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海 事 博 物 館
Taiwan Maritime Museum


一府二鹿三艋舺
清代對於台灣口岸的管理歷經數個階段,根據林玉茹的論文:「康熙23 年(1684),清廷正式將臺灣納入版圖之後,港口的管理政策繼承明代「貢舶貿易」中對渡口岸的傳統,以特定港口為登陸地點,以利於稽查和徵稅。因此,採取中國內地與臺灣的限制對渡政策,正式開放臺灣府城(今臺南)的鹿耳門一口,稱為正口,與福建廈門對渡。」(註1)

此時鹿耳門壟斷全台貿易,台語中對於正式進口的正牌貨常稱之為「正港」即是由此而來。但到了乾隆時代,台灣各地方開始發展,於是出現許多私口,道光之後迫於形勢不得不開放,私口轉變成為小口。(註2)

「1830 年代前後,清廷已經無力全面控制中國沿海港口,不但鴉片走私日益猖獗,而且原來嚴守的臺灣與福建正口對渡網絡也逐漸放寬,往來兩岸的帆船貿易圈大幅擴大,北及華北,南至廣東。1840 年代末,由於國家財政趨向崩潰,為增加稅收,清宣宗正式開放臺灣與華中的直接貿易,而打破了清初以來長達160 餘年的臺灣與福建貿易往來規制。」 (註3)

台灣在清代三大港口有所謂「一府、二鹿、三艋舺」的說法。「一府」指的是台南府,港口是安平。「二鹿」指的是鹿港,在台灣的中部,「三艋舺」指的是台北,出海的港口是滬尾(今淡水)。這三個港口都是在台灣的西側,因為靠近大陸的關係。後來台灣建省巡撫衙門設在台北,台南就沒落了,安平港在日治後地位逐漸被高雄取代。鹿港因淤沙嚴重後廢港。雞籠與淡水在清代重返國際海貿港的地位要到1858年(咸豐8年)天津條約開放安平與淡水兩正口,並以打狗與雞籠為子口(副港)之後才迎來轉機, 同時英國與法國也取代西班牙與荷蘭成為新一批西方勢力的代表。滬尾在日治時代被基隆取代,因為基隆最靠近日本,而且日本刻意降低西岸港口的比重以與大陸隔絕。


(圖說) 清代的安平港。

(註1) 林玉茹,〈由私口到小口:晚清臺灣地域性港口對外貿易的開放〉(台北市: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2010),頁5。
(註2) 同上,頁12-14。
(註3) 同上,頁28。




【甲必丹學院】 【台灣海事博物館】 【信箱】