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海 事 博 物 館
Taiwan Maritime Museum

郭懷一事件
1652年9月爆發了台灣有史以來最大的動亂的「郭懷一事件」。郭懷一並非普通人,他曾是顏思齊與鄭芝龍海盜集團的手下,跑遍各國港口並會說荷蘭話,之後跟隨顏思齊定居台灣笨港,顏去世後鄭芝龍回到廈門重操舊業,郭懷一未跟隨成為當地的仕紳,後被荷蘭人強迫遷往大員定居擔任大結首就近監視。當時中國因滿清入關戰禍連年,加上海禁民不聊生,紛紛偷渡來台,而當時台灣的荷蘭人實施人頭稅,偷渡客沒有戶口肯定不會繳人頭稅,於是荷蘭長官歐費爾勃格(Nicolas Verburg)下令嚴加查緝,由於有查獲分三成稅金的陋習,於是一發不可收拾,株連擴大,連原來合法的漢人移民都受到影響天天被搜查敲詐,成為恐怖統治。

當民怨到達臨界點時身為大結首又見過世面的郭懷一便成為領導農民起義的領袖,有數千人參加手持鐮刀鋤頭一舉攻下普羅民遮城,本來荷蘭兵人數少又分散防守各地不足以鎮壓起義軍,但「血稅」這時發生作用,歐費爾勃格調動新港社原住民2,000人助戰,加上火槍的威力與擁有船艦的優勢從熱蘭遮城渡海收復了普羅民遮城(見前頁跨頁圖),起義軍陣腳大亂退卻,荷蘭人與原住民展開清鄉與無差別屠殺,總共有9,000名漢人死亡包括5,000名婦孺,所有起義領袖都被公開火刑柱燒死或五馬分屍車裂並梟首示眾,事件於9月19日結束但郭懷一在之前的11日就已中彈重傷死亡。

歐費爾勃格事後主動要求離職回巴達維亞總部,避開了未來面對國姓爺攻台的厄運。由於後任長官揆一當年在當副手時對歐費爾勃格的措施不以為然,歐費爾勃格懷恨在心,在巴達維亞對揆一的一切增援要求都持反對態度,讓揆一無力與國姓爺對抗,最後終於失守。即使如此歐費爾勃格還要醜化揆一,讓他背負丟失台灣的罪名而被監禁多年。


郭懷一事件與台灣族群械鬥的關係
在郭懷一事件中由於漢人被大量屠殺影響生產力,又不得不補充人力,歐費爾勃格下令以後引進漢人移民必須精細劃分成不同語言與不同地區族群來源,而且要分開居住不得來往以製造隔閡,產生矛盾,無法聯合起來反抗統治者,這就是後來台灣閩客漳泉械鬥不斷的主因。此外由於郭懷一事件當時許多兵器被藏在女人房間,荷蘭士兵不便搜查所以出事,歐費爾勃格因此特別強調要限制女性移民,這造成後來台灣移民幾乎都是男性,所謂「羅漢腳」、「只有唐山公、沒有唐山嬤」的後果。歐費爾勃格是讓荷蘭東印度公司失去台灣的關鍵人物,對台灣更是貽禍千年的惡魔。




【甲必丹學院】 【台灣海事博物館】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