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海 事 博 物 館
Taiwan Maritime Museum

離開福爾摩莎
鄭荷雙方於1662年2月1日簽定和平協議,2,000名荷蘭人在2月9日士兵肩槍點燃火繩,鳴鼓列隊上船離開熱蘭遮城。鄭成功與荷蘭東印度公司簽署的和約是東西方國家第一次簽訂的外交性質條約,這份和約充分反映西方的理性態度,法律邏輯清晰、資產清算與賠償細目精確、尊重名譽、保護個人財產、敗方基本生活權保障、換俘與互押人質等等,這不是國姓爺的思維方式而是荷蘭方提出由鄭成功同意的條文,所以能否被勝利方完全遵守是個疑問,事實上根據當時留下的荷方紀錄鄭成功並未切實遵行協議。這份和約在東西方歷史的解讀也不同,東方稱荷蘭人向鄭成功「投降」,西方的認知是放棄抵抗尋求有條件的和解,比較像企業經營的有限責任與破產管理,這是海商帝國的思維,東方是不具備的,不僅當時,現在也沒有改變多少。

鄭荷和約的荷蘭文正本現在仍保存於海牙國家檔案館,鄭方的中文和約卻早已散失不可見,中西雙方對文物檔案的保存重視程度顯然差別頗大。揆一在1675年曾以”C.E.S”的筆名出版「被遺誤的臺灣」一書為自己辯護,書中爆料許多秘辛,火氣十足,認為巴達維亞多次誤判,卻把丟失台灣的責任推到自己頭上,不但生前受到不公平的迫害,身後還要永遠背負歷史罪名,讓他心有不甘。其實由於中、日兩國的海禁與鄭氏家族的掌控東亞海上貿易,大員基地的功能已經不彰,對東印度公司來說形同雞肋,要增兵協防從成本效益來說不划算,但丟疆棄土總要有個人頂罪好向公司股東交代,那個替死鬼就是外國人弗雷德瑞克·揆一了。

(圖說) 荷蘭人在1662年2月9日士兵肩槍點燃火繩,鳴鼓列隊上船離開熱蘭遮城。


失去台灣的揆一
弗雷德瑞克·揆一(Frederick Coyett) 並非荷蘭人而是出生於斯德哥爾摩的瑞典人,長久在荷蘭東印度公司任職,1656年6月在台灣以副手身份升任為第12任、也是最後一任長官。揆一是個悲劇性人物,在台灣長官任內得不到巴達維亞方面的信任,處處摯肘,讓他沒有足夠的資源可以對抗國姓爺的進攻。揆一於1662年在交出台灣回到巴達維亞後被判終身流放到班達群島以西的艾一島(Pulau Ai)直到1674年揆一的子女與朋友向威廉三世陳情,並以25000荷蘭盾的代價才獲得特赦,回到荷蘭於1687年在阿姆斯特丹去世。揆一在1675年曾以”C.E.S”的筆名出版「被遺誤的臺灣」('t verwaerloosde Formosa,英文:Neglected Formosa)一書為自己辯護。





【甲必丹學院】 【台灣海事博物館】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