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海 事 博 物 館
Taiwan Maritime Museum

聖三位一體島的防禦體系
根據1636年雞籠長官加羅買(Alonso Garcia Romero)在卸職時的報告書中說,當時在「聖薩爾瓦多城」內的火砲裝備有4座青銅加農砲(18磅砲)、4座四級的青銅加農砲,型制像長管砲(culverin, 12磅砲),1座加農型的青銅火砲(8磅砲) 、1座青銅合金小加農砲(sacre, 8磅砲) 、1座青銅小加農砲(5磅砲)。

(圖說1) 從聖三位一體島海岸看聖薩爾瓦多城後方制高點負責瞭望的「看守堡」La Mira,由堡壘的佈局可知西班牙人防備的主要對象是海上來襲的荷蘭人而非內陸的當地人。

除了「聖薩爾瓦多城」主要塞之外,還由三座小型堡壘構成防禦體系,其中兩座位於附近的山丘頂上,以一條小路相連,分別是「San Millán」(「聖米崙堡」,又稱「護退堡」La Retirada)與「San Antón」(「聖安當堡」,又稱「看守堡」La Mira)。第三座是「San Luis」(「聖路易堡」,又稱「桶方堡」El Cubo),建於八尺門水道旁守衛島嶼的入口處。根據荷蘭人佔領之後1667年所繪地圖上的圖案,「聖安當堡」似為圓型建築,而「聖米崙堡」是一個相對小很多的普通房舍。 但根據1636年卸任長官加羅買(Alonso Garcia Romero)的報告,「聖米崙堡」是一個蛋型(aovada)的防禦建築,「聖安當堡」位於斜坡之上,是一個三角型(triángulo)建築。(註1)

「聖米崙堡」就在聖薩爾瓦多城的後上方,地位險要,所以「聖米崙堡」在被荷蘭人攻下的次日聖薩爾瓦多城就投降。「聖米崙堡」配有一座四級的青銅加農砲(12磅砲)、二座青銅小加農砲(8磅砲) 、一管鐵鑄喇叭槍(Blunderbuss, 20磅砲)。

「聖安當堡」是在島的制高點,能環島俯視內外海,所以又稱「看守堡」,在荷蘭人占領後被改稱為「Victoria」(維多利亞堡)。裝備有1座中等大小的劣等青銅長管砲(12磅砲)、3座青銅小加農砲(8磅砲) 、一座青銅鷹砲(4磅砲)。在「聖安當堡」還豎立了一根巨大的十字架。「聖路易堡」裝備1座劣等小加農砲(7磅砲)、2座青銅鷹砲(4磅砲),(註2)用於扼守八尺門水道。1642年荷蘭人登陸時選擇從島的後方主攻,8月20日下午在「聖安當堡」與「聖路易堡」之間登陸,第一天就攻下了兩堡,25日攻下「聖米崙堡」,第二天聖薩爾瓦多城就投降了。(註3)

「聖米崙堡/護退堡」與「聖安當堡/看守堡」的名稱與位置在不同的資料是交錯互換的,筆者認為以名稱來看「La Mira」(看守堡)理應在全島的制高點監視外海來犯的敵船,而「La Retirada」 (護退堡)則理應在「聖薩爾瓦多城」的後方擔任掩護的角色。而且1642年荷蘭人由八尺門登陸也是先攻下「看守堡」,再攻下「護退堡」,最後迫降「聖薩爾瓦多城」,因此筆者較贊同鮑曉鷗書中的說法。

(圖說2) 防守八尺門水道的「El Cubo」圓型堡壘(桶方堡),士兵監視一艘出港的戎克船。

八尺門水道位在和平島的東北方,是分隔和平島與台灣本島的一條狹窄水道,因為寬不足百米而被稱為「八尺門」,西班牙人將其稱為「小口」(boca chico)。八尺門地形險要,西班牙人在和平島端設有一座小型堡壘「San Luis」(聖路易堡),裝備1座劣等小加農砲(7磅砲)、2座青銅鷹砲(4磅砲)防守,凡是通過水道的船隻或要登島的渡船都要經過允許。事實上1642年荷蘭人來攻打聖薩爾瓦多城就是從這附近登陸的。(註4)

「San Luis」雖名為「堡」,但規模不大只是個哨所等級,被西班牙士兵暱稱為「El Cubo」,在鮑曉鷗的《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中將其翻譯為「桶方堡」,(註5) 讓人覺得它似乎是一座方型的堡壘,但李毓中與季鐵生的論文中卻稱其為「圓堡」,並且舉呂宋北方的「路那」(Luna)堡為例。 (註6)

在西班牙文中「Luna」是月亮,所以「路那堡」是圓形的可以理解,而「Cubo」在西班牙文中既是立方體,同時也是水桶的意思,那麼到底「El Cubo」是方型還是圓型的堡壘?根據荷蘭人占領後,Simon Keerdekoe(西門‧給爾得辜)所繪的地圖,在八尺門水道口突出的位置堡壘的圖案很明顯是圓型的,所以推斷可能是圓堡。

在1934年第一座跨越八尺門水道的橋梁建造之前,和平島是真正的離島,都要靠擺渡進出。由於和平島一直是要塞地區,根據地方耆老說當年擺渡都要先舉火通知島上的哨所同意才能渡過來,這個規矩可能從「桶方堡」時代就開始。


(註1) 李毓中,季鐵生,〈西班牙殖民時期北台灣人文景觀的模擬建構〉,收錄於《帝國相接之處-西班牙時期台灣相關文獻及圖象論文集》,頁170。
(註2) 鮑曉鷗,《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頁384。
(註3) 鮑曉鷗,《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頁395。
(註4) 陳宗仁,《雞籠山與淡水洋,東亞海域與台灣早期史研究》,頁304。
(註5) 鮑曉鷗,《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頁185、197、387。
(註6) 李毓中,季鐵生,〈西班牙殖民時期北台灣人文景觀的模擬建構〉,收錄於《帝國相接之處-西班牙時期台灣相關文獻及圖象論文集》,頁161,170-171。



【甲必丹學院】 【台灣海事博物館】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