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海 事 博 物 館
Taiwan Maritime Museum

Sperwer
Sperwer號是一艘荷蘭東印度公司的pinnace (yacht)型船,1648年在阿姆斯特丹建造,排水量540噸,她於 1648年4月26日從 Texel 出發於1648年12月28日抵達 巴達維亞, 1653年1月14日從 巴達維亞到 闍婆城(Japara),1653年6月18日從 巴達維亞出航於1653 年7月16日抵達台灣大員,然後於7月30日離開大員前往日本長崎的出島。Sperwer號這一趟航程是取代1652年10月19日從出島出發,於1653年6月失蹤的fluyt(笛型船)Smient號。

Sperwer號由巴達維亞來的乘客包括新任台灣長官康納利斯·西撤爾(Cornelis Caesar)與他的家人,7月16日在大員港乘客下船與卸貨後,Sperwer 號裝上台灣產的鹿皮與砂糖於7月30日繼續啟程前往日本長崎出島的荷蘭商館。從台灣出發後他們遇上非常強烈的風浪,船身劇烈搖晃並開始漏水,從8月10日開始風暴持續了五天,當他們決定拋錨上岸時Sperwer號撞上岩石完全粉碎。有15個人跳船游向島嶼的海岸,有些人被海浪吞沒。船骸內還有人在呻吟。16日清點倖存者有 36 人(原來有64人),其中一些人受了重傷,海灘上散落著包括 Sperwer 號船長Reijnier Egberse的許多具屍體。17日傍晚他們被一百多名武裝人員包圍,18日增加到一千多人,他們被帶去見當地的官員,原來他們漂流到了濟州島。

當時的朝鮮王朝由於擔心被外部勢力影響採行鎖國政策,漂流到朝鮮的外國人都不得離境以免消息外洩,事實上有一個擔任通譯的荷蘭人Jan Jansz Weltevree就是26年前海難被朝鮮扣留至今。這一群荷蘭人被分在3個地區拘留,其中有12人居留在麗水的全羅左水營,13年後的1666年9月4日有8個人偷了一條小船花了4天的時間來到日本,才被出島的荷蘭商務官員知道,通過日本出面交涉其餘的荷蘭人最後都在1668年獲得釋放。在第一批逃出朝鮮的荷蘭人當中以簿記員Hendrick Hamel(1630-1692)的階級最高,當他停留在長崎的1年期間被公司要求撰寫報告,這份報告出版後引起歐洲人對朝鮮的高度興趣,這是歐洲人第一次對這個「隱士之國」的第一手資料,Hendrick Hamel因此被稱做「朝鮮的馬可波羅」,在韓國是家喻戶曉的人物。

在交涉Sperwer號船員釋放的同時又發生了「丁未飄人事件」,兩者的關係值得研究。1667年5月四艘台灣開往日本長崎貿易的商船遇風漂流,其中一艘在朝鮮濟州島登陸,朝鮮人將船上林寅觀、曾勝與陳得等男女一行95人送到漢城。當時的朝鮮王室已被新政權的大清重新冊封,但心中仍懷念已亡國的明朝,此時忽然由這些未薙髮並穿著漢服的人口中得知明皇室尚存現在南方的一個島嶼上,林寅觀更說自己負有代表鄭經與日本談判合作出兵攻清的任務。此時朝鮮的大臣分成兩派,一派以朝鮮乃大清之藩屬國,必須依令送交處理,一派則基於人道立場主張送回日本,因為之前數次類似漂流事件送交大清後全部被處死。最後憚於大清的壓力朝鮮仍然將95人送往遼東,果然全部被斬首。

雖然Sperwer號是在濟州島發生船難,無法列為台灣的水下文化資產,但她是從大員出發,與台灣的關係無庸置疑,而且在談判釋放Sperwer號船員的同時又發生極為類似的「丁未飄人事件」,但兩者的結局完全不同,似可連結起來研究其因果脈絡。


(圖說)1653年8月15日,一艘由台灣大員開往日本長崎出島的荷蘭東印度公司商船Sperwer號在大風浪中撞上朝鮮濟州島的礁岩,船身粉碎,倖存的36名荷蘭船員被拘留在朝鮮十多年。




【甲必丹學院】 【台灣海事博物館】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