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海 事 博 物 館
Taiwan Maritime Museum

明荷料羅灣海戰
1624年荷蘭被迫答應撤出澎湖時明朝官員曾經承諾未來開放貿易,但明朝的基本國策是海禁,這實際非地方官員的權限,所以一直未能落實。當時荷蘭在全球獲得多項戰役勝利國力大增,並且在台灣經營上軌道後信心高漲,不僅要求通商還要求特許壟斷,這就更不可能,在多次要求未獲回應後,荷蘭東印度公司決定以派出軍艦劫掠中國沿海的方式壓迫大明帝國屈服。

1633年7月7日第四任台灣長官漢斯·普特曼斯(Hans Putmans)率領13艘戰艦,包括:Broeckerhaven, Slooterdijck, Wieringen, Perdam, Zeeburg, Koudekerke, Zalm, Bleiswijk等組成的荷蘭艦隊突襲南澳,明軍沒有防備頗有損失,接著封鎖金廈海域並進攻廈門,雙方互有勝負,一方面荷軍兵力有限,另一方面明軍也在觀望。直到9月22日來自北京崇禎皇帝的御旨到下令嚴懲,於是福建前線開始動員,這時出現一個關鍵人物,就是被招安的倭寇鄭芝龍。鄭芝龍非常熟悉荷蘭海軍的裝備與戰法,加上自己率領的海盜部隊加入,明軍開始取得優勢。荷軍也有海盜助陣,鄭芝龍的死對頭劉香老率50艘海盜船加入荷軍。10月22日明、荷兩軍在金門的料羅灣爆發大海戰,荷蘭艦隊8艘戰艦與50艘大小海盜船對上明朝水師的50艘大型戰船、 100艘火船。鄭芝龍的戰法奏效加上明軍佔有數量上的優勢,結果荷軍的Broeckerhaven號燒毀,Wieringen號被擊沉,Slooterdijck號被擄獲,其餘船隻也受損,荷軍死傷被俘約1,500人,大敗逃回大員。

不過根據荷方的資料,Wieringen號並未被擊沉,她是後來於1636年在麻六甲沉沒的,反而是Koudekerke被包圍擊沉。Koudekerke是1630年在米德爾堡(Middelburg)的一家造船廠為澤蘭商會(Kamer van Zeeland)建造的一艘Jacht(快船),載重量約100噸,乘員50人。於1630年2月12日由Joost Salter船長率領從德克賽爾(Texel)出發在6月20日來到巴達維亞。另一艘被擊沉的Broeckerhaven 同樣是1626年在米德爾堡的造船廠為澤蘭商會建造的Jacht,載重量約200噸。於1627年1月16日由Willem Jakobsz.船長率領從威林根(Wielingen)出發在6月20日來到巴達維亞。

料羅灣海戰之後荷蘭再也不敢用武力挑釁大明帝國,改採與鄭芝龍私下合作,鄭芝龍原來在當海盜時就已經給向其繳納高額保護費的船隻令旗以為標示,一船竟要價2,000兩黃金,連荷蘭人都不得不向他購買,因為不繳保護費就一定會被搶劫。料羅灣海戰後更是氣焰高漲,擁有3,000艘船,徒眾10萬,荷蘭與大明朝廷都有求於他,遠東的貿易成為鄭芝龍一家獨霸,年收入竟高達400萬兩黃金,富可敵國,甚至回過頭來搶劫暹羅進貢大明的使節船。而對荷蘭人來說,辛辛苦苦建立台灣據點,卻不能保障海上航路,還要向鄭芝龍付保護費,大員的存在價值就令人懷疑。這就是為甚麼後來揆一向巴達維亞求救,總部卻一直猶豫不決,捨不得派兵增援的原因,因為那時的台灣對荷蘭東印度公司來說已經接近雞肋的感覺了。





【甲必丹學院】 【台灣海事博物館】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