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海 事 博 物 館
Taiwan Maritime Museum

(圖說1):《馬尼拉手稿》的封面跨頁圖,表現拉得隆島(Ladrone Island)原住民駕駛艋舺(邊架艇)圍繞一艘西班牙大帆船(注意每艘小船旁皆有三根延伸而出的支架與水中的浮筒。

馬尼拉手稿
目前研究台灣與大航海時代歷史關係的人若涉及圖像資料大多會引用《馬尼拉手稿》(Manila Manuscript),因為裡面有大量精美的彩色繪圖,在沒有攝影的年代能夠非常具像的讓當時的歷史場景再現。

《馬尼拉手稿》也被稱做《謨區查抄本》(Boxer Codex),它與台灣的關係密切,不僅因為書中有台灣雞籠與淡水原住民的圖像,更因為這本手稿後來的奇幻漂流過程非常戲劇化,其中部分跟台灣有關。

《馬尼拉手稿》推測最初可能是由菲律賓總督哥枚司.佩列斯.達斯馬里尼亞斯(Gómez Pérez Dasmariñas,或譯貓吝閉裡),或他隨行來亞洲的兒子路易斯.佩列斯.達斯馬里尼亞斯(Luis Pérez Dasmariñas,或譯貓吝爺雷,在他父親被華人水手叛亂殺死後繼任菲律賓總督)委託當地華人畫工繪製的,總共有75幅精美的彩圖,完成時間約在1590-1595年之間,目的為向西班牙政府彙報遠東殖民地的風土人情。

   

(圖說2):《馬尼拉手稿》的與雞籠(左)、淡水(右)原住民的彩圖。注意圖上端「雞籠 Cheylam」與「淡水 Tamchuy」的拼音顯然來自漳州閩南語。 資料來源《馬尼拉手稿》,左圖頁170,左圖頁178。

由於那幅在1597年6月27日呈給西班牙國王腓利二世(Felipe II de España),由的羅留(Hernando De Los Rios)繪製帶有經緯度的海圖上亦標示出台灣島(ISLA HERMOSA)上的雞籠(Keilang)與淡水(Tamchuy),這是這兩個地名第一次出現在全世界眼前,而《馬尼拉手稿》還早於的羅留海圖,可能是的羅留繪製時的參考依據。這些知識最初可能為到過台灣的呂宋華籍商人(西班牙稱其為「生理人」)所提供,根據其畫風判斷也是由華人畫工所繪。

《馬尼拉手稿》在十八、十九世紀之間不知因何原因到了英國貴族伊爾切斯特勳爵(Lord Ilchester)的家族古堡荷蘭屋(Holland House)中。要追索這段過程不太容易,最有可能的是1762年到1764年馬尼拉被英國人佔領20個月期間,大量的文物被英國人掠奪。

西元1762年7月2日英國向西班牙宣戰,當時正處於七年戰爭期間,英國海軍上將山謬爾·康沃爾 (Samuel Cornish,) 爵士擔任遠征軍司令,率領6,839名官兵分別搭乘15艘戰艦從馬德拉斯(Madras)出發入侵菲律賓。9月23日英軍在馬尼拉城南登陸,佔領了馬尼拉教堂,西班牙軍的抵抗無效,在10月6日投降,但西班牙總督遷到邦般牙繼續抵抗。東印度公司派道森·德雷克(Dawsonne Drake)出任馬尼拉的長官,直到1763年《巴黎條約》簽訂後才交還西班牙人。

在英國人佔領的20個月期間馬尼拉和甲米地(Cavite)的教堂與天主教文物遭到英軍褻瀆,學術和歷史資料也遭到大洗劫,其中很大一部分來自奧古斯丁圖書館,這些資料被威廉·德雷珀(William Draper)准將帶回英國。

雖然如此,但我們沒有直接的證據說《馬尼拉手稿》一定是在這個時候流入英國人之手。由於荷蘭屋在十七到十九世紀間幾經易手,伊爾切斯特第六代伯爵吉爾斯·福克斯-斯特蘭威(Giles Fox-Strangways)是在1905年才透過繼承獲得這所房子,我們甚至也無法確定手稿究竟是原來就在荷蘭屋還是伊爾切斯特勳爵本人的收藏。

