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海 事 博 物 館
Taiwan Maritime Museum


海上遊牧民族
「大航海時代」的根基是海商貿易與殖民,這與遊牧民族很類似,相對于農耕文明的安土重遷、固守耕地,遊牧文明是追逐水草資源所以機動性很高,而且要透過貿易交換才能獲得生活所需物資,所以商業敏感度也比自給自足的農業帝國要高得多。把這種觀念用在海上,把馬換成船就成了海商帝國,阿拉伯人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並且影響了歐洲。

但這種觀念在中國是不具備的,尤其朱元璋是農民起義起家,對於商人貿易非常厭惡,建立了一個保守封閉的農業帝國,把從宋代以來的重商開放氣氛一掃而空,這也就是為什麼鄭和下西洋搞了那麼大的場面到頭來一事無成。反倒是鄭芝龍本來有機會成為「華人的東印度公司」 ,可惜一念之差又被拉回農業帝國,最後屍骨無存。清代初期為封殺臺灣的鄭氏王朝再度實施海禁,片板不得下水,從此中國與海洋絕緣,到了清末英國人來中國敲門時已經不知如何應對了。

清朝的皇帝與官員永遠弄不懂,英國在鴉片戰爭獲得那麼大的勝利怎麼會只要求香港這個彈丸之地與五口通商的批文? 因為他們是農業帝國的思維,不瞭解獲得口岸與貿易特許比割讓幾萬平方公里的土地更有價值,這個價值我們由後來香港的發展才逐漸體認到。反過來說海洋國家對商業合約的尊重遠超過其他,因為雙方一切行為都是因這份合約而產生,簽了約不遵守那是罪大惡極,這就是大清帝國在南京條約簽定之後一連串所謂「不平等條約」的由來。


(圖說)這是一幅意象式的繪畫。圖中的梯田象徵明清之際中國沿海省份地少人稠的困境,與海上出現的西方商船形成強烈的對比,吸引沿海地區的人民寧冒海近的風險往海上發展。




【甲必丹學院】 【台灣海事博物館】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