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海 事 博 物 館
Taiwan Maritime Museum


村山艦隊
日本人在1609年由薩摩藩發兵三千併吞琉球,並想藉琉球名義與明朝進行朝貢貿易。在此同時倭寇進犯寧波、溫州、大陳、南麂等地的島嶼,明朝因此加強海防以溫州、台州、寧波為防倭要衝,正式將雞籠與淡水納入閩浙的海防圈。(註1)

1615年,長崎代官村山等安得到新崛起的將軍德川家康頒發「高砂國渡船朱印狀」,派遣次男村山秋安組織艦隊征台,但事為琉球國王尚寧知道,在6月遣通事蔡廛通知明朝,福建巡撫黃承玄於是派沈有容為福建水師提督備戰。村山等安的艦隊包括13艘船隻、3,000多人於1616年5月4日從長崎出發,卻在琉球遇到風暴,其中村山等安搭乘的三艘船漂流到交趾(今越南),次年七月才回長崎。明石道友率領的三艘船抵達台灣北部,其中一艘登陸雞籠被原住民包圍,日兵一、兩百人全部陣亡,船長也被迫自殺。這是台灣的第一次國際戰爭,以台灣原住民獲勝告終。

這件事也被平戶英國商館長Richard Cocks記述:
那艘抵達台灣的船來到一小灣,船員們想要再往內陸探查,卻在還未查明住民之前,即被襲擊。日本人看到不能脫逃,又不願意落敵入手中而切腹自殺。(註2)

另兩艘漂流到閩北攻擊當地後回國。其餘七艘在琉球修理並曾在台灣的竹塹港停泊,後轉戰金門浙江沿海與明軍交戰,其中一艘被沈有容軍擊沉,沈有容為此在馬祖的東莒島刻有石碑記載此事,稱為「大埔石刻」(東莒島原名大埔島),為連江縣縣定古蹟,位於東莒島的最南端。相較於沈有容在澎湖天后宮的「沈有容諭退紅毛番韋麻郎」石碑被列為一級古蹟,「大埔石刻」的重要性顯然被忽視,絕大部份的觀光客不知道這一塊石碑與台灣的關係。

村山等安信奉天主教(等安就是來自於其教名Antaô),長年與呂宋從事貿易,其征台動機不是簡單的以「倭寇犯邊」就可解釋而是為了獲得貿易基地,所以其目的與後來西班牙人佔領雞籠實如出一轍。村山等安在1619年因涉入與幕府幕吏末次平藏的爭執失敗遭德川秀忠下令滿門抄斬。 (註3)


(圖說上) 1616年長崎代官村山等安率領大批艦隊進攻台灣,因風被吹散,部份來到雞籠登陸後遭遇原住民戰敗全軍覆沒,船長切腹自殺。
(圖說右) 馬祖東莒島的「大埔石刻」沈有容記載村山等安艦隊來犯倍擊潰俘虜69名倭寇的事蹟。

(註1) 黃麗生,〈1626西班牙人佔領以前漢人移居基隆和平島歷史進程與性質〉。徵引自《明實錄》,神宗,卷511,頁10417-10418。
(註2) 陳宗仁,《雞籠山與淡水洋,東亞海域與台灣早期史研究》,頁156。原始資料出自東京大學史料編篆所編篆,《商館長日記原文編之上》(東京都:東京大學史料編篆所,1978),頁260。 (註3) 湯錦台,《大航海時代的台灣》,頁85-87。



【甲必丹學院】 【台灣海事博物館】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