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海 事 博 物 館
Taiwan Maritime Museum

槳帆船
槳帆船(Galley)很早就出現於地中海做為戰船與商船使用,在16世紀大航海時代開始之後逐漸消失,卻出現在東亞的戰場,譬如1626年征台艦隊就以兩艘槳帆船為主力。(註1)

划槳是很吃重的工作,通常由奴隸擔任,1593年10月菲律賓總督Gómez Pérez Dasmariñas (貓吝閉裡)派遣4艘槳帆船,由他親自率領出征摩鹿加,基於某些困難,貓吝閉裡強迫250名華人上船充任划槳手,由於不堪日夜勞動,25日夜晚其中一華人名潘和五者鼓動華工叛變,殺死貓吝閉裡總督與其餘80名西班牙人,有的落水而死。(註2)

1603年馬尼拉發生華人大屠殺事件,25,000名華人被殺,少數的200名倖存者全都被送上槳帆船當划槳手,李旦可能就是其中一名。1606年6月因中國政府的壓力被釋放逃往日本於1607年抵達平戶(註3),開啟了海商兼海盜李旦的傳奇。

進攻台灣的槳帆船到底模樣為何? 在西班牙人繪製的台灣古地圖中曾在雞籠港內出現這兩艘槳帆船的圖案,那些圖案雖然很小,但槳帆船的基本特徵譬如平直的船身、前方的炮樓與艦艏延伸的長桿、主桅與帆的型式卻都已充份呈現,唯一的問題是圖中兩艘槳帆船的划槳數每一側都只有8支,而當時歐洲槳帆船一般都為10餘支到20支,不過另一段文字有敘述兩艘船分別是「22座划槳與20座划槳」,但到底是指單邊還是雙邊的數量? 幸好在1627年西班牙人進攻大員的艦隊文書資料中有提及兩艘槳帆船「Santiago」 (聖雅各) 號與「Don Felipe」號(菲力先生)的水手數分別是35人及20人,由此我們可推知該兩艘船的划槳數為總數而非單舷。除此之外,兩船皆為單桅帆,各配有5門加農砲與30名步兵,總乘員分別是67人與51人。(註4) 由於兩舷都被划槳佔滿,所以槳帆船的火砲全部都置於前方的炮樓中。由於雞籠與淡水各駐有兩艘槳帆船,可以推知台灣至少有4艘槳帆船。

1571年發生關鍵性的勒班陀海戰(Batalla de Lepanto)是槳帆船最後一次大規模參戰,之後就逐漸淡出地中海,那麼遠東使用的槳帆船譬如「聖雅各」號與「菲力先生」號是否是從地中海調來,甚至她們是否曾參加過勒班陀海戰?如果不是就表示在遠東有能製造槳帆船的造船廠,那是在那兒?

或許有人認為在還沒有蘇伊世運河的年代槳帆船從歐洲繞經好望角一路划來遠東似乎天方夜譚,那是忽略了槳帆船「帆」的部份。事實上所有的船要跨越大洋都得用帆而不可能用划的,那太浪費了,也不現實。划槳只有在作戰與進港需要精確船位的情況下才需要。風帆的經濟效益持續了好幾個世紀,甚至到了十九世紀末清朝從歐洲訂造的蒸氣鐵甲軍艦「定遠」、「鎮遠」、「濟遠」回國時,越洋的部份仍是使用風帆而非蒸汽動力。


(圖說) 1626年5月10日,西班牙征台艦隊中的一艘槳帆船(Galley)通過萬人堆海蝕平台前的海域,不久他們將發現比三貂角更適合停泊的港灣然後宣布佔領。這艘槳帆船是根據1626年西班牙人畫的雞籠地圖上的圖案,並考證單邊划槳數而繪製。目前沒有文獻說明西班牙征台艦隊到底是由八尺門還是正口進入,如果是由正口進入才會看到萬人堆,若從八尺門進入就不會看到。 神聖同盟與奧圖曼土耳其帝國雙方共出動500艘槳帆船參戰,結果奧圖曼帝國海軍大敗。


(註1) 鮑曉鷗,《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頁356-358、364-365。
(註2) (明)張燮著,《東西洋考,卷五,呂宋》〈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註3) 陳國棟,〈馬尼拉大屠殺與李旦出走日本的一個推測(1603~1607)〉,收入《台灣文獻,第60卷,第3期》(台北市:國史館,2009),頁42。
(註4) 鮑曉鷗,《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頁364-365。



【甲必丹學院】 【台灣海事博物館】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