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海 事 博 物 館
Taiwan Maritime Museum

特使李科羅神父
台灣北部的天主教傳教事業隨著西班牙人1642年的敗退而消失,但在鄭成功1661打敗荷蘭奪取大員之後,由於有呂宋華人請求攻取呂宋的計畫,因此天主教士又登上舞台,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是在廈門傳教時與鄭成功相識的義大利籍道明會神父Victorio Ricci (李科羅,或譯維多里奧·利西)。

根據李科羅的自述,他是被武力挾持去的,花了3天的時間渡海抵達大員,在島上停留了8天,國姓爺兩度宴請他卻自己沒有出席,這讓李科羅七上八下,最後交給他一封未緘的信件與所需的金錢。(註1) 這封信以「中國總督國姓爺友好告誡馬尼拉長官Sabiniano Manríquez de Lara諭令」開頭,信中以極盡威脅的口吻說:「…..你們這種[呂宋]小國竟敢凌迫我國[舢舨]商船,種下戰亂紛擾的根源。這種無恥的行徑,簡直與那些荷蘭番如出一轍。現在艾爾摩莎島已配有精兵數萬,戰艦數千艘,原先我想親自率兵征討….. 」國姓爺的重點是要求菲律賓納貢:「…..只要你們納貢,我將讓你們繼續保有王室之地與尊貴,否則將與予焚毀殆盡,屆時後悔莫及。荷蘭番的下場是最佳例證,在這種情況下,連神父也不必回來了。是福是禍全在你們的一念之間。…..」(註2)

李科羅自安平出發在17天後的5月10日抵達馬尼拉。對於李科羅這是一個隨時會送命的任務,國信爺信中提到神父,事實上一年前一個被國姓爺強迫進入熱蘭遮城勸降的荷蘭牧師Anthonius Hambroek (范無如區,或譯亨布魯克)就因為荷軍不投降被盛怒的鄭成功斬首。李科羅比較幸運的是當他在1662年8月回到大員時,鄭成功已經在6月23日病亡。

李科羅料不到信國姓爺威脅要攻打菲律賓的消息走漏,引發西班牙人與華人之間的猜忌,竟再度發生大規模的屠殺事件(此為第四次呂宋大屠殺),被殺害的華人多達數千人,更多被西班牙當局強迫遣送離境,許多人喪生海上。

菲律賓總督Mararique de Lara(拉納)擔心國姓爺怪罪發兵來攻,寫了一封希望透過外交途徑解決的信交李科羅帶回在1662年8月自馬尼拉啟程返台,不料船隻遇風無法回到安平卻漂流到了雞籠登岸,消息傳到附近的番社,當地的天主教徒已經20年沒有見到神父,紛紛前來拜見並請求留下帶領他們聖事,但李科羅急於將菲律賓總督的信帶給國姓爺而無法久留,停留十餘天後在8月20日搭船離開雞籠回到台南覆命。(註3)

然而在李科羅還沒回來之前呂宋大屠殺的消息已經傳開,國姓爺大怒要立刻出兵,隨即在6月23日(永曆十六年五月八日)急病死亡,(註4)其弟鄭襲繼任監國,駐守廈門的長子鄭經率軍回台攻入鹿耳門發動政變,安平政局混亂,征討菲律賓之事因此暫緩。在這之前的1663年,鄭襲派遣李科羅再赴馬尼拉洽談商務協定,同年7月當他帶著總督的回信赴廈門預備向新當權的鄭經彙報時清軍已經圍城,李科羅搭上一艘荷蘭船準備離開,恰逢11月18日清荷聯軍進攻金門與廈門,李科羅登船的次日在船上目睹清荷聯軍與鄭軍在金門烏沙頭大規模的海戰,雖然清軍怯戰但荷軍優勢的火炮最後讓鄭軍棄守金廈全部東渡臺灣,李科羅只得登岸在泉州與福州住了兩年,當時已經是在滿人統治之下,他因為與國姓爺的關係而受到懷疑,於是計劃離開。

1666年李科羅慫恿荷蘭人與西班牙展開貿易,以荷西世仇的關係這是相當具有創見的主意,荷蘭人居然答應,李科羅搭船前往馬尼拉途經雞籠,當時是荷蘭人第二次佔領的期間,由於李科羅認識鄭氏家族,此來正好充當荷蘭人與鄭經派出使者談判的翻譯,他在2名荷蘭士兵的護衛下從陸路跋涉來到剛被明鄭軍隊佔領的淡水與鄭經的使者會面,並一同返回雞籠,但最後談判破裂。

1666年3月19日他終於來到馬尼拉,但是由於他跟鄭家與荷蘭人的關係複雜,馬尼拉當局對他頗為猜忌,將他遣送給他的上級並要求遠離馬尼拉,荷西貿易之事隨著李科羅的失勢煙消雲散,1685年2月17日他在馬尼拉的澗內去世。(註5)

不過由於李科羅1662年在雞籠的經驗,馬尼拉的道明會知道台灣北部尚有4千多名堅守信仰的土著天主教徒,於是在1673年8月1日派遣Arcodio de Rosario (羅薩里奧)神父、Alonso de Cordoba(寇多巴) 神父、Pedro de Alcala (亞爾卡辣)神父、Peder de Alarcon (阿拉孔)神父等4人搭船前來雞籠計畫恢復傳教事業,不料船遇暴風雨無法抵達只得停靠安平(即大員)登岸,並試圖在當地傳教,數日後被鄭經的士兵逮捕監禁,諮議參軍陳永華不准在台灣傳佈天主教,七個月後眾神父返回馬尼拉,台灣的天主教完全消失,直到清末1859年Fernando Sainz (郭德剛)神父來台才重新開啟。(註6)

李科羅神父充當國姓爺特使的事蹟非常傳奇,是極佳的電影劇本題材。


(圖說) 鄭成功威脅要攻打菲律賓,派遣特使李科羅神父穿著明朝官服,攜帶隨從到馬尼拉送信給西班牙總督。本圖顯示李科羅的專艦循帕西河(Río Pásig)進入馬尼拉市中心登岸。


(註1) 鮑曉鷗,《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頁401-403。原文摘錄自李柯羅《中國道明會士史》(Victorio Ricco, Hechos de la Orden de Predicadores en el Imperio de China )
(註2) 李毓中,〈「殲滅」或「空穴來風」的艦隊?── 1662年鄭成功征菲律賓考(一)〉《臺灣與海洋亞洲》,https://tmantu.wordpress.com/ (最後瀏覽日2020.1.7)。
(註3) 中村孝治原著、賴永祥譯,〈十九世紀西班牙人在台灣的佈教〉《台灣史研究—初級》,頁142。
(註4) 鄭仰峻,〈鄭成功死因考〉,《高苑學報》,第12卷(2006.7),頁211-228。
(註5) 鮑曉鷗,《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頁339-340。
(註6) 江傳德,《天主教在台灣》,頁24-26,30。



【甲必丹學院】 【台灣海事博物館】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