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海 事 博 物 館
Taiwan Maritime Museum

雞籠炮城的囚徒
除了少數駐軍,當時的北荷蘭城遺址還被用作流放罪犯之用。根據清康熙年間鄭義鄒著《鄭成功傳》中所述:「竄承疇及楊明琅眷屬百餘口於雞籠城」。(註1)

承疇就是降清的洪承疇,楊明琅是批評崇禎為亡國之君的大臣,鄭經進入泉州時將其兩人的眷屬百餘人擄往台灣關押於雞籠城。同樣的事情《台陽見聞錄》中亦曾記載:「又小雞籠嶼突浮海中,上有礟城,荷蘭時築,今遺址尚存。按諸羅誌云,偽鄭人泉州竄楊明琅等眷屬於雞籠城,明琅崇正間翰林甲申之變,明琅降賊,嘗乘馬過梓宮,揚鞭而指之曰,此誠亡國之君也! 聞者惡之。」(註2)

楊明琅泉州晉江縣人,崇禎十六年(1643年)進士,授翰林院庶吉士。崇禎十七年(1644年)李自成大軍破北京,楊明琅投降授職防禦使。一日乘馬過明思宗梓宮,未下馬,揚鞭而指說:「此真亡國之君也!」,李自成敗後歸鄉,永曆二十九年(1675年)三月鄭經西征路過晉江,聽聞其事,將其抓來責問曰:「爾身為詞臣,當甲申煤山之變,既不能死難,反敢於賊隊中揚揚得意,策馬過梓宮而復睨視之!」於是在1675年2月命部將何佑將楊明琅一門眷連口同洪承疇侄子洪士昌、洪士倫、洪士恩一併流放臺灣基隆、淡水一帶的廢舊城堡中,據說這些被放逐的洪、楊兩氏族人在1692年鄭克塽降清之前就已被處決於關押之地。


(圖說) 前身為西班牙人的聖薩爾瓦多城與荷蘭人的北荷蘭城,在明鄭時代稱為「雞籠礟城」但已成廢墟被用來關押洪承疇與楊明琅的家屬。這些人是鄭經在福建晉江逮捕移來雞籠監禁,可見鄭氏家族對降將叛臣痛恨的程度。圖中表現雞籠多雨惡劣的氣候與囚徒物資缺乏必須自力謀生的困境,女眷與守衛曖昧的眼神充滿想像空間。


(註1) 〔清〕周鍾瑄,《諸羅縣志》(台北市:中央研究院談灣史研究所),頁284。
(註2)〔清〕唐贊袞撰,《台陽見聞錄,卷下,山水篇》,頁231。



【甲必丹學院】 【台灣海事博物館】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