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海 事 博 物 館
Taiwan Maritime Museum

清鄭澎湖大海戰
由於三藩的制肘與朝廷內部群臣的矛盾,經過多年的蹉跎,康熙皇帝終於在1683年6月17日(康熙二十二年五月廿三日)下令由施琅擔任主帥進攻台灣,澎湖海戰因此爆發。

1683年7月8日施琅率艦隊從銅山港出發進駐澎湖的八罩嶼,10日發生的娘媽宮爭奪戰雙方主帥都受傷,施琅被火銃擊傷左眼,林陞左大腿被砲彈打斷。11日劉國軒親自率軍攻打施琅的駐地八罩嶼不成,反被施琅在12日攻下虎井與桶盤兩嶼。真正的決戰發生在7月16日,施琅以左中右三隊各約50艘船加上後備隊80艘船,挾數量優勢採5船包夾鄭軍1船的戰術大舉出動。當天清晨受颱風影響吹西北風,鄭軍處於順風優勢先攻,清將朱天貴中炮陣亡,午後改吹南風對清軍有利,施琅令全軍反攻,鄭軍全面崩潰,江勝戰死、邱輝自焚,共斃傷鄭軍12,000人、俘5,000餘人,擊毀與繳獲戰船達190餘艘,此役清軍陣亡329人,傷1,800餘人。

幾乎被施琅全殲的劉國軒率殘眾從吼門退往台灣,由於感覺大勢已去力主投降,9月5日降表送到施琅處,10月8日施琅來台接收,鄭克塽在承天府薙髮跪迎,從此台灣成為大清帝國的版圖達212年。

這場海戰清軍出動 24,000人,大鳥船70艘、趕繒船103艘、雙帆居船65艘,合計238艘。明鄭出動20,000人,大小炮船、鳥船、趕繒船、洋船、雙帆等各式船艦約200艘,如此規模浩大的海戰遺留在澎湖海底的沉船一定很多,但因參戰船艦龐雜且戰損統計資料模糊,無法為各艦單獨立傳。未來若經過專業的探勘打撈,相信一定能找到許多相關的水下文化資產,為澎湖帶來極有價值的觀光文化財。


(圖說)施琅在澎湖大敗劉國軒艦隊,殲滅了九成明鄭的兵力,劉國軒僅以身免從澎湖灣西北的吼門逃回台灣。


清鄭澎湖大海戰技術細節考
1680年(永曆34年)鄭經因利用三藩之亂起事未能成功而放棄福建沿岸地盤退守台灣,澎湖亦未駐守重兵而是用輪換方式。鄭經退守台灣後意志消沉,築園林別墅縱情酒色,第二年(1682年)就去世。鄭經死後馮錫範與劉國軒發動政變,殺死鄭經指定的繼承人鄭克𡒉改立鄭克塽。台灣高層的內亂讓清廷看到機會,任命姚啟聖為福建總督,施琅為水師提督準備征台。

姚啟聖與施琅對於如何打這一場水戰意見是不同的,姚啟聖想要搶得先機所以主張利用北風開戰,但施琅對於台灣海峽的海流風向十分瞭解,尤其是東北季風的可怕,在這個季節清艦隊往北逆風根本進不了澎湖媽宮海灣,因此建議等夏季吹南風時再發兵,兩人為此吵的不可開交,施琅並且上密摺給康熙要求不受姚啟聖節制直接指揮水軍,但康熙不同意,仍希望他們兩人好好合作,但康熙讓姚啟聖專任後勤,雖然名義上還是施琅的上司,但實際上施琅已經獲得作戰的指揮權。

施琅從鄭成功時代行伍出身,對澎湖與台灣海峽的風向水文非常瞭解,但明鄭的水師將領同樣具備這些知識,並且都能夠推測對方可能的戰術,不過自1679年清廷就在福建沿海展開遷界令使得台灣賴以生存的貿易受到嚴重影響,不但財庫空虛,島內甚至發生飢荒。欠餉欠糧讓軍心浮動,而為此橫徵暴斂的沉重稅負又可能造成民變,這時的台灣當局已經一籌莫戰。當1683年劉國軒得知施琅的動向準備前進澎湖展開防禦時,由於戰艦不足連民船都被徵調充數。劉國軒抵達澎湖後在各島嶼修築砲台配置火銃,以加強陸地而非海上的防禦力量為主。有人批評這是劉國軒的失策,但劉國軒自有其考慮,由於明鄭水師戰船不足,決戰海上難有勝算,但防守陸地卻可以逸待勞,只要等到一次颱風,在海上的施琅艦隊就會被大自然的力量一掃而空,而夏季發生颱風的機會很多,只要堅守陸地等到一次,所有問題迎刃而解,不需要放棄自己的陸地優勢冒險在海上出擊。

