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海 事 博 物 館
Taiwan Maritime Museum

聖薩爾瓦多城的困境
從1600年到1648年長達半個世紀的時間,荷蘭人多次封鎖馬尼拉阻撓西班牙與中國及日本的貿易線,這是西班牙人來雞籠設立據點的原因。當時西班牙與葡萄牙是聯合王國,在東方從印度的果阿、麻六甲到澳門、馬尼拉連成一線,但由於葡萄牙反叛獨立,西葡陣線於1640年瓦解,加上原屬於葡萄牙人的麻六甲又在1641年被荷蘭人攻陷,荷蘭人聲勢大漲,1641年8月就曾派艦隊攻擊過雞籠但未成功,整體來說西班牙與荷蘭在遠東的勢力是處於一消一漲的態勢。

當時的聖薩爾瓦多城處於困境當中,西班牙人不像荷蘭人在台灣南部發展農耕墾殖,所有給養都要靠馬尼拉一年二次的船隻運補,成為西班牙沉重的負擔,有時因為颱風或船難等因素,甚至一年才得到補給一次,造成:「因為帶來的糧食用盡,而馬尼拉的補給尚未到,他們甚至吃狗、老鼠與蟲。」(註1)

這就引來一個令人不解的問題, 因為的羅留在1597年上奏給國王關於雞籠的海圖介紹中不是說:「因為此地肥沃,可供應米、肉和魚,魚多到每年可以裝滿兩百艘到中國。」嗎? 為什麼不能吃海鮮?

這個問題的答案可能是,當時的歐洲人對鮮魚沒有太大的興趣。曾經出版東印度公司相關書籍的布林登曾經如此描述:「令人驚訝的是,鮮魚無緣出現在航海男子的餐桌上,雖然英國人連腐壞的肉也吃。」(註2)

當時在西方人在遠航的船上主要吃醃漬肉,存放時間可能超過十年,但船員真的寧可吃這麼不新鮮的肉也不願吃鮮魚嗎? 如上一章(天主教在北台灣、西班牙的傳教狂熱)所述,雞籠的漢人為了向西班牙人賣魚而信奉天主教,如果西班牙人不吃魚,為何漢人要向他們兜售? 此點存疑。1642年西班牙士兵在向荷蘭人投降後被送往大員,他們發現當地的荷蘭人物資豐裕,生活優渥,都覺得十分驚奇與羨慕。(註4)

聖薩爾瓦多城還有飲水的問題,因為當地的水質硫磺濃度高,飲用會生重病,還造成極高的死亡率。 另外還有西班牙文獻未提及,但大家都知道雞籠東北季風淒風苦雨的氣候與極度潮濕的環境,在這樣惡劣的地方服役,士氣恐怕很難高的起來,而且食物與被褥發霉,健康一定會受到影響。圖5-1-3就是表現西班牙士兵在大雨中碉堡內守衛的無奈。

(圖說)雞籠多雨的氣候不但讓糧食與環境容易發霉引發疾病,而且對行動與士氣造成影響。本圖表現在臨海碉堡駐守的西班牙士兵面對東北季風帶來傾盆大雨的無奈,這與西班牙明朗的陽光形成強烈的對比。

(註1) 陳宗仁,《雞籠山與淡水洋,東亞海域與台灣早期史研究》,頁211。
(註2) [日本]羽田正著、林詠純譯,《東印度公司與亞洲的海洋》,頁159。
(註3) 歐陽泰(Andrade, Tonio),《福爾摩沙如何變成臺灣府?》(台北市:遠流出版社,2007),頁209-210。



【甲必丹學院】 【台灣海事博物館】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