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海 事 博 物 館
Taiwan Maritime Museum

放棄台灣的決策
1635年Sebastián Hurtado de Corcuera (高圭臘)繼任馬尼拉總督,由於菲律賓南部回教徒動亂嚴重,征討缺乏兵員,連帶產生對維持台灣據點效益的檢討。在1637年1月於馬尼拉召開的會議中,總督高圭臘表示佔領台灣毫無用處,徒然花費大量經費來維持駐軍,當時西班牙人佔領雞籠已經11年,駐軍300名,共花費了50萬披索,但每年的財政收益不超過二千披索,商業貿易完全得不到預期的收益。他認為不如佔領海南島的一個港口,不但更靠近中國,而且運輸成本與軍事開銷都比較低。(註1)

其實西班牙當局已經發現,有許多中國商人被白銀吸引用戎克船滿載貨品來馬尼拉交易,這種方式遠比西班牙人自己在台灣設據點來得划算,因為不需維持雞籠駐軍的成本,不必理會中國的海禁政策,不用承擔海盜搶劫與海難損失的風險。(註2)

甚至最重要的傳教事業也不如預期,首先台灣住民信教的人很少,扣除小孩不到一百人(應是指漢人),而且信教的目的是為了「賣魚給西班牙人」,他認為台灣住民的信仰難以改變。其次,高圭臘認為對日本傳教也已不可能,就算要繼續傳教,琉球的位置也比台灣更適合。(註3)

會議結果13人贊成撤軍,4人反對,於是高圭臘下令撤軍,但遭到反對者抗議,所以折衷改為放棄淡水及大部份雞籠堡壘,集中兵力到聖薩爾瓦多堡,這就是西班牙統治末期拆毀許多堡壘的原因。(註ˋ)

這件事還涉及總督和大主教與其所屬的道明會之間的矛盾,總督與軍方基於現實考量贊成撤軍,但道明會卻堅持以台灣為傳教據點,耶穌會則利用機會與總督結盟打壓道明會。(註5)

馬尼拉高層的爭議影響雞籠與淡水的防務,荷蘭人從各種途徑很快看出西班牙人防衛力量的削減,這鼓勵了荷蘭人出兵攫取北台灣的信心。

(圖說)馬尼拉總督高圭臘(Sebastián Hurtado de Corcuera)與大主教厄南居(Hernando Guerrero)兩人關係勢同水火,背後其實是耶穌會與道明會的鬥爭。本圖表現兩人在馬尼拉聖奧古斯丁教堂望彌撒時互相視而不見形同路人,兩人的形象是根據各自留下的肖像畫所繪。

(註1) 陳宗仁,《雞籠山與淡水洋,東亞海域與台灣早期史研究》,頁275-276。
(註2) 同上,頁272-273。
(註3) 同上,頁276。
(註4) 同上,頁278。
(註5) 同上,頁280-281。



【甲必丹學院】 【台灣海事博物館】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