施琅選擇夏季進攻最大的問題是可能遇上颱風,而劉國軒的戰略就是堅守陸上陣地等待颱風,因此這場戰役的決定性因素就是到底什麼時候颱風會來? 或甚至這個夏季到底會不會有颱風來? 以從前的科技颱風是無法預測的,因此存在很大的運氣因素,而這一次偏偏施琅賭對了,戰役期間颱風一直沒來,劉國軒只能大嘆上天不公平而敗走麥城了。

當時清軍的兵力有大鳥船70艘、趕繒船103艘、雙帆居船65艘,合計238艘,兵員24,000人。明鄭有大小炮船、鳥船、趕繒船、洋船、雙帆等各式船艦約200艘,出動20,000人,表面看起來差異不大,但明鄭方面是羅掘俱窮硬湊出來的兵力,不但裝備及人員素質很差,許多是普通百姓,他們的家人被扣留在安平堡壘做為人質,甚至當敵情不明顯時還會臨時被調回台灣參加耕種生產。此外明鄭原來享有的海戰技術優勢也因為軍心不穩產生許多叛逃事件而喪失,反而清軍吸納了許多原來明鄭有水戰經驗的官兵而改善了技術上的不足。

清軍方面也有矛盾,由於施琅掌握了軍事指揮權,姚啟聖怕施琅獨享征台功績,反而積極主張談判並與台灣方面頻頻接觸,為此施琅更加緊備戰以阻止姚啟聖的企圖,加上康熙在「薙髮易服」問題上不願鬆口,姚啟聖的談判始終未獲進展,等到戰事一觸即發時也就不可能繼續了,但這讓台灣方面產生誤判,以為還可以討價還價而疏於備戰,其實這只是姚啟聖個人的主張所造成的煙霧彈效果。

1683年7月8日晨施琅率艦隊由銅山(今東山島)出發開往澎湖,9日下午抵達貓嶼嶼花嶼,鄭軍巡哨船見狀退往澎湖灣,清軍主力則占領八罩島附近島嶼。次晨清軍的先鋒艦隊7艘鳥船衝入澎湖海灣與鄭軍發生激戰,清軍先鋒將領藍理中彈腹部重創腸子都流出來了,施琅眼睛也為火銃擊傷,有人以此稱清軍大敗,但實際上鄭軍沉鳥船1艘、趕繒船2艘,統帥林陞受重傷送回台灣醫治,戰死溺斃達2千人,應該是鄭軍大敗才對。

之後施琅採取「老弱驕兵」的策略,佯攻內外塹與蒔內以轉移鄭軍的注意力。到了17日再度全面出擊,這一次採大吃小的戰術,分右左中後四路進攻劉國軒駐紮的媽宮,戰事從早上9點打到晚上7點,鄭軍遭受清軍的火攻大敗,大將江勝戰死、邱輝自焚,共斃傷鄭軍12,000人、俘5,000餘人,擊毀與繳獲戰船達190餘艘及許多火炮,鄭軍以出動20,000人計算幾乎等於全殲,劉國軒僅以身免,率殘眾從吼門退往台灣。此役清軍陣亡329人,傷1,800餘人,相對損失輕微。

劉國軒澎湖戰敗之後信心完全喪失成為堅定的投降派,並阻止轉進呂宋的計畫。施琅獲勝後佔領澎湖全境,除了修理戰損的船隻並準備攻打台灣,卻以鹿耳門潮水為由一直不發兵,等了兩個多月才從澎湖出發去台灣,這時明鄭的降表早已送達施琅處,完全接受其條件,施琅終於獨攬了征台的戰功。


(圖說) 施琅搭乘鳥船衝入媽宮海灣內明鄭的水軍陣地與之激戰。




【甲必丹學院】 【台灣海事博物館】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