另外一種可能是第三代荷蘭男爵在十九世紀初時曾讓此地成為輝格黨(Whig)的社交中心而成為各方文人雅士聚集的地方,包括拜倫等曾經遊歷四方的作家兼獵奇者,有可能因此被從海外帶到這兒,由於《馬尼拉手稿》是要獻給國王的,所以在馬德里的機會不是沒有。但這些都僅是猜測,還需要進一步證據支持。

這段過程有可能像電影「紅色小提琴」(The Red Violin, 1999)那樣經過多次輾轉易手而具有傳奇色彩,但這一條故線先暫時停留在此,我們要開啟另外一條故事線。


(圖說3):美國豪放女項美麗(Emily Hahn)。作者:姚開陽。


(圖說4):邵洵美與項美麗共臥鴉片榻上抽大煙。作者:姚開陽。

1891年繼劉銘傳出任台灣巡撫的邵友濂於1894年甲午戰爭爆發後離任返回上海,邵友濂從1883年就來台灣處理防務,1887年出任台灣布政司,1991年出任台灣巡撫,可說與台灣關係密切。

邵友濂與中國最有錢的盛宣懷家族兩代聯姻,孫子邵洵美由於大伯無後而兼祧兩房,意思是可繼承雙倍遺產,而且邵洵美的母親盛樨蕙是盛宣懷的四女兒,妻子是盛家的孫女盛佩玉,可說是含著金湯匙出生。此外台灣板橋林家的林熊徵因娶了盛宣懷的五女兒盛關頤而成為邵洵美的姨丈。 邵洵美長相俊俏,留學英國劍橋大學學比較文學,回國後與三十年代文人諸多往還,除了具備詩人的身份並且成為新月派的大金主,舉凡出版、活動、聚會都由多金的邵洵美買單,成為當時上海文化圈的中心。雖然如此,邵洵美最為人所知的事蹟卻不是文學成就而是與美籍女作家項美麗(Emily Hahn)的戀情。

項美麗是美國紐約客雜誌的通訊記者,是個喜好冒險、特立獨行的女人,而且長相艷麗性感,經常肩上帶著一隻猴子,1935年離開非洲來到上海後立即成為上海西方男人性幻想的目標,包括上海最有錢的洋人維克多·沙遜爵士(Sir Victor Sassoon)。但她卻只鍾情於華人邵洵美,成為他的情婦,這就引起西方人的不滿。

Emily Hahn的中文名字「項美麗」是邵洵美取的,他們倆除了文學出版上的合作,也一起抽鴉片,甚至在邵妻盛佩玉的要求下正式拜堂成為「妾」的身份,這一切都是為了滿足她冒險獵奇的心理。

      

(圖說5):項美麗的著作 Nobody Said Not to Go,副標題 The Life, Lover, and Adventures of Emily Hahn 已經說明她在中國的一切。項美麗還有許多著作與她在中國的戀情有關。(圖說6):《宋氏三姊妹》(The Soong Sisters),Amazon現在還可以買到的版本。

當項美麗知道邵洵美與宋氏姊妹家族的關係後(宋靄齡與宋子文曾是盛家的家庭教師與職員,宋子文且是七小姐盛愛頤的情人)就要求邵介紹想要寫一本書。時值抗戰爆發後與二戰前之間,宋家長姊孔祥熙夫人宋靄齡寓居香港,於是邵洵美攜項美麗到香港拜會宋靄齡獲得首肯,並說服重慶的孫中山夫人宋慶齡與蔣介石夫人宋美齡接受採訪,《宋氏三姊妹》(The Soong Sisters)於1941年出版,由於宋家三姊妹政治立場不同眾人皆知,如今能夠一同接受採訪讓本書頓時洛陽紙貴,也大大提升了項美麗的知名度。這本書到現在都還可以買的到。

由於項美麗需要赴重慶採訪孫蔣二夫人,邵洵美無法跟隨而先回上海,當項美麗回港時另外一個人出現了,一位在香港英軍情報機構工作的英國人查理·雷夫·鮑克賽少校(Charlies Ralph Boxer, 1904-2000)。鮑克賽是研究葡萄牙與荷蘭殖民史的專家,還是位東方語言學家,除了精通中日粵…語外甚至包括印度的梵文,他曾在華南地區擔任日軍的翻譯顧問(日軍中大概很少有人懂廣東話吧?),是個身份很特殊的男人。


