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海 事 博 物 館
Taiwan Maritime Museum


Gualle船長的航海日記
與桑切斯神父因海難意外登陸台灣幾乎同一時間,西班牙船長Francisco Gualle也於1582年自墨西哥Acapulco(中譯「阿卡孛果」,或譯「阿卡普爾科」)經菲律賓抵達媽港(澳門),7月24日由該港出發往東南東航行,由台灣南部繞行台灣東岸,再於台灣東北面海域轉向東北及東微北而行前往琉球。在經過這附近海域時Gualle船長留下航海紀錄,說船上一名來自漳州(Chincho) (註1) 的漢人「Santy」(「瘦徳」為根據原文的漳州音譯,其他文獻有譯「三泰」者)向艦長告知台灣的方位與水深,並自稱曾九次登島,述及當地風土民情及物產,特別提到該島產金,原住民常以黃金與漢人交易。

上述Gualle艦長的記載是由北緯21 ¾至29度的航海日誌,可見是當船隻平行經過台灣之時。但事實上Gualle艦長既未登島,根據其航海日誌他連島影都未見到,完全是根據瘦徳的說詞,不過後來葡西荷船隻的航海紀錄都證實了瘦徳的說法完全正確。 由此可知西方人在1582年7月以前登島的可能性不高,其次漢人很早就登島嶼原住民交易,而台灣有黃金的說法也經日本學者小葉田淳的推論應該是在台灣北部的雞籠與淡水。(註2)

Francisco Gualle是當時著名的航海家,他的航海日記受到重視於1595年由荷蘭人Linschotten翻譯成荷蘭文在阿姆斯特丹出版,時當荷蘭剛自西班牙獨立,Gualle的航海日記對於荷蘭東印度公司殖民東方應該產生相當的影響力。


(圖說)Francisco Gualle船長在1582年7月從澳門前往琉球途經台灣東岸,船上的華人Santy向他敘述臺灣島上的情形而被寫入航海日誌。雖然Gualle船長從未登島,甚至連從海上目視都沒有,但他的航海日誌後來在荷蘭出版,對荷蘭東印度公司前來東方拓殖的影響很大。

(註1) 根據國立臺灣海洋大學海洋文化研究所教授黃麗生的研究,認為由於Chincho的西班牙發音不符合閩南語發音的漳州或泉州,反倒像廣東話發音的泉州(Chuinzao)。因此推論Santy可能是會說廣東話的泉州人。黃麗生,〈1626西班牙人佔領以前漢人移居基隆和平島歷史進程與性質〉,《海洋文化學刊》第二十七期(基隆:國立臺灣海洋大學出版,2019年12月)
程紹刪/譯註〈1642年12月12日,東印度公司報告〉,《荷蘭人在福爾摩沙》(台北市:聯經出版社,2000),頁14。
(註2) 程紹刪/譯註〈1642年12月12日,東印度公司報告〉,《荷蘭人在福爾摩沙》,頁13-15。




【甲必丹學院】 【台灣海事博物館】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