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海 事 博 物 館
Taiwan Maritime Museum

生理人
「生理人」(Sangley)是呂宋島的西班牙人對中國商人與移民的稱謂,可能來自於閩南語的音譯,直到今天閩南語與客家語仍稱做買賣的生意人為「生理人」。

由當時西班牙人的記載中看得出,他們對於生理人的勢利狡詐與貪婪印象深刻。Jacinto Esquive神父曾這麼說:
Se lo pagan lo hacen los Sanleyes (給錢滿意,中國人就會工作)

道明會主教阿都阿鐵(Diego Aduarte)說: 獵犬對獵物的敏銳還不如中國人對錢。

在當時的西班牙人認為中國人逐利、好利,而且相當勢利。生意人追逐利益是天性,無可厚非,但生理人不僅逐利好利勢利,還很不守信用,經常講好的條件第二天反悔要求加價。甚至用外表包銀的假披索藏在袖裡,故意交易不成將對方真的銀幣掉包換成假的還給對方。

Jacinto Esquive神父記載西班牙人用白銀向原住民購買魚、獵物、木柴、鹽以及其他東西,中國商人則用「小東西」(chucheria),即「賤惡什物」(明李廷機言) 來向原住民交換金、硫磺、藤獸、皮等物,而原住民與西班牙人交易所獲得的銀最後也都流向中國商人, Sangley成為整個交易中最大的獲利者。

原住民本來對銀的價值沒有太大概念,但生理人鼓勵原住民在與西班牙人交易時要求對方用銀幣支付,因為生理人對白銀有無窮盡的胃口,於是透過這種三角交易,白銀大量流入生理人之手。Esquivel Jacinto神父曾在報告中說:
「這些原住民賣魚獲、獵物、柴火、鹽及其它的小東西給我們,要求用銀。這些唐人常常以他們的小東西換取原住民擁有的金子、硫磺、水藤、皮革以及其它東西」

Esquivel Jacinto神父的報告寫於1632年,當時西班牙人剛佔領雞籠不久,Esquivel Jacinto就看出白銀流向問題的嚴重性並列為報告結論的三個危機之一(另外兩個是荷蘭人的威脅與明朝的海禁)。Esquivel Jacinto能看出這三個問題若沒有解決日後將會帶來傷害,可謂洞燭先機。


(圖說) 雨中撐著紙傘在雞籠港內搭乘舢舨來往於岸上與自己的戎克船之間的「生理人」(Sangley)。

(註1) 陳宗仁,《雞籠山與淡水洋,東亞海域與台灣早期史研究》,頁144。
(註2) 陳宗仁,〈十六世紀末〈馬尼拉手稿〉有關雞籠人與淡水人的描繪及其時代脈絡〉《台灣史研究》(台北市: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2013),第20卷,第3期,頁20。原資料出自:Spaniard in Taiwan, Vol, I: 1582-1641, p.184
(註3) 鄭維中,〈烏魚、土魠、虱目魚多元脈絡下荷治至清領初期臺灣三種特色海產的確立〉《臺灣史研究》,第25卷第2期,頁16-37。
(註4) Dan Jurafsky著,游卉庭譯,《餐桌上的語言學家:從菜單看全球飲食文化》(台北市:麥田出版社,2016),頁65-71。



【甲必丹學院】 【台灣海事博物館】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