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海 事 博 物 館
Taiwan Maritime Museum

前奏

法艦基隆強迫購煤
1884年4月13日法國東方艦隊的三等巡洋艦「窩爾達」號(Volta,或譯樓打號)1由艦長福祿諾(Ernest François Fournier)中校率領於抵達基隆。根據「台灣史」所述如下:
「4月13日,法國巡洋艦波塔 (Volta)帶著任務出現在基隆港,以採購日常生活用品(及糧食煤炭)為口實,與清國基隆當局交涉,並趁機派三名官兵上陸登上山峰,製作附近一帶的港灣地圖。他們並要求進入砲台要塞,因而與清國守備兵發生摩擦。

4月14日,該艦福祿諾艦長及將備忘錄送交基隆廳通判梁純夫,不但要求其道歉,並且脅迫清軍須供給煤炭,否則法艦將砲擊基隆要塞。對此,梁通判忙要求英國領事福拉格(A. Frata)調停。結果,梁通判屈服於法軍的強硬態度,全面接受法方的要求。事後,福路諾艦隊於同月15日離開基隆。」(註1)

其實煤炭不是直接賣給法艦而是透過英商德忌利士洋行(Douglas Lapraik & Co.)轉賣。特別的是這位福祿諾艦長離開基隆後竟到達天津與李鴻章會談,並代表法國簽訂「中法會議簡明條約」又稱「李福協定」,清政府同意對法越間所有已定及未定各條約一概不加過問,同意將在北越的駐軍即行調回邊界。


(圖說) 法國三等巡洋艦「窩爾達」號 (Volta)1894年4月13日來到雞籠,艦長福祿諾要購煤遭拒,威脅要開砲,最後由英國洋行居中協調代購,法艦裝滿煤後開往天津與李鴻章簽定「李福協定」。「窩爾達」號就是馬尾海戰法軍統帥孤拔中將的林時旗艦。

(註1) 簡後聰《台灣史》,〈五南圖書出版公司,2002〉,頁361。


劉銘傳搭海晏輪赴台上任
1884年6月16日,朝廷賞劉銘傳巡撫銜,督辦台灣軍務(在劉銘傳來台之前,台灣防務最高指揮官是台灣兵備道劉璈)。7月14日劉銘傳自上海秘密搭乘招商局的「海晏」號輪船突破法艦隊封鎖來台上任,法國軍艦自後追殺, 倖海上大風雨未能得手。

劉銘傳於16日在基隆上岸,即刻於20日趕赴台北巡視新建好的城牆。當時法軍已經準備攻打台灣,果然8月5日法國東京灣艦隊司令利士比准將就率領軍艦砲轟基隆並登陸大沙灣。

劉銘傳被派來台灣的背景是當6月23日法軍依照「李福協定」去諒山附近的北黎接收時,清軍卻以未接獲北京的命令違理由拒絕退出,並開槍造成法軍傷亡,被稱為「北黎事件」,這讓法國人大為憤慨,認為中國違反和約,戰爭於是全面擴大。

這場原來只是越南藩屬國的衝突,由於中國的違反和約讓法國認為取得對中國宣戰的正當性,戰場往中國移動,法軍的策略是要佔領台灣北部讓艦隊獲得基隆煤礦的補給,並且殲滅福建船政與南洋水師以消滅區域內最可能的威脅,造成對中國的壓力取得和談的優勢,這就讓台灣被推上火線,這也是劉銘傳來台灣首先要面對的挑戰。

劉銘傳搭乘來台的「海晏」輪與中國近代史及台灣關係密切,她原為美商旗昌公司海輪原名「盛京」,1877年招商局購併旗昌公司時納入船隊。本輪載重2,800噸,航速12節,載客281人,1874年3月18日在江南造船建造完工,初建時為明輪結構,1882年才入廠改為暗輪。

「海晏」輪除了搭載劉銘傳在中法戰爭期間自來台上任外,1886年北洋艦隊成軍初操「海晏」輪擔任大閱官奕環座艦,甲午戰爭時本輪被徵為運兵船載葉志超部登陸朝鮮仁川。1895年李鴻章赴日本簽訂馬關條約搭乘的所謂「德國輪船公義號」實際上就是本輪,而李經方奉父親李鴻章命來台灣交割所搭乘的也是「海晏」輪。康有為在戊戌政變失敗後先來天津藏身「海晏」輪,後因遲未開船只好改乘英國太古公司的「重慶」輪逃往日本。「海晏」輪於1937年8月13日中日戰爭爆發時奉命在上海十里鋪自沉阻塞航道,結束傳奇的一生。

1885年10月12日清法戰爭結束後,台灣由福建省獨立出來建省,劉銘傳成為台灣第一任巡撫。若非清法戰爭,台灣未必會建省。


(圖說)1884年7月14日劉銘傳在中法戰爭期間自上海秘密搭乘「海晏」號輪船突破法艦隊封鎖來台上任,法國軍艦自後追殺, 倖海上大風雨未能得手。



【甲必丹學院】 【台灣海事博物館】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