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海 事 博 物 館
Taiwan Maritime Museum

巴賽人聚落
台灣北部巴賽人的聚落根據西班牙人的記載包括Quimaurie﹑ Taparri與St,Jago 三個族群。到了荷蘭時代的戶口調查讓三個巴賽人聚落有更清晰的面貌。

在荷蘭戶口表,無論是今基隆灣的 Quimaurie、萬里鄉到金山鄉海岸的 Taparri,或貢寮鄉雙溪流域的 St. Jago,雖然都可以比對為漢文獻中的大雞籠社、金包里社與三貂社;但包括文獻描述或考古遺址資料,卻顯現這些社其實包含四至五個以上的小村落。Quimaurie/大雞籠社、Taparri/金包里社、St. Jago/三貂社,事實上分別是數個自然村的集稱。 (註1)

Quimaurri 和 Taparri在生活習俗和特徵等方面沒有顯著的差異,只是分住在不同的地方而已,不過他們彼此之間的關係並不友善。(註2) Taparri原來住在雞籠島上,因為西班牙人來被驅往北海岸,因此與西班牙人關係不睦,(註3) Quimaurri原來居住於沙灣,與西班牙人沒有矛盾,所以成為西班牙人的幫手,取代Taparri在島上的地位,這使得Quimaurri和Taparri站在不同的立場。

翁佳音在《大臺北古地圖考釋》對此有較詳盡的解說:
從西班牙文獻來看,一五九七年的資料有云「東北方的島上」住有三百名原住民。一六二六年西班牙佔領雞籠島,築城之際,他們發現島上的村社,有一千五百間香木築造的房子。要言之,從這些資料,可判定金包里主社原來是住在雞籠島(=社寮島 =和平島)。西班牙開始築城後,他們(Quimaurris)被迫從島上遷離。

此處的Quimaurris似應為艾基水神父報告中所說原來居此的Taparri人而非後來由沙灣遷來此的Quimaurri人,而且翁佳音認為Quimaurri位置在今日的基隆市仁愛區。(註4) 不過由於不是所有學者都同意,而且此非本論文之重點,所以略過不提,總之與西班牙合作的巴賽人很快就學會西班牙語與接受天主教,成為極佳的通譯人才與得力助手。

但是善於算計與交易的巴賽人在荷蘭人入侵時卻保持中立,等待投靠新的贏家,充份展露商人特點。(註5) 道明會修士Esquivel Jacinto(中譯名「艾基水」,或譯「耶斯基佛」)就曾評價Quimaurri的住民無農業,製作工藝品販賣,並往來其它村落幫忙蓋房子,會打劫商船,有海盗之名,個性很狡猾,沒有其他部落那樣老實與善良的品性。(註6)

雞籠島上的Quimaurri聚落約有150幢房舍。巴賽人的建築可能接近南島民族的干欄屋形式,由於巴賽人對於航海與船的運用,以及當時雞籠平地非常有限,此干欄屋是否類似沙巴的傳統建築將部份高架於水上?由於赤道附近颱風較少,架於水上的干欄屋比較容易存在,像雞籠常有颱風侵襲,巨浪對於架於水上的干欄屋能產生摧枯拉朽的破壞,所以未必適合。根據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文化資源學院、建築與古蹟保存研究所張譽耀之碩士論文「從大雞籠社、聖薩爾瓦多城到社寮島」之研究指稱:

依現有之資料看來,就型制之變遷而言,由於資料不足尚無法判斷其變遷。建築類型方面則推測至少應有居住及交通等二種類型。形式方面整體巴塞族之建築形式應是以木造矮干闌式建築為主,但若考略及本研究空間範圍之氣候以及其面海之地理形勢等因素,是否大雞籠社之主要建築形式,亦是如此的是以木造矮干闌式建築為主?則尚有待進一步的史料發現,目前尚無法判斷。(註7)

根據巴賽族後裔潘江衛稱,當年巴賽族在和平島有石板屋,此點存疑。因西班牙時代缺乏石材,連西班牙人的住宅與部分堡壘都不得不用木材建造。至少在西班牙占領時期所見原住民巴賽人所住為木造房舍。 巴賽(或馬賽)在台灣做為地名至今尚存,蘇澳港旁邊的村落名「馬賽」,根據《噶瑪蘭志》的記載: 馬賽莊乃當日淡水流番之所居,而民人近亦耕種於其地焉。(註8)


(圖說) 由八尺門向主入口方向看去,巴賽人在雞籠島上沿著海灣的聚落,其建築可能為干欄屋型式,不過這些都是推測,目前尚無遺址出土。

(註1) 詹素娟、劉益昌,《大臺北都會區原住民歷史專輯——凱達格蘭調查報告》(台北市:北市文獻會,1999),頁 114-119。
(註2) 財團法人自由思想學術基金會研究主持人翁佳音,《陽明山地區族群變遷與古文書研究》(內政部營建署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委託研究報告,2006年12月),頁11-12。
(註3) 陳宗仁,〈1632年傳教士Jacinto Esquivel報告的解析——兼論西班牙佔領前期的臺灣知識與其經營困境〉《台灣文獻第六十一卷第三期》(台北市:國史館臺灣文獻館),頁11。
(註4) 翁佳音,《大臺北古地圖考釋》,載於:http://twstudy.iis.sinica.edu.tw/oldmap/doc/Taipei/Taipei05.htm(最後瀏覽日2019.12.4) 其中1500間房子翁佳音在註腳處認為應該是150間之誤。原文為:「Hallóse un pueblo de 1500 casas, de maderas olorosas」(Blair & Robertson., op. cit., vol. 9, p.304.), (註5) 鮑曉鷗,《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頁139。 (註6) 陳宗仁,《雞籠山與淡水洋,東亞海域與台灣早期史研究》,頁38。 (註7) 張譽耀,《從大雞籠社、聖薩爾瓦多城到社寮島》,頁2-15。 (註8) (清)柯培元撰《噶瑪蘭志略,卷四》(台北市:國史館臺灣文獻館,1993)





【甲必丹學院】 【台灣海事博物館】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