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海 事 博 物 館
Taiwan Maritime Museum

Woerden
Woerden號是一艘屬於荷蘭東印度公司的Jacht型船(快艇),於1621年在阿姆斯特丹建造。木質船身載重量約250噸。1621年12月22日由Texel出發在1622年6月16日抵達巴達維亞開始在遠東的服役生涯,從1622到1626年間多次往返於巴達維亞與萬丹(Bantam)之間。1626年7月18日第一次抵達台灣大員,7月24日由船長Jacob Heym率領出港前往日本平戶在8月1日抵達。12月3日離開平戶經台灣要轉往漳州(Chincheo),因漳州封鎖在1628年8月5日又回到平戶。

值得注意的是所謂「漳州封鎖」應該與中國無關,因1626年西班牙人佔領北台灣的雞籠,荷蘭人全面封鎖西班牙人的海上航路,主要是漳州到馬尼拉,所以連VOC自己的船也受到限制。其次這一段時間鄭成功都在平戶(鄭成功1624年7月14日生,7歲才離開),1626年正是鄭芝龍離開VOC自立門戶的這一年,但基於過去是同事,所以母子仍寄居於荷蘭商館所在的平戶,Jacob Heym船長在平戶可能有看過孩提時代的鄭成功,這是有趣的想像。

1630年Woerden號在台灣海峽的北端,淡水的西北方海域失蹤,位置約當海峽中線,台灣富貴角與福建平潭島之間。至今未尋獲任何遺址或遺物。從1628年8月5日回到平戶到1630年在台灣海峽北部失蹤,中間約兩年的時間Woerden號的行蹤目前沒有更進一步資料,是否一直停留在日本或台灣?還是中間有回到巴達維亞?有資料稱她是從漳州的漳江要回平戶時失蹤的,但如果漳州是在1628年封鎖,Woerden號有可能再去嗎?

有一段根據海牙檔案館保管范·迪門(van Diemen)信件所彙整的文字,可能找到Woerden號失蹤的蛛絲馬跡:「有不同的人檢舉做證,同時他還被指控曾在日本經營大規模的私人貿易,違背庫恩總督的指令派海船Woerden前往日本裝運價值6.107,000的公司貨物和他私人的據說價值8,000里耳的物品,該船在福爾摩莎島附近遇難,船上全體人員慘遭不幸」 (註)

這裡的「他」就是鬧出濱田彌兵衛事件的第三任台灣長官彼得·納茨(Pieter Nuyts)。由此觀之Woerden號應該是由台灣派出,但不知道是去程還是回程遇難的。因此我的畫選擇以Woerden號通過台灣海峽北部為背景,這應該是比較沒有爭議的。

1629到1630年這個時間點很特別,西班牙人剛剛佔領淡水建造了聖多明我堡(Fort San Domingo),1929年8月大員派出「盾不黑」號(Domburch)、「黎門」號(Diemen)、「思若騰」號(Slooten)與戎克船「好運」號(Goede Fortuyn)組成的艦隊對淡水與雞籠進行了「威力偵察」,並在淡水發生了台灣信史上第一次海戰。Woerden號在這個敏感時刻通過淡水外海,有沒有可能被西班牙戰艦擊沉或俘虜?讓人產生聯想。


(圖說)Woerden號通過台灣海峽淡水河口,一艘西班牙的槳帆船從淡水港內來到河口監視。

(註) 程紹剛,《荷蘭人在福爾摩莎(1624-1662》(聯經出版事業公司, 2000年),頁110。




【甲必丹學院】 【台灣海事博物館】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