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海 事 博 物 館
Taiwan Maritime Museum

第一次聖薩爾瓦多城戰役
荷蘭人在1641年8月就曾經發動征討北台灣西班牙人的行動,由范林哈上尉(Johan Jurriaensz. van Linga)率領4艘軍艦及數艘中國式戎克船,船員112人,搭載兵員205人前來雞籠偵查並勸降,遭到雞籠長官Gonzalo Portillo(波提羅)拒絕沒有成功。(註1)

以下是荷蘭總督的勸降書:
「先生,我很榮幸地通知您,我已經獲得了一支龐大的海軍和軍隊的指揮權,目的是讓我通過民事或其他方式使我成為雞籠島的聖三位一體堡壘的主人,閣下是長官。
根據基督教國家在開始敵對行動之前表明其意圖的慣例,我現在請閣下投降。如果閣下願意傾聽我們提供的投降條件,並將聖三位一體堡壘和其他城堡交付給我,閣下和您的部隊將根據戰爭的慣例受到善意對待,但是如果閣下對這個命令充耳不聞,那麼除了求助於武器之外別無他法。希望閣下慎重考慮這封信的內容,避免無謂的流血,我相信您一定會毫不拖延地用幾句話告訴我您的來意。願上帝保護閣下多年,
閣下的朋友,
保盧斯·特勞德紐斯」。

以下是西班牙長官Gonzalo Portillo的回覆:
「先生,我已正式收到您8月26日的來信,作為回應,我有幸向您指出,作為一個回想起他在國王面前宣誓的好天主教徒,我不能也不會放棄您要求的堡壘,因為我和我的駐軍已經決定保衛他們。 我習慣於站在強大的敵軍面前,我在法蘭德斯和其他國家曾參加過無數次戰鬥,所以我請你不用再費心給我寫更多類似唱高調的信。 願每個人盡其所能為防衛自己而努力。 我們是西班牙天主教徒,我們信任的上帝是我們的保護者。 願主憐憫你。寫於1641年9月6日在我們的主堡壘聖薩爾瓦多。
貢薩羅·波蒂利斯」。

根據雞籠長官Gonzalo Portillo於1641年9月9日向馬尼拉總督寫信報告戰況:「荷蘭軍有1艘大型Galeón帆船、2艘中型Galeón帆船,2艘武裝良好的Lanchas(登陸艇)以、1艘Tartana(單桅漁船)、1艘舢舨。他們在「白色廣場的邊緣」安全登陸,有500名土著,此外尚有200名生理人,行軍至Quimaurri村莊過夜(似乎就是島上的原住民聚落),次晨登上高地並至桶方堡搜索,然後就燒毀村莊與教堂搭船離開…..」。(註2)

在戰鬥中聖薩爾瓦多城守軍以一門18磅砲擊傷荷軍旗艦,最後該艦可能因夜間的北風太強折斷桅桿,並被海流帶到淺水處擱淺而毀於岸邊,桅桿帆及索具漂浮在水上 。(註3) 波提羅接到土著通知派了一艘雙桅橫帆船(Brigantine)去撈回了包括棘輪、帆、圓桿、上桅桿等戰利品。上面那封由中國人帶至馬尼拉的信 就是波提羅在向馬尼拉方面表功,之後又在10月由Juan de ols Angeles(安哲祿)神父帶第二封信回馬尼拉請求軍援,還附上荷蘭人的招降信。(註5)

儘管波提羅的信寫得很詳細,但我們仍未找到荷蘭軍艦的船名,也弄不清楚她的沉沒到底是被西班牙人擊中還是被風浪摧毀,這一點波提羅的信中並沒有寫清楚。以荷蘭人紀錄之詳細,這是令人費解的,如果真有其事,以本艦的重要性及沉沒的地點應該是值得打撈的水下文化資產。

在荷蘭第一次進攻當中,駐淡水的西班牙指揮官Cristóbal de Carvajal (加法哈)因率隊出城刺探敵情全隊7人被倒向荷蘭人的原住民殺害,可見當時淡水的原住民已經被引誘而傾向荷蘭這一邊,這一點在波提羅10月的信中也有提及。(註6)

(圖說1)聖薩爾瓦多城守軍以火砲轟擊來犯荷軍艦隊,根據雞籠長官坡提羅寫給馬尼拉總督的報告,提到曾以一門18磅加農砲擊中荷軍的旗艦並讓其漂流到岸邊破碎沉沒,還派人前往繳獲戰利品,奇怪的是荷蘭方面完全無此記錄。這是個值得繼續研究的課題,並可能是臺灣水下文化資產極佳的標的。

(圖說2)波提羅接到土著通知派了一艘雙桅橫帆船(Brigantine)到八尺門水道口撈回了沉沒荷蘭旗艦包括棘輪、帆、圓桿、上桅桿等戰利品。

(註1) 湯錦台,《大航海時代的台灣》,頁156。
(註2) 鮑曉鷗,《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頁387-388。
(註3) 同上,頁347。
(註4) 同上,頁387-388。
(註5) 陳宗仁,《雞籠山與淡水洋,東亞海域與台灣早期史研究》,頁303。
(註6) 鮑曉鷗,《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頁197。



【甲必丹學院】 【台灣海事博物館】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