(圖說7):Charlies Ralph Boxer。如果要拍電影,我認為英倫情人(English Patient)的男主角雷夫·范恩斯(Ralph Fiennes)應該是最佳人選。


(圖說8):C. J. Boxer少校婉拒陳策的邀約搭乘魚雷艇突圍,自願自願留下來做戰俘。作者:姚開陽。

鮑克賽當時已經是有家室的人,可是有那個男人能夠抗拒「超級小三」項美麗的誘惑呢?於是兩人就在一起了,更糟的是項美麗懷孕了,而且臨盆的時候日軍已經準備進攻香港。項美麗10月17日產下女兒,兩個月後香港總督楊慕琦(Mark Aitchison Young)就宣布投降,並且按原來的約定由中國海軍將領陳策及其副官徐亨安排,駕駛五艘英軍魚雷艇搭載所有英國駐港情報人員突圍到廣東海岸,由游擊隊掩護從陸路往大後方撤出。由於鮑克賽當時受到槍傷自願留下來做戰俘,主要原因還是為了項美麗母女。

日軍佔領香港後鮑克賽被關入集中營,由於曾是日軍的老師所以還算受到禮遇,項美麗母女則在集中營旁貸一小屋居住。她們沒有像其他西方外僑被關入集中營是因為項美麗自稱她嫁給了中國人邵洵美,日本人接受了這個理由,並要求她以教日軍英文換取食物。 儘管項美麗宣稱她嫁給了中國人,但邵洵美早就被她拋諸腦後,可是邵日後還得為這個「洋妾」與英國特務說不清楚的關係在1949年後受盡牢獄之災而含恨以終。

在經過一段艱困的時日之後項美麗母女於1943年被遣返美國,戰爭結束鮑克賽離開集中營,第一件事就是打聽項美麗母女的下落,兩人立即宣布結婚,他倆的傳奇故事成為美國的頭條新聞。兩人婚後一同回到英國杜塞郡居住,鮑克賽在倫敦大學國王學院成為葡萄牙歷史方面專業的教授,項美麗則繼續幫紐約客寫作。這時的項美麗早已結束了年輕時代對異國風情冒險浪漫的幻想。

我覺得項美麗的故事有點像法國女作家瑪格麗特·莒哈絲(Marguerite Donnadieu)的「情人」(L'amant, 1992),但格局要大得多,色彩也更豐富,不知為何至今沒有人拍成電影?


(圖說9):1860年時的荷蘭屋,請參看維基百科照片: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c/ca/Holland_House%2C_1860_by_George_Scamell.jpg


(圖說10):被轟炸後的荷蘭屋圖書館內部,請參看維基百科照片:https://en.wikipedia.org/wiki/Holland_House#/media/File:Holland_House_library_after_an_air_raid.jpg

本文的重點不是在講電影,這一條故事線暫時打住,再回到前面荷蘭屋的故事線。1941年正當二次大戰時,荷蘭屋因被納粹空軍轟炸而摧毀,所有藏書險些遭焚。戰後《馬尼拉手稿》於1947年在倫敦被公開拍賣。然後有一個買家以70英鎊買下了《馬尼拉手稿》。(天吶!70英鎊?如果我在場我願出700英鎊搶標!)

這位神秘的買主就是前面提到的查理·雷夫·鮑克賽。由於C. R. Boxer將漢字名寫成「謨區查」(這可能來自日文發音),所以鮑克賽刻了一方藏書印「謨區查印」,在收藏界相當出名。此外由於《馬尼拉手稿》的發現與解讀鮑克賽貢獻很大,所以學術界亦將Manila Manuscript稱為Boxer Codex以向鮑克賽致敬。該手稿現藏美國印第安那大學的Lilly善本圖書館。

故事說完了。我的企圖心是想效法《馬尼拉手稿》,繼承該書以繪圖呈現歷史場景的先例,加入後世研究成果與更新的繪畫技法與工具,呈現十七世紀西班牙人在台灣更真實、更全面的風貌。

其次我講《馬尼拉手稿》如何變成《謨區查抄本》的故事,是因為我覺得這是絕佳的電影題材,有衝突、有戰爭、有諜報、有情色,穿越古今加上異國色彩,擁有一切電影成功的元素。更重要的這還是百分之百的史實,遠勝過那些編劇關起門來虛構胡謅的劇本。



【甲必丹學院】 【台灣海事博物館】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