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海 事 博 物 館
Taiwan Maritime Museum

吉利支丹
在討論早期的西方勢力進入台灣,不能不談到日本人所謂的「吉利支丹」,也就是信仰天主教的日本人。「吉利支丹」來自葡萄牙文"cristão"(或「切支丹」、或羅馬拼音kirishitan,日文キリシタン),是日本戰國與幕府時代對基督徒尤其是天主教徒的稱謂。(註1) 無論是奉豐臣秀吉之命來台灣尋求「高砂國」納貢的原田孫七郎,或發艦隊想要征服台灣的長崎代官村山等安,或來過台灣的肥前國藩主有馬晴信,無一例外都是「吉利支丹」。

當年日本幕府禁教的時代,教徒受到慘烈的迫害,許多日本的天主教徒逃到雞籠來避難而形成日本聚落。當1626年西班牙艦隊登陸雞籠時,隨行的神父當中就有一名日本人西六左衛門(教名Tomas de San Jacinto),西六左衛門留在台灣傳教,之後於1629年設法回到日本並在1634年8月4日在那兒殉教,在台灣傳教的30餘名教士中還有與西六左衛門一起來台灣的園永(教名Santiago de Santa Maria),(註2) 以及1627年來台灣,1632年回到日本的朝永五郎兵衛(教名Iacobus de Santa Maria. Kiusei)都在日本殉教。(註3)

還有一名日本天主教徒值得一提,那就是喜左衛門(Quesaymon),教名Jasinto,他是京都人,因為船難漂流到雞籠,已在此定居了35年,娶Quimaurri女子為妻有兩個女兒及一個早逝的兒子。當西班牙艦隊在雞籠登陸時,首先就找他幫忙,傳教士還大張旗鼓地為他的兩個女兒施洗以為宣揚。(註4)


(圖說) 因禁教而避難雞籠的日本天主教徒「吉利支丹」(cristão),棲身在雨中的茅草屋內膜拜他的「瑪利亞觀音」(Maria Kannon)瓷像。這是日本禁教下掩人耳目的產物,大部份由中國製造進口,教徒避難來雞籠一定都會隨身攜帶。(註5)


(註1) 中村孝治原著、賴永祥譯,〈十九世紀西班牙人在台灣的佈教〉《台灣史研究—初級》,頁119。
(註2) 黃秀政、張勝彥、吳文星著,《台灣史》(台北市:五南圖書出版公司,2011年),頁49。
(註3) 鮑曉鷗,《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頁320。。
(註4) José María Álvarez, Spaniard in Taiwan, Vol.I.p.73. 康培德,《雞籠山與淡水洋,東亞海域與台灣早期史研究》,頁245。
(註5) 李奭學,《譯述:明墨耶穌會翻譯文學論》(香港:香港中文大學,2012),頁184。



【甲必丹學院】 【台灣海事博物館】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