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海 事 博 物 館
Taiwan Maritime Museum


的羅留海圖
在Hernando De Los Rios(艾爾南度的羅留)於1597年6月27日呈給西班牙國王腓利二世(Felipe II de España)的海圖與說明中首次出現「雞籠」(Keilang)的地名,在他的說明中敘述:「 福爾摩沙有一些港口,但有一個港口位於此島的頂端,面像日本,非常合適、堅固,被稱為雞籠,目前此港並無防禦工事,如駐守三百士兵和建一堡壘,此區域的各股勢力將無法攻擊。有一條很窄的水道,可用砲火防禦,不受風的侵擾,是個大港口,船隻隨時可以停泊。港口的東北方有一個住著約三百人的島擋著。」

「…..在福爾摩沙島的雞籠港,國王您派來的軍隊在此會很安全且受到良好的供養,因為此地肥沃,可供應米、肉和魚,魚多到每年可以裝滿兩百艘到中國。他們主要來自很近的中國海岸,在那裏大量的魚是用來交換錢幣,在日本也有銀供應。」(註1)

Hernando De Los Rios對於雞籠的描述從今天來看還是很準確的,「有一條很窄的水道,可用砲火防禦,不受風的侵擾」可能是八尺門水道,「港口的東北方有一個住著約三百人的島擋著」顯然就是和平島。不過Hernando De Los Rios本人並沒有來過台灣,但他曾經在馬尼拉居住9年,而且擅長天文與數學,(註2) 他對於雞籠如此精確地描述可能來自於曾到過島上的馬尼拉華人所轉述,因為標記在地圖上的Keilang、Tamchuy顯然是根據閩南人的拼音而來,也有可能1597年之前就有西班牙人來雞籠港探勘過。(註3)

此外,早在1565 年來往美洲墨西哥與亞洲呂宋的「Manila Acapulco Galleon Trade」(馬尼拉-阿卡孛果大帆船貿易航線)就已經通過台灣東岸, 1582年7月Francisco Gualle船長通過台灣海峽前往琉球的航海紀錄也都記載了台灣,加上Alonso Sánchez神父的船難也正好發生在1582年7月,這些西班牙人的紀錄對的羅留的海圖一定都產生了相當的影響。

本圖表現Hernando De Los Rios以其繪製的海圖向西班牙國王腓利二世介紹台灣,這幅海圖大約只有42公分見方,但讓雞籠與淡水在那個時候就登上全球海權爭霸的舞台。

腓利二世是好大喜功而且具有宗教狂熱的國王,曾先後兼任英格蘭、愛爾蘭、西班牙、葡萄牙、西西里與那不勒斯的國王,以強硬手段統治尼德蘭低地國,美洲與非洲的殖民地,並在歐洲大肆進行宗教審判。他在位期間把西班牙的國勢推向頂峰,但也因過度虛耗國力讓西班牙開始走下坡。1588年無敵艦隊大敗,1598年亦即在看過Hernando De Los Rios地圖的第二年去世。也就是說當西班牙人在1626年佔領雞籠時,西班牙帝國已經過了頂峰期走向衰弱了。

這幅Hernando De Los Rios於1597年繪製的海圖雖然形狀與比例有點失真,但這的確是第一張以經緯線畫出台灣的現代地圖。它以台灣為中心標示出琉球王國、大陸福建與廣東海岸、菲律賓等位置。當時Hernando De Los Rios稱台灣為Hermosa,雖然傳說葡萄牙水手喊過”I Lha Formosa!” ,但並沒有確切的證據是指台灣。把Hermosa用於稱呼台灣最早的是西班牙人。


(圖說1) 1597年Hernando De Los Rios繪台灣地圖呈獻給西班牙國王腓利二世,這是台灣第一次出現在現代地圖上,Hernando De Los Rios並且向國王說明雞籠與淡水的情況。兩人的造型都是參考其肖像畫,並且根據腓利二世當時已經是晚年的形象繪製。腓利二世於次年去世,未能看到西班牙佔領雞籠。

(圖說2) Hernando De Los Rios繪製的台灣地圖首度出現雞籠(Keilang)與淡水(Tamchuy)的地名,這顯然是來自漳州人的閩南語發音。Hernando De Los Rios把雞籠港灣畫的特別大,因為當時的地圖是放大重點、其他簡化甚至省略的畫法。航海者最重視的是停泊點,所以雞籠的港灣被特別凸顯,當時的臺灣南部一片空白,大員這個地名根本還不存在,表示雞籠的價值已經被西班牙人注意到。(資料來源:印地亞斯綜合檔案館,Mapa de las Islas Filipinas Y Hermosa y parte de la Costa de China, 1597. Archivo General de Indias (AGI), MP Filipinas 6。)

(註1) 陳宗仁,《雞籠山與淡水洋,東亞海域與台灣早期史研究》,頁144。
(註2) 同上,頁122。
(註3) 同上,頁147。




【甲必丹學院】 【台灣海事博物館】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