty Sark“號現被封存在倫敦格林威治成為博物館展示船,她同時也是精品與威士忌酒的品牌。30至50年代泛美航空著名的跨越太平洋水上飛機航線「中國飛剪號」(China Clipper),典故也出於此。


1900年代的上海外灘
1900年北京發生義和團排外動亂的庚子事變,釀成八國聯軍入侵,慈禧太后攜光緒皇帝離京逃往西安。 為保中國東南精華地帶不受損失,由兩江總督劉坤一倡議與東南各省督撫聯名發表「東南自保運動」與北京政府劃清界線,大清水師艦艇紛紛南下上海避禍,斯時上海外灘前黃浦江上中外各國軍艦雲集並泊。

本圖前方小橋下的河流是法租界與公共租界的界河「洋涇濱」,上海話中的「洋涇濱」亦有英文不道地的意思,因為英法兩區交界,口音混雜。「洋涇濱」在中共解放後加蓋成為延安路,後來上建高架路成為延安高架,是上海車流量最大的交通要道。

座落在洋涇濱河口由法國人設立的氣象燈標主要為來往的航船提供氣象資訊,後來改建為塔式建築,至今尚存。


1920年代的上海外灘
美國「蒙古利亞」號郵輪(SS Mongolia)駛入上海黃浦江正通過外灘前。我們由外灘建築可以判斷出這幅圖年代,圖中央靠左那幢尖屋頂像童話城堡一樣的建築是1904年落成的上海德國總會,旁邊的沙遜大廈(今和平飯店)尚未興建,而沙遜大廈啟建於1929年,而德國總會在1934年被拆除改建成為中國銀行大樓,所以可知這是20年代的上海外灘。

「蒙古利亞」號1904年在紐約建造,屬於美國太平洋郵船公司(Pacific Mail Steamship Company)所有,排水量13,369噸,與她的姊妹船「滿州利亞」號(SS Manchuria)都是為橫渡太平洋的航線(上海、長崎、檀香山、三藩市)與搭載中國移民工人赴美而設計。以「飛出青島」而聞名的德國海軍飛行員岡瑟丕律紹(Gunther Plüschow)就是在1914年底搭乘本輪由上海逃往三藩市的。本輪一戰時曾被徵用為軍艦,戰後轉售給大來洋行(Dollar Line)改名費爾摩總統號(SS President Fillmore)。本輪於1946年在上海拆解。


1930年代的上海外灘
30年代的上海充斥各國水兵,透過他們的眼睛看上海外灘壯麗的建築群,圖左起為字林西報大樓、麥加利銀行、匯中飯店、南京路口、沙遜大廈、德國總會,最右為赫德銅像。由沙遜大廈已完工但德國總會尚存,可以確定這是1930到1934年之間的場景。

這個場景本來是1965年好萊塢大片「聖保羅號砲艇」希望拍攝的到的場景,但因當時是冷戰時代,美國電影公司不可能到大陸實景拍攝,只好來基隆港改裝街道拍攝主角史提夫麥坤剛下船所看到的上海外灘場景。


1940年代初期的上海外灘
本圖表現日本的僑民從日清會社汽船的甲板上看「出雲」艦在黃浦江上駛向蘇州河口的泊位,桅頂懸掛的海軍中將旗表示第三艦隊司令長官長谷川清中將在艦上。 上海蘇州河以北的虹口地區是日本人的勢力範圍,包括日本駐上海總領事館、上海特別陸戰隊司令部與「出雲」艦經常停泊的日本郵船與日清汽船碼頭都在這兒。圖中背景可見「出雲」艦,「沙遜大廈」(綠色尖屋頂那幢)旁邊的中國銀行大樓,可見至少在1936年之後。

1941年1底太平洋戰爭爆發,在這之前英美等國的大型軍艦早已撤離上海,黃浦江面幾乎淨空,而「出雲」艦在1941年底離開上海參加菲律賓作戰,從此沒有回來,因此本圖顯示的是30年代末期至40年代初期的上海。


1940年代中期的上海外灘
二次大戰結束,東京盟軍總部將日本賠償軍艦分為四批由中美英蘇四國抽籤,其中 第一批日本賠償艦艇於1947年7月6日自佐世保開往上海的海軍江南造船所移交,包括驅逐艦「雪風」、「初梅」、「楓」,海防艦「四阪」、「第14號」、「第67號」、「第194號」、「第215號」等。八艘已拆除全部武裝的軍艦由長江通過吳淞口循黃浦江到江南造船廠一定會通過外灘,圖為「雪風」號驅逐艦緩緩駛過上海外灘的江海關與匯豐銀行大廈前。


1940年代末期的上海外灘
海關「海星」艦曾在1948年12月1日奉派擔任搬運中央銀行黃金80噸及銀元120噸由上海到基隆的任務,這是四次運金行動的第一次。這批黃金與銀元原存在上海外灘中國銀行大樓地下室的金庫,中國銀行由於地利之便只要把外灘中山路兩端封鎖就可將黃金神不知鬼不覺的直接跨過街搬上停泊在銀行前碼頭的船艦。但人算不如天算,一個在隔壁華懋酒店(今和平飯店)發稿的路透社記者由高處俯看到這一幕,並由挑夫沉重的感覺推估是黃金,當即透過電報發稿到倫敦,第二天全世界都知道國府暗中將黃金轉往臺灣,上海的金融信心立即崩盤,民眾開始擠兌。西方人與買辦在上海灘的鎏金歲月終於結束。




【甲必丹學院】 【港市研究室】 【信箱】

【人物與族群】 【30年代上海外灘建築】 【上海租界】 【上海魔都】 【船與碼頭】 【上海的戰爭與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