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海 事 博 物 館
Taiwan Maritime Museum

漁業
在《馬尼拉手稿》(謨區查抄本)中所繪製的雞籠巴賽族原住民圖象,男人手持叉魚鏢,女人手拿一條勾著魚的樹枝,顯示當時的西班牙人對雞籠巴賽族人的印象就是捕魚。但那個女人拿的魚卻很像是一尾淡水魚,而雞籠應該是以海水魚為主才對。

西班牙人還未來到以前雞籠的漁業就很興盛,根據Hernando De Los Rios對國王腓利二世的報告,在福爾摩沙島的雞籠港,魚多到每年可以裝滿兩百艘到中國,但沒有說明是什麼種類的魚。(註1)

Jacinto Esquivel神父於他的報告中也提到雞籠與淡水的漁產:
就我所知,我們西班牙人日常所吃的食物-魚類,在淡水那裡非常盛產(mucho más abundante),在雞籠(en la ysla〔按:和平島〕)也是,但今年較少。(註2) 台灣在十七世紀有三種主要魚類:烏魚、虱目魚與土魠魚。烏魚是唐人傳統捕撈的魚類,主要是為了烏魚子,荷蘭人在大員向撈捕烏魚的唐人收稅,但漁產主要是供應福建。虱目魚自爪哇引進,但養殖可能在明鄭之後。雞籠能捕撈的可能是土魠魚。土魠學名「康式馬加鰆」(Scomberomorus commerson,或馬鮫鰆),「土魠魚」之名可能來自葡萄牙文對鯖科魚類Dorado的稱謂轉化為閩南語而來。(註3)

土魠魚在葡萄牙常裹粉炸熟做為天主教大齋期間的小食,流傳到日本就是「天婦羅」的濫觴。(註4)

西班牙時代巴賽族夜間在磺港海域持火把捕青麟魚的場景,這個傳統一直維持到現代,但目前僅剩4艘,隨著後繼無人與漁場枯竭,可能失傳。

(註1) 陳宗仁,《雞籠山與淡水洋,東亞海域與台灣早期史研究》,頁144。
(註2) 陳宗仁,〈十六世紀末〈馬尼拉手稿〉有關雞籠人與淡水人的描繪及其時代脈絡〉《台灣史研究》(台北市: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2013),第20卷,第3期,頁20。原資料出自:Spaniard in Taiwan, Vol, I: 1582-1641, p.184
(註3) 鄭維中,〈烏魚、土魠、虱目魚多元脈絡下荷治至清領初期臺灣三種特色海產的確立〉《臺灣史研究》,第25卷第2期,頁16-37。
(註4) Dan Jurafsky著,游卉庭譯,《餐桌上的語言學家:從菜單看全球飲食文化》(台北市:麥田出版社,2016),頁65-71。



【甲必丹學院】 【台灣海事博物館】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