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海 事 博 物 館
Taiwan Maritime Museum

天主教士的殉教
西班牙人於1628年占領淡水後當然不會放過傳教的機會,所以前面提過最早來台的Bartolomé Martínez (馬丁略) 神父就隨軍來到淡水,1629年8月1日因為聞荷蘭人要來攻打淡水(應指荷蘭派出「Domburch」 (盾不黑) 號船隊來淡水偵察一事)急於搭船回雞籠通報,卻在惡魔岬(今野柳)發生海難而溺死。

他的助手Esquivel Jacinto神父在留下的兩年時間宣教有聲有色,蓋了兩座教堂,同時出了許多書籍報告,讓西班牙人更了解淡水。(註1) Esquivel Jacinto神父在1633年8月9日與另一位聖方濟各會神父Jeronimo de San (桑約瑟)由淡水搭上往日本的中國船隻,在琉球外海被船長搶劫財物並割去耳鼻拋海,享年38歲,他們的耳鼻漬於鹽瓶中到長崎向日本幕府領取賞金。(註2)

Esquivel Jacinto神父的助手Francisco Vaez (傅耶慈)神父也於1633年1月在淡水兩個番社即西納社(Senar)與北投社(Pantao)的矛盾中被西納社原住民比辣(Pila)埋伏刺殺。根據紀錄Francisco Vaez神父身中500餘箭。據說Francisco Vaez神父臨死之前瞪著兇手比辣說;「比辣,你想做甚麼? 難道你忘卻了我平日所教導之道裡? 我為你族人靈魂的得救及你們的和睦相處,至今仍然時時刻刻在禱告,然而為何恨我? 甚至伺機在此地埋伏,非置我於死地不可?...」(註3)

Pila不為所動,一群人將他的頭切下,拋棄了舌頭與下顎骨,帶著頭顱與右手回到山上慶功。甚至說他們與頭共舞之後還吃了它,然後「大地震顫之嚴重,他們以為自己就要被吞喫了」。(註4) 不過根據當時教會的記載,後來比辣一族所有的木舟進被風雨打翻於河中,番社亦發生大火燒死28名族人。(註5) Esquivel Jacinto神父的另一名助手Luis Muro (穆羅)神父也在1636年下旬與20餘名西班牙士兵及40餘名原住民乘船進入台北平原時被300多名原住民埋伏偷襲全體遇害,Luis Muro神父身中50多箭,其中一箭貫穿胸前懸掛的聖牌。Luis Muro神父的遺體被送回淡水據說十餘日都不腐臭,最後葬於堡壘之下,今日還在。(註6)

同一個時間Francisco de Santo Domingo (聖迪明)神父在Senar與Pantao兩個原住民村落的紛爭中被西納社族人殺害,教堂也被燒毀。(註7) 淡水所有的西班牙籍神父幾乎全都慘遭橫死,可見當時淡水傳教環境之惡劣。


(圖說) 被西納社(Senar)原住民比辣(Pila)刺殺的Francisco Vaez (傅耶慈)神父在死前不可置信的瞪著兇手並質問他,因為神父曾在許多方面幫助過他。傅耶慈神父傳說身中500餘箭,此說存疑。(註8)


(註1) 張建隆,〈十七世紀至十八世紀初,西、荷及清人對淡水的技術與認知〉《2001年淡水學學術研討會,歷史·生態·人文論文集》,〈台北市:國史館,2003〉,頁51-52。
(註2) 江傳德,《天主教在台灣》(台南市:天主教聞道出版社,2008),頁14。
(註3) 同上,頁16 。
(註4) 鮑曉鷗,《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頁382。
(註5) 江傳德,《天主教在台灣》,頁16。
(註6) 同上,頁9-19。
(註7) 陳宗仁,《雞籠山與淡水洋,東亞海域與台灣早期史研究》,頁221。聖迪明神父是1626年參加台灣遠征艦隊及佔領雞籠宗教儀式的神職人員之一。
(註8)根據1645年荷蘭人的人口統計,整個西納社只有131人,還包括5個寡婦,就算全村男丁出動應該不超過40人,平均一人要射10多箭才有可能達到500多箭,所以此說存疑。



【甲必丹學院】 【台灣海事博物館】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