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海 事 博 物 館
Taiwan Maritime Museum

中國轉口產品
1570年雞籠成為明朝官方認可的貿易地點,1590年代明朝規定每年可以有10艘船到雞籠與淡水交易,但當地的土產數量不足以支持10艘船的交易量,中國船可能是來此地與日本商船進行轉口貿易,因為雞籠與淡水是日本人來往呂宋的必經之地,所以吸引中國商人前來。(註1)

但是雞籠與淡水的條件仍然不如南部的大員,除了船隻停泊的技術條件,如要與中國貿易,當然是台灣的西岸比較有地利之便,這才是荷蘭人選擇大員而不是雞籠的原因。雞籠是在西班牙與荷蘭人競爭的特殊歷史條件之下產生的繁榮,但是沒有豐厚的貿易利益支撐,光靠馬尼拉的白銀勢必不能持久。

西班牙人佔領雞籠的初期每年有一、二十艘中國帆船載著棉布絲等布料到雞籠進行交易,雞籠淡水住民則出售硫磺鹿皮及稻米給中國人。中國商船來要獲利時機的配合很重要,關鍵在於馬尼拉補給船來的時間與所載貨物的內容。譬如1631年中國船載來大批的絲,但5月馬尼拉來的補給船只載來米糧卻沒有白銀,因此無法交換中國人的商品,生理人枯等了一整年最後不得不低價將絲賣給當地駐軍。(註2)

生理人這一趟吃了虧以後就學會看補給船的船期,五月若沒來生理人可能這一整年都不會來雞籠。貿易本應是萬商雲集、互通有無,變成只能單靠政府補給船運白銀的船期,這種市場怎麼做得起來? 所以後來雞籠生絲的交易市場就萎縮到可以不計了。

當時載來的生絲有白色與黃色等原料,並且有各色緞子、布料、蔴料成衣服裝與鞋等加工品。(註3) 中國不僅出口生絲原料,還模仿歐洲人喜好的口味設計花色樣式,以低價銷往美洲及歐洲,打垮了西班牙自己的紡織工業,這是造成後來西班牙國力衰弱的原因之一。這件事早在西班牙人佔領雞籠之前就已開始,從1592年開始由東方輸入美洲的貨物就已經超過西班牙輸往美洲的總值。(註4)本來絲製品極為昂貴,在歐洲只有貴族才穿得起,但中國出口絲製品的價格降低,最後連秘魯的部分印第安人和黑人都買得起了,有些印第安教堂也用中國絲綢來裝飾。(註5)


(圖說)生理人在雞籠的Parián向西班牙人展示自福州運來的生絲。由於馬尼拉來的補給船沒有照預定的時間到,所以西班牙人光看,卻掏不出銀幣來購買,這讓生理人很失望,因為他無法無止盡的等下去,最後只好廉價拋售。

(註1) 陳宗仁,《雞籠山與淡水洋,東亞海域與台灣早期史研究》,頁184。
(註2) 陳宗仁,〈1632年傳教士Jacinto Esquivel報告的解析——兼論西班牙佔領前期的臺灣知識與其經營困境〉,頁26。
(註3) 鮑曉鷗,《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頁250。
(註4) 全漢昇,〈略論新航路發現後的海上絲綢之路〉《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台北市: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1986),頁236。
(註5) 全漢昇,〈自明季至清中葉西屬美洲的中國絲貨貿易〉《中國文化研究所學報》(香港:中文大學,1971),4卷2期,頁361。



【甲必丹學院】 【台灣海事博物館】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