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海 事 博 物 館
Taiwan Maritime Museum


冊封使船與北方三島
台灣原稱「琉球」,因為明初(1404年)中國冊封尙氏王朝的「琉球王國」為藩屬國,所以台灣被改稱為「小琉球」。(註1) 當當時由福州出發的琉球冊封使船隻通過基隆北部的海面往東北進發時,係以島嶼做為導航定位的依據,所以在當時官方的航海記載中就註明了雞籠北方的花瓶嶼、彭佳嶼等小島做為定位點,最早在1534年冊封使陳侃的書中就提到小琉球。本圖就是表現這個歷史場景。為什麼由福州出發的貢使船不直接開往沖繩卻要往南繞經台灣雞籠的北部海域呢?徐葆光曾經在該書中寫道:
琉球在海中,本與浙閩地勢東西相值,但其中平衍無山,船行海中全以山為準,福州往琉球出五虎門必取雞籠、彭家等山,諸山皆偏在南,故夏至乘西南風,參用辰、巽等鍼繞南行,以見折而正東。…雖彼此地勢東西相值,不能純用卯、酉鍼徑直相往來者,皆以山為準,且行船必貴占上風故也。(註2)

徐葆光文中所稱的「山」實際上是指「島嶼」,因為當時將島視為海上之山。由徐文可知此航線以島嶼為地標來定位,故曰「船航行海中全以山為準」,並強調如此周折也是考慮風向。此外,此航道亦有順乘黑潮之便。 當時台灣扮演航海標誌的角色,對葡萄牙人與荷蘭人也是一樣,因為他們的目標是日本,對台灣沒有興趣,所以雖多次過其門卻從未想要登陸,只有西班牙人因為航線不同獨具慧眼。

其次徐葆光文提到「雞籠山」究竟是今日何地?如以《順風相送》所載徐葆光所稱的「雞籠頭」,乃指雞籠頂端之意,似指和平島。 但如果從不同航線經過譬如廈門、福州、呂宋前往琉球、日本,可能所見的「雞籠山」未必是指同一個地方而是瑞芳的大雞籠山或海上的基隆嶼。 出使琉球的冊封使船航經雞籠北方三島。這張圖的船隻是根據清康熙58年(1719年)出使琉球的徐葆光在其著作「中山傳信錄」所附的「封舟圖」所繪,航行也都有紀錄,所以是相當寫實的。


(圖說) 出使琉球的冊封使船航經雞籠北方三島。這張圖的船隻是根據清康熙58年(1719年)出使琉球的徐葆光在其著作「中山傳信錄」所附的「封舟圖」所繪,航行也都有紀錄,所以是相當寫實的。

(註1) 湯錦台,《閩南人的海上世紀》(台北市:果實出版社,2008),頁208-209。
(註2) 徐葆光,《中山傳信錄》(文叢第292種,1972),頁24。引自陳宗仁著,《雞籠山與淡水洋,東亞海域與台灣早期史研究》(台北市:聯經出版社,2005),頁56。





【甲必丹學院】 【台灣海事博物館】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