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海 事 博 物 館
Taiwan Maritime Museum

西班牙艦隊進攻大員

西班牙占領台灣北部的雞籠與淡水並不是想要與荷蘭人南北分治,最終目的仍是要驅逐荷蘭人離開台灣。 根據荷蘭文獻,1626年8月17日有一支包括3艘大帆船(Galeón)與6艘槳戰船、2艘槳帆船(Galley)及12艘戎克船(Junk),搭載500名西班牙人及1,000名邦板牙(Pampanga)人,由菲律賓總督Juan Niño de Tavora (塔弗拉)親自率領去攻擊大員,因為遭遇暴風只有1艘大帆船6艘槳戰船與1艘槳帆船,4到5艘戎克船抵達雞籠,兩艘大帆船失蹤,其餘船隻抵達琉球群島,或失蹤或吹至菲律賓其他各地,抵達雞籠的船員也有許多死在當地,損失可為慘重。但由於西班牙的文獻完全未提及本次行動,到底是與5月佔領雞籠的小艦隊搞混,還是與第二年征討大員的龐大艦隊是同一批,還是與台灣無關的另一次行動,目前並不確定。(註1)

比較有明確文獻紀載的是1627年8月17日總督Juan Niño de Tavora組織龐大的艦隊準備進攻荷蘭人的大員。西班牙可說是將菲律賓能動用的兵力船艦傾巢而出,包括當時在馬尼拉僅有的4艘大帆船中出動了3艘(即:San Ildefonso, Santa Teresa de Jesús與Peña de Francia, 另一艘Concepción號因裝載過量漏水而臨時退出,另外還有2艘平底搬運船(Patache):Rosario與Atocha號,以及1艘小船San Agustin號,2艘槳帆船:Santiago與Don Felipe號)、(註2) 8個步兵連中出動了7個連,另有5個邦板牙Pampanga步兵連及砲兵、水手等,共有136門砲與2,015人。船隊帶著6個月的給養以及雞籠所需的各種補給,現金4萬披索。

由於等待美洲來的補給船遲到一個月,造成出發太晚,船隊沿著呂宋海岸北上遇到風暴而返航。西班牙人兩次大規模的行動不但一無所獲,反而遭受人力與物力的大量損失。(註3) 由於荷蘭人自1616年以來在遠東已經握有主動權,而西班牙的武力卻不斷的減弱,(註4) 之後再也無力出征大員,反而荷蘭人開始覬覦基隆與淡水。

1627年8月行動之前的7月26日馬尼拉已先派出由Pedro Alcarazo率領的2艘Galera船前往雞籠,由於風向不對未能照原計畫經台灣東海岸,卻意外到了澎湖,受到當地明朝守軍的接待,明軍表示希望西班牙人前去攻打荷蘭人的大員。兩船回航經過大員,最後在呂宋島海岸發生船難。由於這樣的接觸,讓西班牙覺得能與中國產生某種合作關係,聯合打擊荷蘭人與發展貿易關係。1628年初有中國官員來雞籠探訪,1629年新任長官加拉錯(Juan de Alcarazo)乘補給船來雞籠上任,並攜帶馬尼拉總督的信去福州拜見總督。西班牙人很羨慕葡萄牙人在澳門能與廣東發展貿易關係,以為此模式在福州可以複製,但一直無進展,之後福建的對外貿易被鄭芝龍掌握,福建官方也就無法做出任何承諾了。(註5)

(圖說) 西班牙遠征艦隊旗艦San Ildefonso號從馬尼拉出發,經過Pasig河口的Fort Santiago要塞出港準備開往台灣驅逐荷蘭人,要塞施放禮炮歡送。

(註1) 鮑曉鷗,《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頁360-362。
(註2) 鮑曉鷗,《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頁364-366。
(註3) 陳宗仁,《雞籠山與淡水洋,東亞海域與台灣早期史研究》,頁224-225。
(註4) 鮑曉鷗,《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頁366。
(註5) 陳宗仁,《雞籠山與淡水洋,東亞海域與台灣早期史研究》,頁227-237。



【甲必丹學院】 【台灣海事博物館】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